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内容

倒下的终将是死神的声音//张合

时间:2020/2/18 16:03:12 点击:

  核心提示:倒下的终将是死神的声音张 合降下2019最后一页日历的风篷,启动神龛一样的肃穆和安静,我们点燃黄纸、香烛,点燃等待,等待爆竹的大嗓门宣读,新春君临的声音、旧岁退朝的声音,孩子们心花开放的声音。声音越来...

 

倒下的终将是死神的声音

张 合


降下2019最后一页日历的风篷,

启动神龛一样的肃穆和安静,

我们点燃黄纸、香烛,点燃等待,

等待爆竹的大嗓门宣读,

新春君临的声音、旧岁退朝的声音,

孩子们心花开放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近,可是,

这到来的却不是我们想要的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脚步阴沉,呼吸粗笨,

像喑哑低沉的大提琴,黑夜里伴奏行走的幽灵。
原来,这是一个叫冠状病毒的家伙发出的,

刺鼻的恶臭的声音!
充满讽刺的是,它来了,一个危险的不速之客,
戴着桂冠,彬彬有礼,外套鲜艳欲滴,

装得十分绅士。其实它即将掀起万丈狂澜,

道貌昂然里包藏祸心!


这是什么造型?

高清全息图谱上猛一看去,你还可能喜欢它,

又红又艳,好像是太阳做的身体,

含着笑意,又像一只萌萌的儿童玩具,

甚至有点像卫星,周身都是发光的托盘,

其实它是刺猬披了染色的华服,藏起了毒针。

这就应了那句老话,

花草越是鲜艳,毒性越烈越深!

 

听,它制造起没有硝烟的凶狠动静!

从身体里抽出急促的轰鸣,
两片肺叶,像即将失水的木乃伊。
发热,无力,咳嗽,

噴嚏,头晕,胸闷,
疼痛伴随窒息,紧卡生命的脖颈,
摧毁免疫力的大堤,瘫痪呼吸系统的交通,
病患者越来越弱的呻吟,
就是浮到脸上的死亡证明!

看!它掀起望而生畏的恶澜的汹涌,

冲击平安之舟团聚之舟幸福之舟,

拍打和平之岸健康之岸欢乐之岸。
它从头到脚滴着血和腌臜的东西,

一路撒野,来势汹汹,
塌陷武汉,踩疼湖北,
九省通衢,
刹那间成了冠状病毒“集散中心”!

听,那是什么声音?
一个,两个,三个,

一十,二十,三十,
数据的墙体层层堆砌,
那是冠状病毒得意洋洋向死神述职!

听,那是什么声音?

一百,两百,三百,

一千,两千,三千,
数字的泥石流滚滚而来,

那是冠状病毒骄傲统计攻陷的人群!

各种不同的数据、不同信息的雪片,铺天盖地,

春天明明已经来临,却都是严冬呛人的鼻息!

这个可恨的绅士,原来是死神的特使,
它正在,向天堂发送快递,助阎王猛冲业绩!

幸好,在这寒流滚滚的声音里,

响起了热浪阵阵的号角,春雷震震的鼓点,

那是国士们义无反顾的响应、迎风招展的逆行!

哦,那是谁的声音?是尊敬的科学家拉响了警报,

是勇敢的医生吹响了口哨,

紧张的研判分析,刨根问底,弄清了它的底细,

一字一句的万钧雷霆,撕下了新型冠状病毒的面具:

它是刚刚出生的怪胎,籍贯可能是野生动物的身体,

胎记呢,有点像蝙蝠或者穿山甲的烙印;

人类的鼻子和嘴巴是它的跑道,空气是它的航道,

咳嗽喷嚏给它核动力,肺腑就是它的终极靶子,

一旦起飞,瞬间直达,
落地就生根,生根就排毒,
它低调行事,高调发力,

抵达却不露声色,潜伏却伪装老实,

发作起来就是狂风暴雨,不达目的决不休息!
它一来到世间,就意味着人类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得不用自己的牺牲来祭祀又一个凛冽的教训。

教授博士们也都非常吃惊,赶紧找枪找炮,向它还击,

我们毫无准备,被它打一个措手不及!
这个狡猾的侵略者横空出世,浩浩人海,茫茫大地,

它选中武汉,地势最好,人潮最急,
挥舞利刃见人就杀,一时间“血流”殷地,所向无敌!

