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燕子和麻雀

时间:2020-04-30 12:05:41 点击:

  核心提示:燕子和麻雀//叙永/张先伦去年春天,窗外的檐下,居然有燕子筑上了燕窝。空余时候,我便在屋外或坐或站,看燕子拖着它们的“小剪刀”飞来飞去,或看燕子从燕窝里探出乌黑发亮的小脑袋,小脑袋偶尔转动一下,宛若动画,那样子简直萌呆了!在距离燕窝不远的斜跨天空的电线上,自燕子来了后总聚着些麻雀,它们成天叽叽喳喳,...

燕子和麻雀//叙永/张先伦

去年春天,窗外的檐下,居然有燕子筑上了燕窝。空余时候,我便在屋外或坐或站,看燕子拖着它们的“小剪刀”飞来飞去,或看燕子从燕窝里探出乌黑发亮的小脑袋,小脑袋偶尔转动一下,宛若动画,那样子简直萌呆了!

在距离燕窝不远的斜跨天空的电线上,自燕子来了后总聚着些麻雀,它们成天叽叽喳喳,时而飞起,时而停下,有几只还不断地从燕窝旁掠过,那样子,似乎有不轨之图。

我的担心终究变成了现实,不知什么时候,燕窝里飞进飞出的变成了灰头灰脑的麻雀。于是,每天早晨,总被叽叽喳喳的乱叫从睡梦中吵醒。

我便想起母亲讲过的她们读书时“除四害”的事来:那时人也吃不饱,麻雀偏偏还要啄食粮食,因此麻雀就成了“四害”的成员之一,人人得而诛之,就连读书的孩子,也要去爬树掏鸟窝,或用弹弓打用网捕。或死或伤的麻雀,被作为战利品用棕叶或细绳拴成一串到处“示众”,用以震慑麻雀——假如麻雀能看懂的话。

轰轰烈烈的“除四害”竟然未能将麻雀“斩草除根”,不知它是能“春风吹又生”,还是那时有谁起了恻隐之心放走了几只,让它们得以繁衍生息。反正现在让我发现它不仅占了燕窝,还在每天清晨叽叽喳喳地扰人清梦!

转眼一年,冬去春来。

春天来了,燕子又来了,依然拖着它们可爱的“小剪刀”在天空中飞来飞去。我窗外檐下的燕窝内,依然又有了不时探出的黑得发亮的呆萌的小脑袋左探右看。更有趣的是,麻雀依然在斜跨天空的电线上叽叽喳喳地叫,依然不断地从燕窝旁掠过,继续它们不轨的图谋……

忽然,我就想,这场景,也许是麻雀与燕子之间的一种默契吧,再过一些日子,燕窝内可能又将住进麻雀,然后麻雀又在每天清晨叽叽喳喳地将我从梦中吵醒。

我不禁又想起了那所谓的“除四害”来——麻雀作为“四害”之一而罪不可赦,是因它啄食了粮食,但啄食粮食的又何止麻雀?燕子不吃粮食吗?鸽子不吃粮食?问题是我还亲自见过麻雀捕食庄稼的害虫呢,我却没见过燕子捕食害虫,也没见过鸽子捕食害虫!如此想来,有罪的不是麻雀,是人的狭隘与偏见!

燕子和麻雀,都是这自然的一员,正如人其实也是自然的一员一样,我又何必讨厌啥呢——看燕子拖着“小剪刀”飞来飞去的身影和黑得发亮的呆萌的小脑袋与听麻雀叽叽喳喳的吵闹,以及看麻雀住进了燕窝,不都是上苍对人的一种恩赐?

对自然万物多份包容,内心会变得更加宁静!

作者:张先伦 录入:张先伦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