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野草往事

时间:2020-06-08 21:15:22 点击:

  核心提示:在半边山脚下,有这样一株野草。它没有名字,也不知来自哪里。自有记忆以来,它就安安静静地孤独生长。无论是阳光雨露,还是疾风骤雨,它都默默担着。从不抱怨,从不放弃。血液里的基因告诉它:要想活着,就要坚强。太阳东升西落,河水顺势流淌,蜜蜂殷勤采蜜,春来百花绽放,冬至寒冷嚣张……大自然的一切有序地轮回着。野...

在半边山脚下,有这样一株野草。它没有名字,也不知来自哪里。自有记忆以来,它就安安静静地孤独生长。无论是阳光雨露,还是疾风骤雨,它都默默担着。从不抱怨,从不放弃。血液里的基因告诉它:要想活着,就要坚强。

太阳东升西落,河水顺势流淌,蜜蜂殷勤采蜜,春来百花绽放,冬至寒冷嚣张……大自然的一切有序地轮回着。野草一点儿也不诧异,也一点儿都不好奇,仿佛它早就懂得了自然规律。

它上辈子应该也是一株草儿吧!否则怎会生来就有草儿的敏锐。也没有父母教导,也没有亲人关照。曝露在大自然下,它自生自灭着。神奇的是,它躲过了天灾,躲过了人祸,还躲过了被啃噬的命运。它活了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如今,它都老的可以进博物馆了。

夜再一次降临。这株生长在半边山脚下的野草同往常一样入睡了。不同的是,今晚它梦见了前世的爹娘。

“儿啊!下辈子投胎,做一株野草吧!爸妈对不起你。没能照顾好你,也没有带给你快乐。看你这般痛苦,我是真心想替你扛啊!”病房内,母亲哭天抢地。

“孩子他妈,不要这样说。为人父母,我们尽力了。生了病,没有办法。草有枯荣,人有死生。逃不掉的,逃不掉的,早晚而已。”父亲安慰着母亲。

“可我总觉得是我们害死了她。要不是我们没本事,草儿怎么可能错过最佳治疗时间?怪我们啊!怪我们。”母亲继续哭诉。

“可我们尽力了啊!人穷,没本事,这点儿我承认。可是我们对草儿的爱,不比其他父母少分毫啊?再说了,草儿再怎么治,也是个女孩儿,早晚还是要嫁人的。就是看在家宝面上,我们也不可能倾家荡产啊?草儿那么疼家宝这个弟弟,会明白我们的难处的。”父亲满嘴是理的说着。

“你怎么这么心狠?能这么比较吗?草儿也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在我心里,她和家宝一样重要。”母亲哭得更大声了。

“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我有什么办法?祖祖辈辈都是重男轻女,我有什么错?”父亲强辩。

“草儿啊!草儿啊!你听听,你都这样了,你爹他还是嫌弃你。下辈子,不要投胎做人了,更不要来找我们。儿啊!儿啊!……”母亲哭哑了喉咙。

被一阵雷电声惊醒,野草从梦中醒来。可这梦来的太过真切,仿佛就发在眼前。雷电交加,为了自保,野草蜷缩成了一团。与此同时,它开始思考它到底来自哪里。

为什么没有父母?为什么生来就什么都懂?为什么活了这么久?为什么从来都是孤孤单单?为什么这辈子都离开不了半边山?为什么?为什么?……一连串的问号在头脑中盘旋,嗡嗡直响。向来随遇而安的野草因放不下身世之谜,开始了无休止地自我摧残。往事始终若隐若现,牵引着它,刺激着它。

野草最后还是没能逃脱厄运,猝死在寻根的路上。

作者:崔小林 录入:崔小林 来源:原创
  • 上一篇:酒吧重逢
  • 下一篇:空竹遗恨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