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父亲的拐杖/泸州杨得福

时间:2020-05-18 17:09:55 点击:

  核心提示:父亲的拐杖泸州杨得福那是我读初中时候的一个暑假。有一天,父亲收拾好工具,要我和他一起上山砍柴。我惊讶地看着父亲,一时回不过神来。从我记事起,他是很少上山出工的,更不用说砍柴这样的小事了,就是家中无米下锅,也从不会过问的。家里家外,柴、米、油、盐都是由母亲在操持。今天,这是怎么了呢?!父母呼,行勿缓。...

父亲的拐杖

泸州杨得福

那是我读初中时候的一个暑假。有一天,父亲收拾好工具,要我和他一起上山砍柴。我惊讶地看着父亲,一时回不过神来。从我记事起,他是很少上山出工的,更不用说砍柴这样的小事了,就是家中无米下锅,也从不会过问的。家里家外,柴、米、油、盐都是由母亲在操持。今天,这是怎么了呢?!

父母呼,行勿缓。父母命,行勿懒。

虽说心中有诸多的疑惑不解,一边想着,一边跟着父亲的步伐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离家足有五华里路远的一座大山上。此山高大威猛,怪石嶙峋,绿树成荫,芳草萋萋。深入其间,仿佛置身于魔幻世界,让人无所适从。霎时间,头上飞过的鸟,惊得我意乱心慌:脚下溜走的蛇,吓得我魂飞魄散。想回头,已经不可能了,父亲带着我向深处走去,不顾一切地向深处走去。也不知是要将我带向何方?

不就是砍柴吗?家背后就是大山,可近了。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父亲也不作答,毫无表情地带着我往前闯。好像是要去参加一场战争似的。就这样,我想着、走着、怕着、跟着。经历了胆战心惊、经历了披荆斩棘、经历了千难万险。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叫“老虎嘴”的地方。说也其怪,此时、此地,鸟不在乱飞,蛇不在乱窜,老虎也没了影踪。只见缓坡下伸出一个丈多宽的平台,却怎么也看不清老虎的“嘴”在哪里?

不识大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而我在大山之中的渺小,也着实让我有些诚惶诚恐。是父亲的砍伐声提醒了我,砍柴就砍柴,想这么多干嘛!于是,手起刀落,一根根木材在我的刀下变成了木柴。心中难免有些不忍,可是……!

砍着,砍着,我向着平台的边缘走去。猛然间,惊出一身冷汗,平台下面深不见底,一不小心,我站在了悬崖峭壁之上。吓得我赶快伸手拉住一根树干,用力往上爬,怎么全身无力呢?好不容易站稳后,仔细打量着手中的树干,心中充满感激,要不是拉住这根树干,后果不堪设想。在离地两米左右的地方,这根不知名的树干不知什么力量让它凭空弯曲生长,粗细均匀,宛如一条龙抬头仰望天空,似有一跃飞天之势。我兴奋而惊奇地叫喊着父亲:“快来看,这里有一条龙。”奔过来的父亲仔细地看了看说:“老虎嘴上长出了一条龙,这真是上天赐与我的宝贝啊!”

就这样,我和父亲背着收获,带着喜悦,柱着那根心爱的“龙头”拐杖幸福地回到了家里。从此,父亲像换了个人似的,干什么都精神百倍。年轻时,“龙头”拐杖被父亲珍藏起来,轻易不给人看,遇上好友到访,父亲总要将它请将出来和他一起接待尊贵的客人。年老了,父亲的腿脚不再灵活了,“龙头“拐杖总是尽职尽责地搀扶着父亲风里来,雨里去。忠心耿耿地陪伴着父亲走完他的一生。它是父亲的依靠,它俨然是父亲的又一个“儿子”。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想起往事,自责之心油然而生。父亲的最后时光,竟然是他那个不会说话的“儿子”坚守在他身边,而我这个有血有肉的儿子却为了所谓的工作,直到父亲弥留之际也没有守护在他身边。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儿子,我对不起父亲!