流血者不知不觉,相互安慰,恰恰帮助它完成了连锁诡计!
人类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严重毒情:

这个年轻毒物比氰化物还毒,比毒蝎子还毒,

那么小的一粒,空气里飞的,肉眼看不见的一粒,

就足够摧毁你一百次!

再庞大的身体,再坚固的意志,都不堪一击!

在巨大的嘈杂声中,
更令人担心的是,还有一种声音!

非常细微,非常神秘,

万众的耳朵也为之失聪。

但是科学家听见了,凤毛麟角的院士听见了,
那还是新型冠毒,这位衣冠楚楚的先生,
偷偷分娩了它的下一代,再下一代子孙!
再轻微的声音都好像晴天霹雳、撕裂布匹,

深夜的客厅打碎了玻璃!

 

人们差不多明白了,冠毒,就是妖魔,就是恶梦,

来自所罗门埋在大海的镇魔瓶。
是我们遇见过,又没有见过的凶残的敌人!
它蹑手蹑脚,屏住呼吸,专门捕猎鲜活的生命。

一旦得手,它就撕下画皮,满脸狰狞,

就在病房小小的空间,和求生的欲望展开肉搏。

它还借你的身体为跳板,嗖的一下弹起,
飞向亲人,飞向邻人,
谁接触它,谁就倒霉,谁接触它,
谁就被缠身,有如冤魂附体。
它以我们从未见过的杀招,从未示人的凶器,

憋足劲,给人类致命一击!

网络里,电视里,媒体上,

各种信息的潺潺,迅速汇聚成滔滔洪流。

抗击和防疫,立即成了热搜热词,

口罩和消毒水,马上成了紧俏武器,

钟南山和李兰娟,很快成了高频点击,

肺炎疫情、新型冠毒,瞬间成了另一种“网红”!

积攒了很久的祝福消音为手势和哑语,
憋足了劲的狂欢关闭了翅膀和闸门。

没有谁会想到,盛大的节日,

不得不对走亲访友暂时“戒严”,

对家庭欢聚短期“关闭”,

对自由进行临时“软禁”。

到处都只剩下大片大片的雪花,大片大片的安静,

连花花绿绿的门神,都垂下了呆滞无奈的眼睛。

 

湖北是无辜的,武汉是无辜的。
去到这里的人,出自这里的人,
来来往往,千千万万,都是无辜的中国人!

因为病毒不是从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身体里自己长出来的!
他们,成了这个岁末年初最重的受害者和最强抗争人,
他们,成了冬去春来,中国最大的牵挂和揪心!

但是,武汉吓哭了吗?湖北吓哭了吗?中国吓哭了吗?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听!破空而来,

北京城发出的声音!中南海发出的声音!
那是多么熟悉的温暖有力的声音,

一个来自5000年历史深处饱经沧桑的洪钟之声,

一个危难时期非常时刻总会到来的中国声音:

团结一心、众志成城,联防联控、战胜疫情!

这声音召唤起一个国家的动能,

这声音舒展开一个民族的冲锋,
这声音磅礴起全国的力量,输入武汉,输入湖北,
输入从祖国心脏出发的四面八方!

有这中华民族空前团结的维生素滋养,
东方红润的面孔一定不会苍白和枯槁,

有这由来已久的神州免疫力支撑,
人民的生命大厦绝不会塌倾!

一声令下,排山倒海,振臂一呼,万众一心,
14
亿人马首是瞻,军民团结浑如一人,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一级响应,
全世界最壮观的沙场春点兵!

 

春之声啊,有百花齐放的合唱,有飞鸟和鸣的交响,

有莽原开河的铿锵,有春风骀荡的高亢!

有新型冠毒恼怒咆哮的威胁恐吓,

更有科学和文明英勇迎战的金戈铁马!

