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我无恙,你安好

时间:2020-02-15 15:14:35 点击:

  核心提示:有的人在埋怨生活的不如意,有的人连活着都很不容易。   疫情期间为了减少病毒扩散,把感染人数控制在可控范围。各级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有效措施。   隔离和自我隔离成了时下最红的新名词。   我属于自我隔离一类,就是窝在家里,不出门,不出门。   不出门,不去祸害别人,不出门,就不会被别人祸害。因为谁也...
       有的人在埋怨生活的不如意,有的人连活着都很不容易。
   疫情期间为了减少病毒扩散,把感染人数控制在可控范围。各级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有效措施。
   隔离和自我隔离成了时下最红的新名词。
   我属于自我隔离一类,就是窝在家里,不出门,不出门。
   不出门,不去祸害别人,不出门,就不会被别人祸害。因为谁也不知道谁是病毒携带者,不发病,无症状,是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主要特征。也就是说,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不知什么时候,敌人就会给你扔过来一枚无声炸弹,让你躺着也中枪。
   所以,不出门,不给敌人可乘之机。不出门,让敌人无法靠近你。
   宅,是近段时间各大网络,聊天软件的人们用得最多的字。宅,不是逃避,更不是颓废。宅,是养精蓄锐,是一个修炼与沉淀的过程。
   是的,宅,能够避免接触更多的人,就能减少被感染的机会。
   可是,光宅着也不是事儿啊!不赚钱可以,不花钱好像不行,不吃不喝更不行。油盐酱醋总该要有保障,米面也要有准备。怎么办?怎么办?出门采购。那么问题来了,出门有风险,不出也不行。通行证,身份证,一次性手套,带着,必要的时候就能派上用场。口罩,口罩,疫情面前,怎么能少了这样的装备呢?
   身份证是要查的,据说是为了确定持证人近段时间的活动轨迹。我,我没有,从去年10月份去了一次贵阳,就一直在这方圆十多公里的地方活动。没有越界,真的,我没有越界。其实啊!这些不用我说,人家警察叔叔一查身份证都晓得。要是我真的越界了,我的狡辩也是柔弱无力的。嘿嘿!咱是老实,咱是好公民,不添乱,不添乱。
   身份证说完了,说说通行证,现在的通行证可金贵了。一家一户一张,共有八个小方块。也就是说,这张通行证只能用八次。出去,简单,回来,你得出示证件,还要检测体温。
   人家卡点的人说了,每家每户每三天派一个人外出采购生活必须品。这个人还不能是老人,小孩。为什么呢!老人和小孩的抵抗力相对较弱。这病毒吧!它也喜欢捡软柿子捏,你又何苦去撞敌人的枪口。最后还是,不出去,不出去,据权威人士说,这就是对抗那该死的病毒最有效的方法。
   既然是有效的方法,咱就遵守与执行呗。家里还有一点米,我是决不往人多的地方挤,家里还有半壶油,我就宅着不下楼……哎,等等,我爹娘已经无米下锅,这我还得出去一趟。
   我的包里装着光钥匙就有好几串,身份证,手套也备了好几双,一次性的不占地儿。通行证也是办好了的,随身携带着。
   我们南方人没有屯菜的习惯,大多是随时要吃随时买。附近商超,生鲜配送实在是太方便了。所以我们买菜只是拎个袋子就可以,人多时也只不过是多拎几个袋子。可这回,我用了背包,我不单买菜,我还要买米,还要买油。要买够吃几天的,不背包怎么行。
   装备齐全,出发。
   公交车正常运营,只是少了很多。公交车很少,坐的人也很少,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我想,人们情愿宅在家里,也不愿出门。宣传车响着地方宣传员满是乡音的口号:“我说你们不要到处绰,绰出问题来受罪的还是你,你以为隔离好玩得很,到时候鬼都不尔你。你说不怕,不怕,找个借口也要去和你阿些狐朋狗友喝两杯,等你真的被感染了,看哪个还记得你,所以说嘛……”
   等了十分钟,又等了十分钟,公交车终于来了,一上车就闻到一股很强的消毒水味,空空的车厢里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人,大家都戴着口罩,也不言语。
   往日热闹的街道今天像风刮过一样干净,这种时候我想没有特殊事情,人们是不想外出的。
   每个垃圾桶旁边多了一个塑料桶,那是为装一次性防护用品而准备的。因为这些东西可能含有病毒与细菌,市政会用专门的车收集再统一处理。为的是不让病毒细菌再一次危害人间。
   底层人民的生活有多难,这是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很难体会的。我也生活在低层,我的收入也不多,没存款,也无存粮,但下锅的米是不用愁的。所以,在这非常时期,我也就安心地做一个“宅”,不给自己添堵,也不给人添乱。
   可是,有的人不得不在这非常时期出来刨食。超市,药店,那是允许营业的,政府机关那是有工资领的。
   可是,他们却不得不冒着风险拾起旧业,只为换取一瓢饮,一箪食。我路过他们,我不忍多看,我很明白家中有孩子等着他们买米归来,我也能想象那卧床的老人等他们买药归来。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自命清高地说上一句,都是年轻时没好好读书,不学无术,到老只能捡垃圾。我只想说,你不是他们,你没有经历过他们所经历的,你不配指责,更无权评论。
   也许还会有人说,穷,不是还有政府,病,不是还医保吗?是的,我们的国家很好,政策也很好,可是有些人,不愿事事麻烦政府,自己能扛就扛着。
   拾荒者,一个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人们。平常也有穿得光鲜亮丽的老大爷老大娘收集废品,他们或许是节俭惯了的。而这个时候还出去翻捡垃圾的,肯定是生活所迫。
   我按母亲的指示给她买好了食物,她让我上车的时候打电话告诉她,她好先把饭煮了。她知道,现在车也是很难等的。
   一路上的兜兜转转,我背着一袋杂货上了母亲家的七楼,她忙过来接我手里的袋子。
   吃过晚饭,天也黄昏,我想着我那个调皮捣蛋的大丫头,真不知什么时候她就会偷偷溜出去。
   我执意要回家,又想多陪母亲说说话,最终我还是下了楼。
   母亲说:“恐怕已经没有车了,你就别回去了。”
   我用手机查看了一下,车还有的,正在路上。
   母亲又说:“你若是赶不上车,你还回来。”
   那一刻,我真不知道,我是该走,还是该留。我爱我的母亲,我也是母亲。
   我走了,母亲还在门外念叼着,现在难得找车,下次你得早点来。
   我上了车,给母亲打了电话,我到家又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
   我的爱人,他也在担心着我,他也在等我回家。
   “我无恙,你安好”,我希望这一句问候语能让你知道“我无恙”,同时我也想知道“你安好”。
   “我无恙,你安好”,收到请回答。
   

作者:月下疏影 录入:月下疏影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别样的情人节
  • 下一篇:为什么痴迷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