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待。不惑之年的我,仿佛明白了许多,知道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此时,我很想就是父亲的拐杖,搀扶着他想去哪就去哪!只可惜!父亲远去,拐杖又有何意义,我只能将心中的遗憾永远藏起来,待到下辈子,我还做您儿子时,再与您共享天伦之乐!到那时,我就是您的拐杖,父亲最心爱的拐杖。

[email protected]

 父亲的拐杖

泸州杨得福

那是我读初中时候的一个暑假。有一天,父亲收拾好工具,要我和他一起上山砍柴。我惊讶地看着父亲,一时回不过神来。从我记事起,他是很少上山出工的,更不用说砍柴这样的小事了,就是家中无米下锅,也从不会过问的。家里家外,柴、米、油、盐都是由母亲在操持。今天,这是怎么了呢?!

父母呼,行勿缓。父母命,行勿懒。

虽说心中有诸多的疑惑不解,一边想着,一边跟着父亲的步伐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离家足有五华里路远的一座大山上。此山高大威猛,怪石嶙峋,绿树成荫,芳草萋萋。深入其间,仿佛置身于魔幻世界,让人无所适从。霎时间,头上飞过的鸟,惊得我意乱心慌:脚下溜走的蛇,吓得我魂飞魄散。想回头,已经不可能了,父亲带着我向深处走去,不顾一切地向深处走去。也不知是要将我带向何方?

不就是砍柴吗?家背后就是大山,可近了。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父亲也不作答,毫无表情地带着我往前闯。好像是要去参加一场战争似的。就这样,我想着、走着、怕着、跟着。经历了胆战心惊、经历了披荆斩棘、经历了千难万险。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叫“老虎嘴”的地方。说也其怪,此时、此地,鸟不在乱飞,蛇不在乱窜,老虎也没了影踪。只见缓坡下伸出一个丈多宽的平台,却怎么也看不清老虎的“嘴”在哪里?

不识大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而我在大山之中的渺小,也着实让我有些诚惶诚恐。是父亲的砍伐声提醒了我,砍柴就砍柴,想这么多干嘛!于是,手起刀落,一根根木材在我的刀下变成了木柴。心中难免有些不忍,可是……!

砍着,砍着,我向着平台的边缘走去。猛然间,惊出一身冷汗,平台下面深不见底,一不小心,我站在了悬崖峭壁之上。吓得我赶快伸手拉住一根树干,用力往上爬,怎么全身无力呢?好不容易站稳后,仔细打量着手中的树干,心中充满感激,要不是拉住这根树干,后果不堪设想。在离地两米左右的地方,这根不知名的树干不知什么力量让它凭空弯曲生长,粗细均匀,宛如一条龙抬头仰望天空,似有一跃飞天之势。我兴奋而惊奇地叫喊着父亲:“快来看,这里有一条龙。”奔过来的父亲仔细地看了看说:“老虎嘴上长出了一条龙,这真是上天赐与我的宝贝啊!”

就这样,我和父亲背着收获,带着喜悦,柱着那根心爱的“龙头”拐杖幸福地回到了家里。从此,父亲像换了个人似的,干什么都精神百倍。年轻时,“龙头”拐杖被父亲珍藏起来,轻易不给人看,遇上好友到访,父亲总要将它请将出来和他一起接待尊贵的客人。年老了,父亲的腿脚不再灵活了,“龙头“拐杖总是尽职尽责地搀扶着父亲风里来,雨里去。忠心耿耿地陪伴着父亲走完他的一生。它是父亲的依靠,它俨然是父亲的又一个“儿子”。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想起往事,自责之心油然而生。父亲的最后时光,竟然是他那个不会说话的“儿子”坚守在他身边,而我这个有血有肉的儿子却为了所谓的工作,直到父亲弥留之际也没有守护在他身边。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儿子,我对不起父亲!

