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岩缝泉//泸州古蔺//李炎

时间:2020-05-14 16:21:58 点击:

  核心提示:小说 岩缝泉李炎在乌蒙山深处的丛山峻岭中,有一个山清水秀的寨子,寨子的东北隅有两户紧挨着的人家。一家姓许,主人叫许德才。一家姓苟,主人叫苟祥约。两家的房后是一道横亘而过的山梁,山梁的下方紧靠着两家的屋子有一处岩缝,岩缝里有一个小小的泉眼,从泉眼里流出来的水清澈透明,在岩缝的下方岩石上形成了一个微微旋...

小说             

 岩缝泉

李炎

在乌蒙山深处的丛山峻岭中,有一个山清水秀的寨子,寨子的东北隅有两户紧挨着的人家。一家姓许,主人叫许德才。一家姓苟,主人叫苟祥约。

两家的房后是一道横亘而过的山梁,山梁的下方紧靠着两家的屋子有一处岩缝,岩缝里有一个小小的泉眼,从泉眼里流出来的水清澈透明,在岩缝的下方岩石上形成了一个微微旋转的小漩涡。久而久之水流的小漩涡将岩石上也漩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漩涡。由于泉水是旋转着的,且有一定的压强,所以漩涡里旋转着的水随时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丝儿杂质沉淀。而漩涡里的水不多不少,刚好够人用嘴狠狠地吸上一口。水吸干后不到五秒钟,漩涡里的水又满了。那水吸进嘴里是微甜微甜的,吞下肚里是微凉微凉的;在炎热的夏季吸上一口,那真是爽透心扉,浑身通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柔滋味。

这眼泉水人们称它为岩缝泉。周围几十里的人们夏季只要从这儿路过,都要跑到泉水前狠狠地吸上几口。尽情享受着这大自然赐予的恩惠。

多年来,苟许两家在这眼泉的滋润下,相安无事地过着日子。他们各自用竹竿将泉眼里溢出来的水引进自家的水缸里,供一家人生活的全部用水。由于水流充足,两家人的用水亦充足,故在这眼泉水的归属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丁点儿纠纷。

物转星移,当时间推移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这眼泉却成了两家人撕破脸皮的焦点。由于乡村旅游的兴起,地方政府拟将这出了名的岩缝泉作为一道自然景观向外推广。用以抬高本地的知名度。于是这眼泉水的归属问题便提上了两家人的桌面上来了。虽然泉眼的归属权属于谁,究竟对两家人有多大好处,他们心中似乎都没有底;但是他们都心照不宣,争得了归属权就会有好处,而失去了归属权肯定没有任何好处。于是在地方政府的协调座谈会上,两家争夺岩缝泉的战争序幕便拉开了。

“这岩缝泉下边的菜地是我家的承包地,当然岩缝泉的归属权应该是我家的。”苟祥约理直气壮地说。

“岩缝泉的水是从山中流出来的,而这道山梁是我家看护的承包山梁,从我家山梁里流出来的水难道不是我家的吗?”许德才也振振有词地说。

“既然是你家的,那你让水从你家地里流出来啊!干嘛要从我家地里流出来呢?”苟祥约有些咄咄逼人。

“水是从你家地里流出来的吗?那是从岩缝里流出来的。岩缝是山梁的岩缝。是我家的山梁的岩缝。”许德才也寸步不让。

“是啊,是你家山梁的岩缝,那你让泉水从你家地里流过啊!别从我家地里流出去。从我家地里流过的泉水就是我家的。”

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于是乡政府的工作人员便开导两家人说:“我们国家的宪法明确规定,河流山川属于国家所有。都不是你们两家的。我们之所以找你们座谈,那是因为在开发这眼泉水的过程中能照顾你们两家的根本利益。才……”

“那不行!咋眨眼间就变成国家的啦?”苟祥约首先蛮横地打断乡政府工作人员的话说。

“既然这眼泉水是国家的,那我们还有啥谈头呢?”许德才的口气虽然柔和一点。但明显地带着抵触的情绪。

眼看着这座谈会无法座谈下去,于是乡政府工作人员只好宣布休会。苟许两家各自回家生闷气。

回到家的苟祥约越想越憋屈,加上老婆在傍边叨叨叨地诉说,让他更是烦心。他似乎隐隐约约地知晓,水是从山中流出来的,自己去争是有些不在理;但是自己委实又有些不甘心。想来想去想到深夜,似乎怎么也睡不着。他在心里反复嘀咕“既然不是我家的,那我就让你家也不得好!”

就这样想着想着,他突然产生一个恶作剧式的报复念头,于是翻身起床,趁着朦胧的月光,悄悄来到岩缝泉的旁边,抽掉流向自家水缸里的那根竹竿,然后脱下裤子,往岩缝泉里撒了一泡尿。他在心里恶狠狠地说:“老子让你尝尝尿的滋味。尝尝老子骚的劲道。看你还要不要跟老子过不去。”

回到床上,他似乎心满意足,于是很快便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他便静静地观察着许德才家的一举一动。可是一天过去了,许德才家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两天过去了,也没有反应,三天四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苟祥约终于忍不住了,于是将往岩缝泉里撒尿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老婆。这样的事情在女人嘴里怎能包得住,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山寨。唯独许德才家被蒙在鼓里。

因为许德才家被蒙在鼓里,这个恶作剧笑谈也只是传传而已。没有发生任何相应的故事。虽然两家没有发生相应的故事,但是岩缝泉却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前十天,岩缝泉似乎没有多大变化,但是从第十一天开始,岩缝泉里流出来的水便开始细下来了。一天比一天细,一天比一天细;到第三十天上,岩缝泉眼里便再也没有丝缕儿泉水流出来了。

这个变化让苟许两家大吃一惊,也让寨子里的人们也大吃一惊。人们都在推测,究竟是因为前些时候天干了几十天的缘故,还是因为其它原因呢?

当然除了许德才家不知晓以外,寨子里其它人似乎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神灵是不能亵渎得的啊!

 

 

 

 

 

 

 

作者;四川 古蔺县 育才路 莱茵二期五栋

李炎(李炳荣)电话;15386591699


作者:李炎 录入:hjliyan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思乡曲
  • 下一篇:白发//四川叙永/张先伦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