但是这些声音,都比不上,冲锋号的嘹亮和清越,

比不上,会议、文件,带着指令和部署十万火急,
电视、报纸,带着抚慰和解读日夜兼程,
从首都到全国,从城市到乡村,
从武汉人到每一个中国人,
一级又一级,一程又一程,
迅速点燃狼烟烽火、战斗接力!
全国人民都知道了、看见了、理解了,
党中央国务院,中南海北京城,

挑灯夜战,指挥若定,
戴口罩的总书记,和戴口罩的的总理,

指挥千军万马,披挂上阵杀敌!
全国人民都知道了、看见了、理解了,
祖国母亲遇到了大麻烦,
必须马上行动,筑起新的防毒长城。


听!听啊!听那些密集的声音,

如猛烈涨起的潮汛!

那是120,攻势凌厉的呼应,
那是白大掛,哗啦啦挂披到肩头,
一边戴拔剑手套,一边冲锋挺进的叮咛。

那是护士,急匆匆搬动吸氧瓶的车轮滚滚,
那是无影灯下,刀子和病毒进行决斗的金属碰撞。
那是吊针,注进涓涓春水拉张浩浩之帆,
那是呼吸机,往胸腔里灌溉花园的早晨和鸟鸣。
啊,那些繁茂的声音,过去百听不厌,
今天更加清新,更加传神,

那就是无所畏惧必定胜利的勇士的呐喊,
那就是一群人、一族人、一国人,
对抗一个妖魔的咚咚战鼓和金声玉振!

走啊!走啊!同志们,
武汉告急,湖北告急,中国告急,

我们要紧急出动,
荷枪实弹向最危急的前方驰奔!
荆楚大地正在遭难,此刻正在急盼我们,

中华家庭的亲人姐妹,手背手板十指连心。

那是什么声音?铿锵激越,不容置疑,

决绝得如同一颗铁钉,向困难和危险钉进!
哦,那是请战书、决心书,火线入党申请书,
一个颗颗跳动的心脏,迸发英雄的沸腾。
他们高喊,只要祖国有难,只要母亲有疼,
危险时分,党培养的医护人,只有两个姓名:
一个叫冲锋,一个叫拼命!
你听,山河肃立,星月无声,党和祖国正在点名:
解放军!到!志愿者!到!

共产党员,到!共青团员,到!

张不怕,李无谓,王敢冲,

到!到!到!

四面八方的白衣天使、鲜艳夺目的红十字,

党员干部、人民军队,驰援荆楚、昼夜兼程,

利剑出鞘高举神圣使命,
共产党人浇灌旗帜鲜红,

养兵千日,用兵此时,非常时刻披坚执锐,
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所有共产党人心里,

只有大爱,只有母亲,只有人民!

我不是军人,不是医生,憾不能冲到一线,

但如果招募血液,招募诗歌,招募后盾,

我一定做合适的血型!

 

看啊听吧,

灯光下,战旗里,

父母嘱别儿女,恋人泪别恋人,

将军壮行以酒,猛士高唱大风。
那声音,自豪里酝藏爱的叮咛,
坚定里带着万千柔情。
就像当年汶川抗震,多少医护人员子弟兵,
多少党员干部志愿者,

走在最前面,向危险抵近,向魔鬼挺身!
每一次大灾大疫,总少不了您的声音,
军旗呼啸的声音、党徽突进的声音,

手术刀和止血钳衔枚疾走的声音,

志士仁人慷慨豪迈志愿奔赴的声音。

看啊听吧!听你心海的澎湃,

听你大拇指摁在白布上鲜红的坚定。

听你举起拳头,花蕾一样的纯洁、石头一样的坚韧!

我喜欢听你出发时这位领导同志的命令:

一定要回来,一个不准掉队!

这哽噎的命令,含泪的命令,晶莹的命令!

我欣赏你千里驰援时大巴车的轰鸣,

公安和交警,为医生护士们开道护航,

把礼遇送给白衣天使,把仪式送给湖北送给武汉,

送给天下苍生!

