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校园文学 >> 内容

我要陪父母散散步/毛锦波[成都列五中学]

时间:2009-11-23 20:42:02 点击:

  核心提示:上周六,是近几天来难得的晴天,秋阳正好,晒在身上暖烘烘的。巷子里淡淡桂花的香,沁入心肺,惬意而温馨。是时,泸州的几个朋友正好到成都出差,发短信叫我过去和他们一起活动,满心欢喜地想着畅谈别后情景。遗憾的是,我没能抽身前往,他们很郁闷和失望,怏怏而回,说不定此时还在生我的气。哎,哥们儿,请谅解,那时我确...

上周六,是近几天来难得的晴天,秋阳正好,晒在身上暖烘烘的。巷子里淡淡桂花的香,沁入心肺,惬意而温馨。

是时,泸州的几个朋友正好到成都出差,发短信叫我过去和他们一起活动,满心欢喜地想着畅谈别后情景。遗憾的是,我没能抽身前往,他们很郁闷和失望,怏怏而回,说不定此时还在生我的气。哎,哥们儿,请谅解,那时我确实不能走,因为我正在陪同我的父母散步!

我打算利用周末的晴好天气,多和父母出去走走,聊聊,让他们尽快适应成都新环境,也让他们感受儿女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所以,那会儿,我正和父母领略老成都的缩影——宽窄巷子,也在那里近距离见识了外国人,让他们看我和外国人“哈罗”着招呼的情形,父母笑得十分开心和爽气。

我到这里的时间不长,离开了先前患难与共的同事和朋友,改变了惯常的生活方式,只身面对陌生的环境,重新打拼事业,深感任重而道远。因为刚到新的单位,以前所有的业绩、荣誉,将不复存在,必须全部重新洗牌,一切都得从零开始。包括安顿小孩的学习和生活,引导他重新找回自信。这些天,整个人就像连轴转的陀螺,不得稍停。

我那年届七旬的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们老是担心我吃不消。话语里盛满了关切,眼睛里溢满了慈爱,表示全力支持我,于是主动随我到了成都,发挥余热,再次伺候起他们的儿子和孙子来。

父母“承包”了我的大小家务,包括洗衣,抹地,买菜,做饭。我和儿子得以不为生活操心,渐渐步入正轨。每天在家只管心安理得地准时吃饭,看书,学习。而且日子过得很规律和自在。这样,我的重心就转移到对儿子的管理和自己的工作上去了,丝毫没有顾及到他们已是古稀的年龄,也需要做儿女的和他们交流,尤其是生活上的关心和心理上的宽慰!

直到有一天,我父亲在饭后洗碗的时候,不知何时,手背在刀刃上划了条口子,血慢慢顺着洗碗水流淌,水槽里渐渐起了红色而浑然不觉,我才猛地警醒,我那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果然上了年纪,已跨进人生之秋了!再细细打量和审视,才明显感到他们的行动不再那样敏捷,知觉也不再那样灵敏,上下楼梯甚至有些迟缓,有时还要走走停停方能不喘粗气。哎,岁月不饶人啊!

年轻人,得体谅自己的父母,并尽量表达对老人的敬意和孝道才是。想到这些,我心内隐隐不安。

我的父母是地道的农民,虽然父亲曾被作为地主子女遭到过很不人性化的“改造”,但他之前确实没有享受过地主阶级应有的待遇。后来相继经历了被管制,大炼钢铁,饿死过很多人的“六〇”年大灾荒,“四清”等莫名其妙的大大小小要命的运动和变故,总算挺过来了。哎,命运多舛啊!

后来,家中又添了五个孩子,农村菲薄的工分和低廉的劳动值,几乎不能养活一家人!吃的,多是清汤寡水的稀饭,或者麦羹糊糊。穿的,常是补疤重补疤的破旧衣裳。仅有的一点经济来源,就只有“鸡屁股银行”,卖几个鸡蛋换取酱油食盐之类必需品。他们常常半夜收工,五更上工,红肿着双眼,佝偻着身子,披星戴月,没日没夜的劳作。

但是,土地菲薄的产出和过重的生活担子,以及日益沉重的教育费用,足以耗尽父母一辈子的心血!他们就像超期服役的牛马,唯有默默耕耘,从不言苦言累,或许只有将犁铧拉到生命的尽头,否则没有停止的一天!

还好,我父母的“愚公”精神,也感动了“上帝”。

到我们读书那阵,升学时,不兴推荐了,毕业生都能够参加考试,地主子女的子女也可凭真本事得到录取。

欣慰的是,我们做子女的不负期望,纷纷从农村考起了学校,找到了正式工作!这在我们老家农村,是引起轰动了的,后来据我父亲讲,村主任还准备叫他去讲如何培养孩子,向村民传经送宝呐!可是他笑眯眯地拒绝了没去,说是谈不来那些培养人的大道理,孩子们是自己争气嘛。

其实,我们的成长,特别是读书考学,倒是我的母亲教导得多些,她高小文化,教过农村扫盲班,是村里的“文化人”,还做过生产队的会计。父亲更多的是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给我们昭示坚强的意志和人格力量的内涵!

