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太委屈

时间:2020-01-12 13:51:32 点击:

  核心提示:“妈,昨天我和阿俊摊牌了。他要是年前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就申请分居,然后离婚。”美茹一边吃饭,一边说着。“你怎么老是这个样子?老拿这件事情说事。这不是影响阿俊工作吗?”美茹母亲责备道。“什么叫我一直说?问题摆在那一年了,他不给我一个解决的办法,哪个女人不跟他闹?从小到大,你总是这样,牺牲女儿去讨好别...

 “妈,昨天我和阿俊摊牌了。他要是年前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就申请分居,然后离婚。”美茹一边吃饭,一边说着。
 “你怎么老是这个样子?老拿这件事情说事。这不是影响阿俊工作吗?”美茹母亲责备道。
 “什么叫我一直说?问题摆在那一年了,他不给我一个解决的办法,哪个女人不跟他闹?从小到大,你总是这样,牺牲女儿去讨好别人,做老好人。”美茹反驳。
 “你替阿俊想想,他也不容易。”美茹母亲劝说道。
 “谁替我想?我替别人考虑够了。我也忍够了。世界上就没有你这样的亲娘,胳膊肘往外拐,不拿自己女儿当回事。难怪男方欺负我娘家没人?”
 “你出门打听看看,有哪个家庭像我们这样过日子的?男人一直为他自己谋利,只考虑他自己,从不顾忌你女儿死活,哄哄骗骗的。遇到问题了,不是逃避就是拖延。在你眼里,你女儿就这么不值钱?这么廉价?”
  ……
  美茹继续滔滔不绝地数落男方的不是,父母一言不发。估计一是不想女儿真离婚,二是不想双方关系闹太僵,三是懦弱使然,遇到事情从来都不会为女儿出头。婚后,美茹不止一次地向父母哭诉,父亲偶尔还会开导开导她,可母亲终究是被老观念封闭了,觉着两家离得这么近,闹僵了外人会看笑话。
  从小美茹都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心地善良,善解人意,读书也很好,能吃苦,肯专研。只是大学念到快毕业的时候,得了一场重病,一病就是七年。许是生活在农村的缘故,他的父母受不了风言风语,愚蠢地以为有病的女儿是被上天咬了一口的苹果,要是有人愿意娶,就嫁了吧。总好过到老了,孤独一个人,连个端茶送水的人都没有。为了顺从父母的心意,美茹放下了自尊,接受了没天理的安排。但是与对方接触半年后,美茹彻底绝望了,这个抽烟、打牌、喝酒样样占齐的男人绝非良配。
  美茹勇敢了一次,向父亲说:“爸,把这婚事退了吧!我宁可孤独一辈子。”
 “你想好了吗?开弓没有回头箭。”父亲提醒说。
 “想好了,不后悔。”美茹态度坚决。
 “没关系,爹养你。”父亲郑重其事地说。
  在父亲说出“我养你”那一刻,美茹哭了。有委屈,有感动,没想到父亲是如此的疼爱自己,同时也没想到懦弱的母亲还是一言不发。
  摆脱了恶魔之手,美茹很艰难地一边治病,一边工作。尽管没有稳定的单位,但还是能够靠打零工赚些生活费。向来节俭的美茹也承包了家中所有的家务,年纪轻轻的她也从来不为自己买件新衣服,哪怕是一件地摊货,她也不下手。
  命运之神终究是公平的,美茹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她有了一个能够养活自己的稳定工作。尽管薪水不高,但好过靠人养。美茹不想靠人同情,不想靠父母养着,她想要经济独立,想要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本以为,好运会持续下去,怎料刚逃出了地狱,又掉入了火坑。更气人的是,地狱好歹长出了地狱该有的形状,这火坑却隐藏了很多暗线,蒙蔽了美茹一家。无数个深夜,美茹难以入眠,她气不过,她委屈,她想要挣脱这所谓的婚姻的枷锁。父母一劝再劝,美茹一忍再忍。如今,是不能够忍受了。再这样下去,人是会出问题的。几经生死考验的美茹,爆发出来惊人的求生意志,她告诉自己:“不能够软弱,不能够任人宰割,不能够再接受错误的安排。父母的想法早就落后了,男方的做法太过分了,再纵容下去就是伤害自己,而且会将自己伤的体无完肤。”
  午后,满腹委屈的美茹与闺蜜聊了聊自己的遭遇。
 “静,我和我男人摊牌了。”
 “他的怎么说?”
 “老样子呗!呵呵!逃避。”
 “突然想到一句话。永远都别想叫醒试图装睡的人。”
 “这句话,形容恰当。这段日子,我难受死了。”
 “那种行为,本来就没有女人受得了。”
 “上次回老家,我发现了更劲爆的消息。”
 “什么?”
 “遗传方面。”
 “男方又隐瞒你?这不是骗婚吗?”
 “我确认过了,传言是真的。”
 “你的情况对方知道吗?”
 “认识四个月就如实告诉对方了。”
 “还是你单纯善良。对方隐藏太深了。”
 “我真心觉得不公平,觉得很委屈。可是我父母那个态度,让我很无奈。”
 “他们是怕你离婚。”
 “这样的婚姻有什么盼头。不如一个人自在。”
 “别这样想。冷静,冷静。当初你选择他,肯定是看中了对方一些优点。”
 “因为那一刻的感动吧!你知道的,我的身体状况,男人闻之色变。只有他知道情况后,选择了与我聊聊。我也就是看中了他的不一样。没想过他会藏这么深。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婚前他几乎不带我回老家。原来是,挖坑呢!”
 “说到底,还是怪你当初太草率。没有了解透彻就结婚了。”
 “你是不知道我妈。总感觉她要把我清仓销售,就算赔钱也行。”
 “我的父母也催我,我也跟他们闹过几次了。”
 “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打算的。难道不结婚就是耻辱吗?很多事业成功的女性不也是单身吗?”
 “老观念吧!面子吧!”
 “面子比女儿的幸福更重要吗?”
 “这就要问他们自己了。现在,你得想清楚,一旦迈出了那一步,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就看他怎么作为了。”
  向闺蜜吐槽后,美茹稍微轻松了些。但闺蜜的提醒也启发美茹思考。自己为什么要闹?闹了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这结果自己能承担吗?父母会不会阻拦?男方会不会刁难?莫非还要继续忍辱偷生?一个人过会不会真的更好?……
  越想越乱,头昏沉沉的,美茹决定出去走走。
  柳树拂堤,夜色静美,微风送暖,一股前所未有的清澈在心湖荡漾。她擦去眼角的泪痕,暗暗下定了决心。被人作践,受人歧视,损己利人,这样的日子着实过够了。要摆脱懦弱,变得坚强,不怕从头再来!

作者:崔小林 录入:崔小林 来源:原创
  • 上一篇:AB之间
  • 下一篇:残存的记忆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