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思乡曲

时间:2020-05-09 16:33:40 点击:

  核心提示: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如痴如醉的美妙的声音,问了她,他才知道这精致的好看的东西叫小提琴。他问她:“拉的是什么呀?”她说这叫《思乡曲》。他想学,她笑了,把琴放在他的脖子下,叫他夹住。他夹不住,琴从他的肩上往下掉,她赶忙用手捧住琴,说:“摔破了你赔不起呢。”他红了脸,很不好意思。她用拇指由下往上地刮着他的鼻...
 

 

   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如痴如醉的美妙的声音,问了她,他才知道这精致的好看的东西叫小提琴。他问她:“拉的是什么呀?”她说这叫《思乡曲》。

他想学,她笑了,把琴放在他的脖子下,叫他夹住。他夹不住,琴从他的肩上往下掉,她赶忙用手捧住琴,说:“摔破了你赔不起呢。”

他红了脸,很不好意思。

她用拇指由下往上地刮着他的鼻子,哄他说:“逗你的,谁会叫你赔呀。”

 

其实她只比他大一岁,她十三,他十二,但她老是觉得他很小,她自己却很大。

倒也是,她拉小提琴已经十年了,从三岁起,她母亲就教她拉。她母亲是中国歌剧院的小提琴演奏家,爸爸是中国美术学院的教授,如果不是父母亲都成了右派,他们一家人就不会回到泸州老家。

现在她爸爸妈妈都在一个小学教书,爸爸教美术,妈妈教音乐。她和他成了同班同学,上美术听她爸爸讲课,上音乐听她妈妈讲课。她和他同桌,那张课桌上原来就有一条“国境线”,他从不“超越”,她却老是把胳膊肘“侵略”过去。

她喜欢听他的泸州话,她觉得泸州话很好玩,哈哈!“不知道”说“表得”,“很少”说“低低儿”,“脑袋”说“脑壳儿”,“指头”说“指马儿”。

一次他在她家吃饭,吃的是红烧肉,妈妈说:“多吃点,佳佳,我还有一份呢,呆会儿给你妈妈端回去。”佳佳是他的爱称,他叫田佳。那个时候吃肉叫“打牙祭”,因为吃肉是很奢侈的事,牙齿许久碰不到肉,吃肉成了给牙齿的祭祀了。

田佳红了脸,他们全家已经两个月没吃肉了。他想端回去,却又难为情,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笑了,说:“妈啊,田佳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是吧?田佳。”

田佳更羞愧了,妈妈笑了,然后含着泪摸着田佳的脸说:“可怜的孩子!”

田佳记得他把一盘红烧肉端回去的时候,全家六口人一人吃了三块,父亲母亲哥哥姐姐高兴死了。母亲对田佳说:“你要记住沙孃嬢的恩情啊,你要记住罗莎啊。”莎嬢嬢就是她的妈妈,叫吕莎。她的爸爸叫罗弦,她的名字是爸爸妈妈的组合—罗莎。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有七年,然而这七年造就了一个音乐天才。她妈妈和她的熏陶,使他的音乐天赋得到了发掘,使他很快就具备了音乐家的应该有的素养,后来他成了音乐家。

他们分别了,那是1966年。

那时文革开始了,北京点名要她的爸爸妈妈回到北京接受批判。田佳的父母亲叫田佳给罗莎说叫她留在泸州,可是罗莎不愿意父母亲身旁没有自己,他哭着离开了田佳。那时她二十岁,他十九岁。像小时候一样,她用拇指由下往上地刮着他的鼻子,说:“不要忘了啊,不准忘了啊,等我回来。”

 

文革一来就残酷无情,罗莎的爸爸妈妈经不住那样的折磨,就在第二年,也就是1967年,夫妻二人自杀了。罗莎受了太大的刺激,精神失常。

田佳他们搬了家,虽然还在泸州,却由城东搬到了成西郊区。

田佳当了知青,他给罗莎写了无数封信,没有得到过回音。本身就有自卑感的田佳以为罗莎忘记了自己,他失望了。

五年后,罗莎恢复了正常,她已经没家了。她来到了泸州,她想在泸州和田佳一起,和田佳的家人在一起,她这一辈子就和他们是一家人,但是她却没有办法找到田佳。

1980年,中国改革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作为本土音乐家,田佳去北京参加“中国之春”的音乐会。

主持人报幕:“现在有请我们天才的小提琴家罗莎演奏《思乡曲》。”

罗莎那么的美丽,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天鹅绒旗袍。高挑的身材,优雅的姿态。她的眼睛像湖水一样深沉而又哀怨,那时她三十四岁。

《思乡曲》的琴声回荡在田佳的耳旁,童年的回忆浮现在他的脑海。

曲终,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罗莎鞠躬,说:“这是马思聪先生的曲子,也是我最爱的乐曲。马思聪先生是献给他的祖国,而我是献给我的童年的伙伴。谢谢,谢谢大家喜欢。”

田佳慌忙从观众席冲到了后台,他看到了罗莎。

一个得体的有绅士般风度的男人正把一束鲜花送给罗莎。

田佳回到了观众席,他觉得像罗莎那样美丽而高雅的女人,怎么会缺少幸福呢,他不应该去扰乱她的生活。

又过了5年,北京晚报发布了一则消息:中国著名的小提琴家罗莎女士去世,由于罗莎女士一直独身,她立下遗嘱,将她所有的遗产捐献给中国儿童基金会,将她的价值100万元的小提琴寄存在中国银行。她希望有位叫田佳的泸州籍的先生前去领取。如果三年内无人领取,这把小提琴将捐赠给中国歌剧院。”又称:“罗莎的去世令所有的人感到惋惜,三十九岁的她端庄美丽,气质优雅,但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人们很难看到她的笑容。她的去世是中国音乐界的巨大损失。”

可惜田佳没有看到这条消息,等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三年已经过去了。

田佳每年都要去趟北京,去到中国歌剧院。那把由意大利著名小提琴制作家斯特拉迪瓦里于1729年制作完成的名叫“兰伯特”的现在已经价值270万美元的名贵小提琴就存放在那里。

那是田佳差点掉在地上摔破的小提琴,那是田佳第一次听到如此美妙声音的小提琴。小提琴仍在,罗莎却没了。

 

 

 

 

 

 

作者:铮铮 录入:铮铮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