这一幕一幕暖心的阶级感情,

让多少中国人,热泪盈眶,强烈共鸣!


真好啊!这样,这块古老而年轻的大地上,
就响起来了科学与疾病、正义与邪恶搏杀的声音,

在党旗的光照里,我们对新型冠毒围追堵截的声音!
从医院到家庭,诺大的中国就摆开三个战阵:
在医院拉开灼热前沿,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医护斗士和冠毒敌人近身白刃!

在实验室,在隐蔽战线,科学家选择隐身,

研究敌人、分棻毒株,培养弹药、靶向打击,

一次又一次自我否定,达到帷幄决胜!

在一家一户、千家万户,在十四亿人手心,

各自为战、人自为战、家自为战,

一个家一座堡垒,一个社区一块高地,

城市乡村共筑起铜墙铁壁,
我们和冠毒展开汪洋大海般的人民战争!

我自豪我们独立自主的抗疫、自力更生的声音,

当然,

也喜欢来自世界的支援、漂洋过海的祝福,

喜欢世界卫生组织的声音、客观友好和公正:

“没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
面对大灾大疫,有如此巨大的动员能力和效率,

社会主义国家的办法值得借鉴。”

是的!在如此特殊的疫情面前,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大国,
能够一声动员就进入战斗模式,

一声号令就完成“一级战备”,
这是多么有力的国度!多么伟大的人民!

有这样的人民,有这样的人民战争,
难道不应该赢得赞誉,傲然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记得吗,当世界上的国家发生灾难疫情,
中国何曾作壁上观?天下一家亲本是中华文明。
出钱出物出力,我们有能力就不会吝啬,

看见了就不会袖手。
埃博拉发疯的时候,中国牌救援马上出击,
就像灾祸发生在自己家庭。

其实地球太小,祸福都是同根,人类同一命运。
我不相信,如果中国在这场战争里败了,
输给一颗细菌,世界会独自太平?

因为地球,早已成为一个村!中国就是一个生产队,

如果这个生产队毁于虫灾,
那么虫灾,就翻不过一条狭小的山岭!?

不知道就连蝴蝶,小小的翅膀都会扇起滔天效应!

朋友们啦,为什么要封城?为什么要启动一级响应?

为什么要举国齐心?为什么要打人民战争?

夸大一点,可以说中华民族又到了非常危险的瓶颈,

盛世危言,就是要往最坏处想,往最好处奔!

朋友你想一想,假如,我们对冠毒一无所知,
任它肆疟横行,带着它回家,串户走亲,
一座城市去拥抱另一座城市,

一个乡村去亲近另一个乡村,

那城市和乡村的空气会不会最后都变成瓦斯!?
每个人,人传人,会不会要不了多久,
疫情就可以屠村,屠镇,甚至屠城!
到处都是它的俘虏,到处都是它的亡灵?
亡国灭种,并非危言耸听!
历史已经证实,生化病毒的凶器,

不需血肉横飞,就可杀人于无形。

朋友们哪,亲人们,那么此时,

还有什么事情,比抗击冠毒重要?
有什么物价,比生命价格还高?
有什么着急,比救命更急?
有什么自由,比得上健康这种自由?

我们需要快速行动,抗击它,打败它,

我们没有第二个选择,除了坚决打赢。


有一种声音,我知道,是在呼唤,是在找寻,

呼唤找寻湖北回来的兄弟,武汉回来的弟兄。

我知道,这不是嫌弃,不是冷眼,

就像我们,从没有嫌弃过自己的手足!
为了您的归来,我们不是早早的,

为您点亮了温酒的火炉、叙话的灯?
也许你觉得不可能,其实病毒已经上身,
潜伏在身体里,只是还没有爆破。
亲人寻你,村长寻你,社区的大叔大妈寻你,
是为了温情提醒、赶紧救命,及时煞住滑向悬崖的命运!