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待。不惑之年的我,仿佛明白了许多,知道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此时,我很想就是父亲的拐杖,搀扶着他想去哪就去哪!只可惜!父亲远去,拐杖又有何意义,我只能将心中的遗憾永远藏起来,待到下辈子,我还做您儿子时,再与您共享天伦之乐!到那时,我就是您的拐杖,父亲最心爱的拐杖。

[email protected]

 父亲的拐杖

泸州杨得福

那是我读初中时候的一个暑假。有一天,父亲收拾好工具,要我和他一起上山砍柴。我惊讶地看着父亲,一时回不过神来。从我记事起,他是很少上山出工的,更不用说砍柴这样的小事了,就是家中无米下锅,也从不会过问的。家里家外,柴、米、油、盐都是由母亲在操持。今天,这是怎么了呢?!

父母呼,行勿缓。父母命,行勿懒。

虽说心中有诸多的疑惑不解,一边想着,一边跟着父亲的步伐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离家足有五华里路远的一座大山上。此山高大威猛,怪石嶙峋,绿树成荫,芳草萋萋。深入其间,仿佛置身于魔幻世界,让人无所适从。霎时间,头上飞过的鸟,惊得我意乱心慌:脚下溜走的蛇,吓得我魂飞魄散。想回头,已经不可能了,父亲带着我向深处走去,不顾一切地向深处走去。也不知是要将我带向何方?

不就是砍柴吗?家背后就是大山,可近了。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父亲也不作答,毫无表情地带着我往前闯。好像是要去参加一场战争似的。就这样,我想着、走着、怕着、跟着。经历了胆战心惊、经历了披荆斩棘、经历了千难万险。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叫“老虎嘴”的地方。说也其怪,此时、此地,鸟不在乱飞,蛇不在乱窜,老虎也没了影踪。只见缓坡下伸出一个丈多宽的平台,却怎么也看不清老虎的“嘴”在哪里?

不识大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而我在大山之中的渺小,也着实让我有些诚惶诚恐。是父亲的砍伐声提醒了我,砍柴就砍柴,想这么多干嘛!于是,手起刀落,一根根木材在我的刀下变成了木柴。心中难免有些不忍,可是……!

砍着,砍着,我向着平台的边缘走去。猛然间,惊出一身冷汗,平台下面深不见底,一不小心,我站在了悬崖峭壁之上。吓得我赶快伸手拉住一根树干,用力往上爬,怎么全身无力呢?好不容易站稳后,仔细打量着手中的树干,心中充满感激,要不是拉住这根树干,后果不堪设想。在离地两米左右的地方,这根不知名的树干不知什么力量让它凭空弯曲生长,粗细均匀,宛如一条龙抬头仰望天空,似有一跃飞天之势。我兴奋而惊奇地叫喊着父亲:“快来看,这里有一条龙。”奔过来的父亲仔细地看了看说:“老虎嘴上长出了一条龙,这真是上天赐与我的宝贝啊!”

就这样,我和父亲背着收获,带着喜悦,柱着那根心爱的“龙头”拐杖幸福地回到了家里。从此,父亲像换了个人似的,干什么都精神百倍。年轻时,“龙头”拐杖被父亲珍藏起来,轻易不给人看,遇上好友到访,父亲总要将它请将出来和他一起接待尊贵的客人。年老了,父亲的腿脚不再灵活了,“龙头“拐杖总是尽职尽责地搀扶着父亲风里来,雨里去。忠心耿耿地陪伴着父亲走完他的一生。它是父亲的依靠,它俨然是父亲的又一个“儿子”。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想起往事,自责之心油然而生。父亲的最后时光,竟然是他那个不会说话的“儿子”坚守在他身边,而我这个有血有肉的儿子却为了所谓的工作,直到父亲弥留之际也没有守护在他身边。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儿子,我对不起父亲!

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待。不惑之年的我,仿佛明白了许多,知道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此时,我很想就是父亲的拐杖,搀扶着他想去哪就去哪!只可惜!父亲远去,拐杖又有何意义,我只能将心中的遗憾永远藏起来,待到下辈子,我还做您儿子时,再与您共享天伦之乐!到那时,我就是您的拐杖,父亲最心爱的拐杖。

[email protected]

 


作者:杨得福 录入:杨得福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栀子花开
  • 下一篇:减肥,从明天开始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