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打开尘封的记忆/邱经国[四川古蔺县]

时间:2009/11/28 11:26:15 点击:

  核心提示:今年是新中国六十周年华诞,这六十年来祖国母亲正以它东方巨龙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六十年来我的家乡也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城,变成了一个而今具有现代化都市气息的美丽之城;在这六十年间,我的家庭也伴随着祖国母亲强大的足音在不断地发生着巨变。我的家位于古蔺县城水北门。清朝年间在这里就居住着我祖父他们那代人,...

今年是新中国六十周年华诞,这六十年来祖国母亲正以它东方巨龙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六十年来我的家乡也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城,变成了一个而今具有现代化都市气息的美丽之城;在这六十年间,我的家庭也伴随着祖国母亲强大的足音在不断地发生着巨变。

我的家位于古蔺县城水北门。清朝年间在这里就居住着我祖父他们那代人,后来又发展至我父亲这一代;当时他们均靠在其屋后小院落开屠求生,以此来填饱肚皮。祖父那代是四房人,到父亲这代时已发展至20多人。由于贫穷,他们当中大多是文盲或半文盲;像我父亲这样“有文化” 的人也就只上过“高小”。 其实我父亲学习是很认真刻苦的,他从小就熟读中国历史并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无奈条件所限,只好早早地辍学跟着长辈们开屠求生;我母亲却是大字不识的文盲,典型的传统中国女性。

我是上世纪60年代文革出生的,在我幼小的记忆里,父亲的一些堂妹堂弟大都早已成家搬迁出去,只有两三位堂叔住在我家隔壁;父亲这房就只有幺叔家与我们住在一块,而幺叔一直在外工作。

我们家居住的房屋为老式木制结构,墙体为篾杆泥巴墙,据说是祖先们在清朝时购置的,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由于年久失修,到处是千疮百孔,如若遇雨天满屋子都是雨水;若要与隔壁的堂姐堂弟们交谈,也用不着跑去他们家,只需对着那些倾斜的篾杆墙缝就可瞥见对方直接与之交流了。

据父亲讲,原来我们家并不像现在这么拥挤,解放后由于政府要将街面拓宽,就用了近三分之一的房屋来修街道。我幺叔结婚后住在临街的那间屋子,祖母住中间,我父母则住最里间。虽说有三间房屋,但每间也不足十平米,我家弟兄五人全部窝居于楼上。虽说叫“楼”, 但现在是很难再寻其踪影的。每天晚上去睡觉时,我们就会爬上一木梯,然后弯着腰上楼,稍有不慎,头就会撞着上面的瓦片,弄得一头灰尘。这倒也无妨,若用力过大,头上就会隆起一个大青包来,那情景犹如电影《地道战》里面游击队员钻地道时的场面。

房屋低矮陈旧不打紧,我们最怕的是下大雨涨洪水,因古蔺城那条最大最长的“陈家沟”【 也称老虎洞】 就横贯于我家屋底下。这陈家沟起源于高家山脉,全长约两公里,最宽处有三米左右,高也有近三米;解放初期,曾有土匪藏匿于其中。若下暴雨时,我家房屋就有被冲垮的危险,因沟面全是用木棒搭成,时间一久木棒就腐朽了,下面大沟里的水一下子溢进屋里,常常吓得一家老小不知所措。

记得有一年,我大约五六岁,傍晚时分大雨下个不停,雷电鸣闪,我们全家人吓得来不敢入睡,母亲拥抱着我和四哥,父亲却在不时察看险情照料着年迈的祖母。当时大哥和二哥下乡当知青和学石匠不在家里,只有十三四岁的三哥帮着大人用盆舀着地上的积水,父母又忙着不停地用盆去接从屋瓦上漏下的阳尘水。这时尽管雨大风大,街上还是有很多人在不停地到水巷子去看情况,父亲一会儿跑进跑出察看着水势,以便作决定是否需要撤离。

天上的雨似乎越下越大,亳无一点怜悯之心,我们一家人的心“怦怦” 乱跳不止,祖母与母亲用碗装上水立起几支竹筷,乞求老天爷保佑:快快停雨!

忽然,街上传来雕章的夏二伯伯的大声呼喊:“大家注意喽,河水已淹上关茅厕了,只差四梯就上来了哦!”听到夏二伯伯这一喊叫,我们一家人的心如弦一样紧绷着,因河水一旦越过那十几级石梯,就意味着洪水要淹上街了,而我家屋下的大沟一旦“封洞”, 那我们家就将有被洪水吞噬的危险。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转动,而我全家人的心里也预感将大灾降临。不多时,又听见夏二伯伯扯起喉咙大喊:“大水马上淹完梯梯了,大家赶快撤离!”。听到夏二伯伯这一声严重警告,这时,我们才真正感觉到危险了。父母连忙给我们戴上草帽,牵着我们兄弟三人,照顾着祖母,一家人急忙冲过街面,跑到对面早已敞开着门等待我们去躲避的邻居梅叔叔家。我们兄弟几人就与梅叔叔家两个小弟弟一起在床上坐着,困了就拥挤在一块入睡。此时,我们心里边才有了一丝安全感,直至雨停了,天开始放亮,安全讯号完全解除,我们才举家返回。

第二天大雨过后,父亲就赶忙找乡下亲戚买上一些木材,请他的木匠朋友帮忙将垮塌地面修补好,这样,我们全家人才有了暂时的安全感。

这种下大雨我家房屋地面垮塌及外出躲避洪水的经历,在我童年记忆中尤深。当然,我没经历过房屋被水冲垮的时候,最多也只看见垮了个大洞,床铺险些掉下大沟;还有就是那沟中大水“哗啦” 作响尔后溢进屋中,以及“封洞” 时的可怕场面。但以前我们家却曾发生过地面垮塌,有一长辈为了捡一脚盆险些被大水冲走的事实。好在50年代初,父亲栽植了两棵桑树和一棵无花果树于后院坝,后来树根盘根错节地顺着沟面交织在一起,将整个院坝死死地“捆绑” 住,树根最粗的地方直径约有30多公分,这样,即使大沟封洞,也不至于整个院坝全部垮塌。

以前我们兄弟几人靠拥挤在“楼上” 那两张床上成长,晚上学习时也是点着煤油灯进行的。冬天里还算舒服,可一到夏天那味道就简直叫人难受。房屋低矮,热气从瓦片上传来,蚊叮虫咬,时不时还掉下一些阳尘在身上,下大雨时端上所有盛水盆子去接屋上掉下的雨水……. 这些已成为了一段尘封的记忆。

如今,我们早已搬出那低矮陈旧的老屋,各自有了自己安全舒适的新家,我也早已住进了新楼房;四哥更是通过刻苦努力,从这破旧小屋走出,考上了大学,现居成都,成为四川省委党校一名教授;而我二哥家从破旧老屋出生的侄儿也在上海华东师大攻读博士学位即将毕业。我们家不再因为房屋衰老破烂而担心遭遇洪水,我们的下一代也没有了我们儿时那可怕的经历。这几十年来,我们共同见证了祖国的沧桑巨变和繁荣昌盛,我们家也同祖国母亲一起走过许多风风雨雨,从而迈向更加辉煌灿烂的明天!

-----------------------------------------                                  
地址:古蔺县大石坝商品房一单元五楼
电话:13982418295

作者:邱经国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