早一分钟发现,可能就少一百人感染,

早一步医治,可能就此远离终身后悔和惨痛不幸。

 

我知道,这个时候,口罩胜过暴露,安全胜过美丽,

此时的口罩,可不是脸谱,它是防毒面具!
这个时期,见面不必握手,握手不如挥手示意。
今天隔着一层布的过滤,

是为了明天呼吸没有口罩的空气。
当然,这个时候,隔离也不能叫做分离,

隔离是为了疫情之后更热情的相拥!

那么,同理啊,那深陷灾难的楚荆大地,
是为了歼灭冠毒疫情而自我封城,

把生命和冠毒封闭在一起缠斗,
宁愿自己备受煎熬,也要为天下人换来安宁,

这就是湖北人民的自我牺牲、大爱真情!

您说,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怎能见死不救、无动于衷?

所以您看,元宵节的晚上,十四亿双眼睛都瞩望那方星辰,

网络中国的溪流上,

放眼是“武汉加油”“湖北挺住”的长明灯!

你看,小区在战斗,听,小区人民战争的声音。

那么好听,如春阳里的百灵,
一天从早到晚,天籁一样啼唱不停,
我就是听一百遍,都愿意再往下听。
小区拉起了宣传横幅,增加了安检人员,

一条绳、一条凳,就给楼栋加装了新的防毒门!
他们控制进出人的流量,安排指标,功夫下得好深,

发通行证,工作证,关爱到每一个人!

外出要给行人检测体温,口罩戴歪了都请扶正。

小区封闭式管理,外来人车接受盘询,
就如当年的根据地,进出要开路条,

防范病毒就如防范敌特混进,鬼子更不让进村!
小区大妈手握政策和法律的盾牌,

小喇叭对群众殷勤呼喊,一串串的溜溜顺:

坐茶馆、上饭馆、小心上到殡仪馆,
官二代、富二代、都不敢惹毒二代,
要想明年还过年,亲戚来了也得撵,

想串门、凑热闹、阎王喊你去报到。

听来粗糙简单,大白话最适合群众,

一天到晚对群众发起防毒攻心!


嫌麻烦吗同志?昨天都是熟人,今天故意陌生。
你应该知道,这都是为了你,
不被病毒入侵,不要感染他人。
你好我好才大家都好,一级响应就要有战争情形。
一个家庭就是一个安全小岛,
一个小区就是一个防控模型。

人人都起来参加战争,还怕病毒得意忘形?

减少接触,减少聚集,冠毒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呆在家,不串门,安静也是一种杀毒武器!

街道上有拦截,处处都坚壁清野,超强严阵,
每一个市场、超市,都戴着口罩,都洒消毒水,

呵呵姓冠的,你现在是无下手机会,无掩体藏身!

说句大实话,我就愿意趁这些时间把关闭当成闭关,

正好修炼自己,陪伴父母,关爱家人,读书作文。


你看那些孩子,他们多么自觉,多么可爱,

表现超过个别大人。听,小区里轻轻传出清脆的童声,

那是孩子在家制作梦想的声音,在这个超长的假期,

他可不闲着,他在纸上画阳光、画水碧山青,
画他心里的一年四季,轻轻的一笔清风,

风筝就占领了白云的位置。听,又一阵,

那是孩子读书的声音,
在小小阳台的临时教室里,朗读太阳、天空、大海的声音,
人不能出去,歌声可以,书声可以,想象可以,

孩子们跟老师自创天地,网上飞行。

 

你听,那又是什么声音?也是来自家里。
噢,那是老人们絮絮叨叨,给孙子们在讲故事。

母亲说,瘟神来了不用怕,门神永远不睡觉,
门神门神骑大马,大鬼小鬼进不来,邪门歪道都吓趴。
祖母说,天上星星要闭眼,孩子们,乖乖睡,
旧社会,有瘟神,瘟神来了好吓人,
新社会,有正神,共产党就是保护神。

当然,我也理解,宅家久了,
也是一种煎熬,确实有不习惯。
好多朋友,制作搞笑段子,
发出抓狂的表情微信。

我也感同身受,好久没和生活接触,
有点脱离生动,嗓子也有些发紧。
谍战片看了一集又一集,
还没抓住鬼影,卧底也没搞清。
但是朋友,你要相信,
我们摩拳擦掌,冠毒也在健身,
我们日子难过,冠毒也好不到哪去。
我们精神发生管涌,冠毒也是千疮百孔。

我们坐卧不宁,冠毒也疲于奔命。
一旦麻痹大意,冠毒就会偷袭,
一旦防守放弃,就会前功尽弃、地裂山崩。
临界之时,

我们要相信自己,粮草充足,信心就是黄金!

