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校园文学 >> 内容

青藤念/向翔[四川泸县二中外国语实验学校初2010级10班]

时间:2009-12-02 22:40:10 点击:

  核心提示:仲夏夜,星辰微明,呼吸在温热的气息里,看着萤火虫在花丛中一闪一灭,我再一次清晰地记起她所说过的话:因为忧伤,所以不会选择爱情。母亲带我来到宗周的那一天,下起了秋季的第一场雨。天空的愁绪在雨花升腾起的雾气中,弥漫开来。就在一瞬间,冲破了我初来都城时的喜悦。行人匆匆走过,谁也不会在这样糟糕的日子里做多停...

仲夏夜,星辰微明,呼吸在温热的气息里,看着萤火虫在花丛中一闪一灭,我再一次清晰地记起她所说过的话:因为忧伤,所以不会选择爱情。

 母亲带我来到宗周的那一天,下起了秋季的第一场雨。天空的愁绪在雨花升腾起的雾气中,弥漫开来。就在一瞬间,冲破了我初来都城时的喜悦。行人匆匆走过,谁也不会在这样糟糕的日子里做多停留。母亲和我站在并不繁华的街上,雨水和空气一起冰凉地刺痛我的皮肤和心脏。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漂泊无依。“在这里只能依靠你自己,没人会因为同情而给你一片栖息之地。”母亲静静地告诉我。声音被雨打碎,感觉很遥远。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舍,一个普通的日子,注定不会成为多么耀眼的人。如果不是母亲,现在的自己应该是一位早晚耕作的农妇吧?印象中,母亲总喜欢寂静,她从不像久居大山的粗犷女人,举手投足都是那么优雅。幼年的我深深着迷于我的母亲,可却不敢亲近她,因为她身上有着一种冰冷的气息,让人本能的畏惧。

我们在雨中迈着大步前行,绕过宗周阴冷的街道,从两排矮小的房屋之间挤过。小小的空间让我几乎喘不过气,但母亲丝毫未曾察觉似的,径直拉着我来到一扇不高却很有气势的小门前。她伸手敲敲门,伴随眼前一片豁然开朗,我看见了红衣,这个永远没有喜怒哀乐的女子。但我的人生,却在红衣握住我的手的那一刻,改变了。

“青藤!”母亲突然拥抱着我。许久,她说,“以后只有你了。”我呆呆地立在那里。母亲第一次对我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

王宫。我从未想到会来到这里。如此森严,如此凄凉。红衣给了我一身蓝色的装束,她是王后最亲信的人,在她若有若无的庇护下,倒不曾有人欺辱我。宫中,每一天都是煎熬,每一天都让人窒息。

红衣来到我眼前时,我正望着天空发呆。她轻笑出声,我慌忙回过神,不由得面红耳赤。“你去伺候新来的娘娘吧。”红衣止住笑,面容冷冽。像是什么忽然间碎了,我的大脑一片发白,只有清碎的声响在不停地回荡。该来的始终会来。

颜色古板的宫殿,静谧得可怕。我低着头,木偶般机械地走到人前。“还不快跪见娘娘!”尖锐的声音显得如此刺耳。我皱了皱眉,想必今后不会有平静的日子了。那些后宫娘娘涂抹得花枝招展的形象和刻薄暴戾的言辞,又浮现在我眼前。罢了,这便是命运的不公。刚想屈身,脑中却蓦地出现母亲的身影。在家乡翠绿的山野前,她第一次提起我的名字,青藤漾。“你要记住青藤家族有最尊贵的血统,无人值得你叩首。”母亲的话渐渐消失在空气中。我直了直身,我相信母亲的话是对的。“大胆!还不跪下!”声音有些气急败坏。我闭上眼,等待脸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但它却未如约而至。“青藤,你叫青藤对吗?”温柔的言语清晰地传入耳际,我心中不由而至一丝暖意。我抬起头,冰冻的心在她的一声“青藤”中融解了。

终于明白为何会有人愿为美人而舍江山,因为无法抵挡那惊心动魄的美丽,只需一眼,便不能挪开视线,哪怕我是女子。娘娘的确是天生的尤物,那么脱尘,那么明媚,只是澄澈得发蓝的眸子里有着一缕愁伤。我慌忙别过头,总觉得对她多一刻的注目,都是一种亵渎。她轻轻地拉起我的手,朱唇轻启:“青藤,留在我身边好吗?

又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我习惯地泡上茶,她安宁地坐在阳光中。“娘娘,”我走过去,把茶递给她,“那些人从未了解过您?”她浅浅地回过头:“那你呢?”我认真地想了想,说:“虽说并不是完全清楚,但娘娘纵然不会如他们所说般罪恶可怕,娘娘一直是如此纯净的人?”一丝微风袭过,带来片刻凉意。她摇了摇头,不再答复。可我却忍不住问:“娘娘为何不对他们无缘由的指责澄清一番?”庭落里,静成一片。我原本以为她不会回答,准备退下。她却突然出声:“他们一辈子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别人永远不会存在。即便解释了又有何用?!”