尽管我们都工作在城市,可他们还在老家坚守,直到后来需要他们出来帮着带小孩时,他们才急我们所急,出来了。一晃,我们做子女的都不再年轻,父母自然年事渐高,已是风烛残年了。

去年春的一个周末,气候温和,空气湿润,天边一抹春阳,映得泸州景观大道上草色更加翠绿,花儿欢欣绽放。

我带上零食,携上妻儿,邀出父母一起出来走动。那会儿,就分明感到父母状态不是很好,步伐不再沉稳,话锋也不及平时劲健,还以为是季节导致的春困。没想到,过后没几天,他们相继病了一场。先是父亲哮喘得厉害,走路时气息不畅,挺累,是支气管发炎。经过诊治和调理,一个周后康复了,但精神状态尚差。后来,母亲又被检查出胃肌瘤,老人家接受了胃的部分切除,我们也在医院守了她半个月。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次小心翼翼地呵护起自己的母亲来,每晚尽可能到医院陪床,关注输液和饮食,关心每天的恢复情况。也趁机给她讲我的工作和单位的逸闻趣事,朗诵我写的演讲稿,逗老人家开心。第二天一早再回单位上班。母亲或许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几个儿女如此细心照顾的美好,眼光柔柔的抚过来,停留在你的身上,心上,那种血浓于水的情怀啊,我真是读出来了,颤颤的,恐怕今生都不会忘记。同时深感身体的可贵和慨叹生命的脆弱,也体会到为人子女尽一份孝道后内心的踏实和安宁。母亲总算挺过来了,情况一天比一天好,并且没有留下后遗症,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时光飞逝,我们在愉快地祝福母亲康复的过程中,父母再次包揽着几个子女的家务。今天这个孩子家看看,明天那个孩子家转转,或者帮着拾掇拾掇。也许,父母大概就该这样做吧,总是以为自己很有能量,得时时处处作出表率,哪怕他们的孩子都又有孩子了,还是不够放心一般。

转眼,我的父亲就是七十岁生日了,我们几个兄弟姊妹一合计,都许久没有像模像样地为老人家祝寿了,干脆闹热一回吧。

2008年国庆节的第二天,我们在泸州百子图一餐厅包了20多张桌席,请来了农村生产队的众乡亲,以及一应亲戚朋友欢聚一堂。我们购了两大束鲜花让孙辈敬献,扯了两块大红布,扎成寿花,挂在二老身上,顿时便觉喜气洋洋。那天,我还专门换上一套全新的服装,以示郑重其事。

中午时分,我生平第一次为自己的父亲做起生日庆典主持来。虽说此前我曾经客串过做别人的生日主持,乃至婚礼主持,以及较多时候的会议主持,文娱演出主持等,但是,这次的对象是自己的父母啊,更是在亲朋面前聊表心意的时候,所以充满期待,也赢得了赞许。

当时,除了欢迎宾朋等繁文缛节之后,我们做晚辈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以及孙辈均规规矩矩,恭恭敬敬地为二老鞠躬致意,感谢他们赐予我们生命,以及对我们的辛勤养育,至为虔诚。而后,我当众清唱一首崔京浩演唱的《父亲》:那是我小时侯,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等我长大后,山里孩子往外走,想儿时一封家书千里循叮嘱,盼儿归一袋闷烟满天数星斗,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都说养儿为防老,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儿只有轻歌一曲和泪唱,愿天下父母平安渡春秋!

虽然歌声略显苍凉,甚至带些晦涩,但是,因为是从心里流泻出来的歌,朴素真诚,让人动容,几位和我父母差不多岁数的乡邻甚而眼中噙着闪闪的泪花,他们好像已忆起了和我父母在“广阔天地”插秧,打谷,挑土,除草……饥肠辘辘地挥汗如雨的情形。或许也为他们这代人的晚景不再凄苦而兴奋!我呢,尤其想到他唯一的乐趣就是在夏夜纳凉,望着星空边和我们谈话边抽劣质烤烟的情景……

事后,餐厅服务员感叹说,他们这里接待过大大小小很多宴席,能够这样感人肺腑的餐前主持,应该是第一次,哎,子女孝顺的家庭就是不一样啊!

想起这些,心里涌起丝丝莫名的激动。

今天,我能做到的,还不是为他们提供精美的饮食和漂亮的服饰。或许,我工作上的成就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此外,心理上尽可能多给他们慰藉,更是做子女的本分。

秋风催佳句,霜叶织华章。

父母走在人生之秋,也应有绚丽的色彩啊!屈指数来,一生中我究竟有几时实实在在地陪着父母了,汗颜啊!因此,我决计多抽空陪陪父母,简单的方式就是多和他们散散步。

朋友,理解吗?我们尚有很多聚会的机会,来日方长啊!

----------------------------------------------

联系电话:15680900410   15928659383

QQ:496896015(邮箱:496896015qq.com)

作者:毛锦波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