现在,我要请你听一听,

我们和病毒打持久战的讨论。
战略防御之时我们要积极抵抗,以医院为阵地,
以医护人员为正规部队,以科室为作战单元,
以病床为掩体,以吊针为枪刺,
和病敌肉搏,撕杀。
战略相持之时会很艰苦,我们要以中国为战场,
以城市为战区,以小区为战壕,

以家庭为堡垒,和冠毒顽敌展开拉锯战。
各个路口都要设下卡口,用体温枪,
在它想经过的地方,
随时鸣枪示警。

现在正是敌我呈胶着状态!
双方都在拔河,嘶吼消耗搏命。
二代、三代病毒在发作,第二个潜伏期还刚刚睡醒。

发起反攻,正凝聚能量,只等最后冲锋。
在这段最艰苦的时间,我们能做的,
就是一忍,再忍,一静,再静,
耗死它,静死它,
让它自我毁灭,消于无形!
这是检测我们耐心的时候,
谁稳住,谁就制胜,得一百分。

 

朋友们哪!和冠毒拼时间拼消耗,

我们的确受损,

经济发展、社会建设、不幸中毒的人,

都在算减法。但是,但是啊!

不经一番刺骨寒,哪来抵达春天的香阵?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这世界上,哪个民族哪个国家,

能够随随便便成功!?

今天挽救下的青山,

明天会给我们无穷的柴禾!

一时的退却,是为了有力的反攻,

想开一点,乐观一点,就把这次抗击冠毒疫情,

当成全世界最大的一场卫生演练!

工厂已经打开大门,机器发出新的轰鸣,

 东方风来满眼春,正席卷,

大江南北、黄河上下、巍巍太行、茫茫昆仑!

 

朋友们哪
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即将迎来一百年诞辰!

自从他领导我们革命、建设、改革,

到今天在新时代的复兴航程上斩浪航行,

他从来没有违背过他的承诺、誓言、信仰,

从来没有辜负过抛弃过他的人民!

不管是收救飞机失事,还是奔赴索马里救急,

或在湄公河讨回公道,

必然排除万难,一往无前,

把安全快递给危难,把犯罪捕捉给法槌,

把定心丸送给中国的千万家庭!

每一个中国驻外大使馆领事馆,就是放在外国的小型祖国,

随时向你鸣号,注目你的行程。

这些年,我们经历了汶川抗震、非典抗非、抗击雨雪凝冻灾害,

天灾人祸,旦夕风云,本来无可避免,

一旦发生,中国共产党,念兹在兹心心念念的,

就是他的初心,就是炎黄子孙。

这些铁打的事实,人民看摸得着得见清,

中华民族团结的石榴子,所以越抱越紧,

血脉共祖的根系,抓地越来越深!

 

朋友们哪!朋友们,

中国,生长大仁大义的文明,

骨子里充盈生生不息的基因。
五千年来,经过多少严酷的考验,
总是力挽狂澜、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一回回超越自我、多难兴邦、磨难中飞腾!
再大的苦难,再漫长的硝烟,
熏出的不是服输,不是低头,
从来没有消极逃避、自甘毁灭、走向沉沦,
而是为了天下百姓的福祉,

前赴后继、不惜代价、坚决打赢!

我们有党的引领,人民的奋斗,科技的支撑,

凭什么,不能杀死病毒,消灭瘟神!

来吧,把你我的手套摘下,

共同走向决战时分。

日月作证,

倒下的,

终将是死神的声音!

 

(作者简介:张合,泸州市文联主席,已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等报刊发表作品若干。)

 

作者:张合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