王来的时候,我并不诧异。她毫无情绪地站起身。我转身准备离去,这不是我应侍的场合。走到门前,却突然听见王唤她一声“姒”。我愣住了,片刻,落荒而逃。

枝繁叶茂的大树下,红衣给了我一个小巧的锦囊,她张口想说什么,我却收起她给的礼物,转身离去。“你真的很像你的母亲。”红衣叹了一口气,忽然间好像沧桑了许多。

王每天都会来,褒姒成了最受宠的妃子。看得出,王是真的爱她,俨然把她当成了心肝宝贝。但她却从来不笑。有时候我也会问她:“娘娘为什么不笑呢?”她也依然不语。有一天,我远远地望着王尊贵的背影落寞地消失在夕阳的暮晖中,我知道,这次娘娘肯定又未绽放笑颜。我忽然间对王感到不值,我径直地走到她身前,冲动地说:“娘娘,你可爱过大王?”她显然吃了一惊,稍许,她示意我和她一起走到湖边坐下。“你知道我喜欢什么花吗?”她蓦地开口。未等我回答,她继续说:“其实我并不知道花的名字。但那样的花一生只开一次,用所有的精华绽放一个夜晚的美丽,然后便凋零了。记得最后见它开放,是和母亲一起。”她淡淡地抬头,看着天空:“我明白王的付出,但我给不了他所要的。因为忧伤,所以不会选择爱情。”我终于知晓自己不懂她,她对亲人、家乡的思念,比一切都浓重。“今天忘了泡茶,现在去端来吧。”她转身看着我。我的身体不由得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烽火点燃战台,各地诸侯争先而至。褒姒笑了,太阳的光辉瞬间黯淡。我远远地望着她,疑惑却在心中荡漾。她断然不会因这戏剧性的场面而快乐。可这又为何?

申侯带兵攻入宗周,王宫岌岌可危。月光下,她安然地侍弄花草。“娘娘,您快走吧。”不知为何,见到她我有一丝儿不忍。她微微摇头,越发虚弱的身体在风中摇摇欲坠。我慌忙去扶她,她却出手制止。“青藤,去找宜臼吧。把你想说的都告诉他。”原来她都是明晰的,连我对宜臼的喜欢。是的,那次慌乱的逃离中,我见到了宜臼,他温润的笑容像星辰般印刻在我脑中,从此我默默地喜欢他,万劫不复。

“今晚去城楼好吗?”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轻轻地点了点头。虽然夜色中看不见她的神情,但我敢肯定她再次笑了,因为她心中一片明媚。

王被囚禁了。我去见了他一面,毕竟他过去也是我的主人。“宜臼快登上王位了吧?如果不是姒,他活不到今天。”王的嗓音有些低沉,“青藤,你知道吗?她是为了你的爱情,曾经来求我放过宜臼。”

面对宜臼,我却一下淡然了。“可否让我再和她待一会儿?”我直视着这个日思夜想的男子。他有些惊奇地看着我,犹豫了不久,准许了。与他擦肩而过的那刻,我的心口一阵疼痛。在他的记忆中从未有过有关青藤漾的图画,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了吧?我回头记下他最后一眼,决然地离去。

抱着褒姒发凉的身体,我落泪了。她依然那么美,在风中忽闪的睫毛,似乎在告诉我她只是睡去。是我背叛了她。我将红衣给的毒药参进她每日所饮的茶中,只是为了那得不到的爱情。母亲拥抱我时,对我耳语:“青藤是神庇佑下的预言家族。记住会有一个名为褒姒的女子葬送周朝。”知道宜臼太子的身份,我偏执地以为葬送周朝就是葬送周的太子,所以我听了红衣的话,一切便悲凉的开场,悲凉的结局。

宫中的夏花依旧灿烂,空气中却忧伤弥漫。红衣拿回我手中的锦囊,朝着内心空空荡荡的我叹息了一声,她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母亲并不是母亲,她叫晾,但我确实是青藤一族的孩子。如果红衣所说的都是真的,那我还有一个姐姐,青藤姒。女子晾十八岁时与青藤的首领相爱,可我亲生母亲的出现改变了一切。最终首领离开了晾。因为对我母亲的恨意,她命人带走了我,为了复仇隐忍了十八年。晾用大半生的时间思考着怎样才能给我们姐妹俩带来最大的痛苦。她做到了,我的心已没有一片完好。她让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姐姐。忘了说,在神秘的预言一族里,青藤与褒寓意相同。

红衣抱住我,她哭泣着:“其实是我散播娘娘的谣言,是我帮助申侯攻进城门,是我与晾串通一气。我曾是你亲生母亲的侍女,可我也爱你的父亲。”

我登上了不再喧闹的城楼,答应她的事一定要办到。当夜色降临,全城灯火通明。我不明白她想告诉我什么,眼角的斜光却落到城楼脚下灯光不经意照亮的地方,那里一丛紫色的花儿正在绽开。我急急地跑下去,在清幽的紫色花前,立刻平静下来。我坐在那里,尽管凉风不时地划过,但却忘记了冷意,整个人都被花的姿态,花的芬芳所感染。再一次醒来已是天明,花儿凋零在晨辉里。我想,我知道她为何会笑了。现在的我,也因花儿而幸福着。

仲夏夜,星辰微明。又是一年,我站在离宗周遥远的土地上,四周种满了姐姐终生所爱亦是我很爱的紫花。知道吗?在过一刻,它会繁荣一片。我蹲下身,对着田野,告诉姐姐,花儿的名字叫青藤念,想念的念。

作者:向翔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