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老支书的后事//四川叙永/张先伦

时间:2020-05-06 14:44:32 点击:

  核心提示:老支书的后事四川叙永/张先伦贺平一进屋连手里的包也来不及放下,就直奔父亲的床前,看着父亲只剩一把骨头的身体,他的眼泪便止不住地往外流——父亲已有两天滴水未进了,仍旧顽强地活着,肯定是还等着自己儿子回来!很快,隔壁的李婶就把贺平悄悄地叫道屋外:“快九十的人,死也是死得的了,村里还从没有这样大年纪的人呢...

老支书的后事

四川叙永/张先伦

贺平一进屋连手里的包也来不及放下,就直奔父亲的床前,看着父亲只剩一把骨头的身体,他的眼泪便止不住地往外流——父亲已有两天滴水未进了,仍旧顽强地活着,肯定是还等着自己儿子回来!

很快,隔壁的李婶就把贺平悄悄地叫道屋外:“快九十的人,死也是死得的了,村里还从没有这样大年纪的人呢。你不要伤心,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好多事要等你办呢。”

这时对门的江二哥也跟着出来,站在贺平面前:“明天一早就动手,把你家房前的两棵大杉砍倒,先把寿木捆好(村里人把做寿木叫“捆”),木匠村里就有。人的脚一伸,没有寿木可不行呢,况且这样大年纪的人!

谈到寿木,贺平知道,原先给去世的母亲做寿木时也是给父亲准备了一个寿木的,但几年前村子里的孤老头李二叔死后,没有寿木,就在村长因这事愁眉不展的时候,贺老支书悄无声息地走到村长身后把村长叫到一边,人们看到村长似乎和老支书小声地争论了几句,就听老支书大声地吼了一句:“就这样定了!”然后转身就往家走了。村长又站在原地犹豫了一阵,最后狠心把脚在地上一跺,叫上几个年轻人就到老支书家把老支书的寿木抬了过来。事后村里人才知道,老支书把他的寿木让给李二叔不说,还一分钱不要!

“还有就是墓地。你要找一下王阴阳,请他点个地,这是大事呢!”江二哥觉得墓地比寿木还重要,说出来也更郑重其事。

江二哥说的王阴阳,在十里八乡都算得上是名人,他原本教书,并不出名,十年前退休。退休后的王老师没事就拿着个罗盘整天在山里转,偶尔把罗盘摆在地上,不停地比划、张望,慢慢地竟成了远近闻名的“王阴阳”。

村子周围都是山,大大小小的九个山峰将村子围在中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子里竟传开了几句顺口溜:“九个狮子一路行,不知哪个戴铜铃。哪家埋得铜铃口,儿子儿孙点翰林。”王阴阳告诉村里人,围在村子周围的九个山头,就是九头狮子,经过他这些年的反复推敲和研究,已经知道“铜铃口”就在贺老先生家最肥最平整最向阳的那块地里,至于坐山、向山等精确的点位,则要等有福的人出现他才能说。

村里人都知道,这个福人,非老支书莫属。

老支书读过许多书,年轻时在城里工作,不知怎么成为“反革命”回到村里,后来虽然平反了,但老支书却申请不再去城里上班,于是就在村里当支书一直到六十岁。他当上村里支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领村里人修了一条通向山外的公路。修公路要炸开狮子岭的岩石,每次炸药雷管都装填好后,去点炮的一定是老支书!有一天一个年轻人自告奋勇要去点炮,被老支书一把拉甩到了身后:“不要命了!”老支书训斥年轻人。年轻人小声地咕隆了几句,就听老支书大吼一声:“就这样定了!”然后年轻人便只好含着眼泪走开了。路通那天有人问老支书:“支书,你怎么不让别人去点炮?”他只是平静地说:“那活路太危险,该我去。”后来老支书老了,不再当支书,村子里但凡有婚丧嫁娶,提笔写对联的就一定是他。他写的对联,意蕴深远,对仗工整,字迹刚劲有力,而且他写对联纯粹是帮忙——自带笔墨,写完走人,连烟也不打搅一支。

正在贺平站在屋外听邻居给他吩咐紧要事情的时候,屋里嘈杂起来,有人喊叫贺平:“快点快点,老支书怕不行了!”

贺平慌忙回到父亲床前。老支书看见贺平,便伸出一只枯瘦如柴的手吃力地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口袋,然后眼睛盯着贺平。

贺平赶忙把手伸进父亲胸前的口袋里摸索。很快摸到一张纸,展开来,见上面用毛笔工工整整地写了几行字:“平儿:人终有一死,死则如泥。吾不能效父报国,然亦未忘其为国为民之瞩。吾死后火化,灰撒于你母之坟头;无需棺木,不占地砌坟。资源有限,留予生者!其他事均从简,不收礼摆席,略备酒饭以谢邻舍足矣!父瞩谨记为要!”

贺平的眼泪瞬间如同山间狂奔而下的溪流夺眶而出——自己的爷爷是一个革命烈士,解放前被敌人秘密杀害后连尸骨也没有找到,而现在,自己将逝的父亲,也对自己的后事作出了出人意料的安排……

天快亮时,贺平家响了一挂火炮——老支书走了,走得很安详!

贺平按老支书的遗愿办理了父亲的后事。

原来准备砍了给老支书做寿木的两棵大杉,如今依然挺立在房前,许多鸟将家安在树上。每天,鸟的鸣叫如同交响乐,让整个村子充满了生机,村里人听见鸟叫,都说这是鸟儿在感谢老支书呢!

老支书家那块又肥又平整又向阳的地,庄稼都长得绿油油的,种地的人说,这是老支书留下的宝地,这里的庄稼种不好,就是对不起老支书啊!

作者:张先伦 录入:张先伦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同学建国
  • 下一篇:表嫂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