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窗下事

时间:2020/6/14 12:29:55 点击:

  核心提示:“男人真是太难了。”阿离磕着桌上的瓜子苦笑着说。   窗外阳光明媚,虽然是冬天,有微微的东南风吹来。阳光明媚着一张笑脸融入了蓝天的怀抱,几丝白云飘过,露出几缕不易察觉的坏笑。   云初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中有一丝丝的悸动。   她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是有妇之夫,而自己也是一个有夫之妇。可是他们还是越过...
       “男人真是太难了。”阿离磕着桌上的瓜子苦笑着说。
   窗外阳光明媚,虽然是冬天,有微微的东南风吹来。阳光明媚着一张笑脸融入了蓝天的怀抱,几丝白云飘过,露出几缕不易察觉的坏笑。
   云初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中有一丝丝的悸动。
   她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是有妇之夫,而自己也是一个有夫之妇。可是他们还是越过了道德的底线走在了一起,他爱着身边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也爱着她。
   顾不上现实与道德的谴责,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握住了彼此的手。
   阿离也知道这段感情没有结果,可他顾不上那么多,不是说,红尘滚滚相遇,能走一程算一程吗?谁又能管得了那么多呢!是的,他们管不了未来,他们无法想得太远。他们无法顾及未来,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未来。管不了天长地久,那就争一个曾经拥有吧!
   社会赋予了男人重要的责任与角色,其实女人何尚不是这样,女人也有自己肩上的责任和义务,也要演好自己的社会角色和家庭角色。
   累,不只是男人,女人也累。可为什么男人要打着一副为家庭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样子在外寻欢作乐,借烟酒消愁而不归家。云初想不明白,她全心全意的为家付出,换来的却是丈夫的爱理不理。她常常对丈夫说:“好合好散。”可是人家既不好好地合作,也不答应安静的离开。
   “做个女人真难!”云初常常感叹,她有时真想放纵一下,去做个世俗的女子。可是,她忍住了,她要教育孩子,要孝敬父母。
   离婚,她不是没想过;离婚,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可是离婚,到她这里咋就那么难呢?
   没有谁能够依靠谁,谁也不是谁的依附,他们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需要独自面对人间的风风雨雨。
   云初是痛苦的,丈夫也许知道,可是他却不愿分出一丝半点的怜惜给妻子。
   阿离将云初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云初感到阿离的手有些冰凉。外面的阳光那么好,气温也比较高,阿离的手怎么会那么冰凉?云初忍不住问:“为什么你的手这么冷呢,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者是有什么心事。”
   阿离低头在云初的脸上轻轻地吻着:“男人啊,太难了,我都不知道,什么地方都需要钱,而我却还在外面走着。”阿离有些答非所问,目光依旧停留在云初的脸上。
   “喜欢你开心的样子,笑得那么认真与单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阿离捧起云初的脸,温情脉脉地说。
   云初抬起头注视着阿离那灼人的目光,缓缓地垂下眼帘,将头依偎在阿离的怀里。其实她要的并不多,能有个陪她说话的人,能有个肩膀给她依靠,而这些,丈夫都不愿给她。曾经的柔情化作了虚无,没有背叛,也没有了爱。那个她全身心爱着的人,现在只是一个代号叫着“丈夫”的男人,她梦想着与他白头到老,甚至是死后都想和他埋在一起。然而她却不知道,这往后的几十年她和他该如何度过。
   云初很孤独,既然不爱了,为什么不放手。
   他说:“离婚,等孩子长大再说。”
   云初知道,他是不会放手的,他还在亲友面前做出一副好男人的形象。他为什么就不肯直面现实呢?放过云初,也放过他自己。
   云初也知道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处阴暗的角落,把忧伤自己消化,让快乐感染身边的人。成年人的生活里,又有几个人不是在伪装自己。既然知道软弱没有人看,那就坚强地穿上铠甲。云初是这样,阿离也是这样,他们只有在面对彼此的时候,才能敞开心扉,摘下面具,做真实的自己。
   “庆幸今生能遇见有趣的你!虽然我们不能走在一起,但是能在红尘中相遇,能够说说心里话,能够相互为心灵取暖,我也知足了。”阿离握着云初的手,反复摩挲着,声音中满是怜爱与无奈。
   “许多人倾其一生,只为找到一个对的人,一个爱的人,然而两全其美的爱情又能有多少。谁还不是在凑合着过日子,谁还不是在水深火热中熬煮着婚姻这锅大杂烩。”阿离点燃了手中的香烟,将目光移向窗外,看着烟圈袅袅升起,向远处飘去,直至消失在无际的碧空里。
   “既然剪不断,理还乱,我也不剪了,我也不理了,反正都是凑合,那就凑合着过吧!”云初低着头,双手搭在膝盖上,黯然伤神地说。
   “你是理不清的,能相逢就好好珍惜吧!”阿离右手夹着香烟,左手揽着云初消瘦而有些颤抖的肩膀:“至少此刻我们是真实地拥有的,谁知道我们能有多少相拥的时间?笑一个吧!我想记住你的笑。”
   云初重重地叹了口气:“唉!婚姻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离了哪样都无法运作,而爱情是生活的调味剂,能够将爱情融入生活,能在生活中加入爱情,才是人间美眷,可是,自古至今,能够完美释诠爱情与生活的人间眷侣能有多少。既然你我都是凡人,就安心地做个凡人好了,不违背道德的底线,不留身后骂名,我们不能自私的只为自己,我们还有家人,还有孩子。”云初说完,仰头又长呼了一口气:“老天啊!你为什么要捉弄我呢?你叫我如何是好?”
   阿离将云初紧紧搂在怀里:“不是说,不怨天,不尤人吗?你今天怎么又犯了,我不能给予你太多,但这颗心有一处是属于你的。”阿离将云初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你听,它跳得多有节奏,这一刻,它是属于你的。”
   “我怕我会爱上你,然而我却真的爱上了你,在不恰当的时间,不恰当的地点。”云初双手揽着阿离的脖子说。
   阿离在云初的脸上轻吻着:“幸好我们都还有理智,我们一定要守好底线,做最好的知己。”说这话时,阿离知道自己的心在流血,可他怕一旦开了头,便无法回头,他们不能伤害那些无辜的人,所以只能咬牙伤害自己。妻子不肯离婚,她有她的理由与借口,两个孩子,一个初中,一个高中,她怕离婚伤了孩子,误了孩子的学业。阿离明白,他是孩子的父亲,他是她的丈夫,离了婚,谁给她家用的钱,离了婚,她哪能有这样自由的时间出入麻将馆与kTV。
   他将头埋进云初的胸口,他的心是颤抖的,他也听到了这个女人心底的兵慌马乱。这个女人在他最烦心的时候出现,用温言软语化解了他的心结并走进了他的心。他不是铁石心肠,他能感受到对方那火热的情感。
   “人生,哪有事事如意,生活,哪有样样顺心……”阿离把没有说完的话咽进肚子里,在心里告诫自己:“所以,做人别太较真,必须向前看。”他像是对云初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不用纠结自己的好坏,只要坚持自己的底线,你就坏不到哪里去!”云初仰头对阿离说。
   她明白,他们这样做是有违道德与伦理的。
   所以她做事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凡事都会设置一个度,任何时候都要清楚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不符合自己的原则和底线的事情,一定要懂得拒绝,有原则有底线,她知道懂得拒绝的人才会赢得尊重。
   这也是几年来,她与阿离相处的原则。君子之交淡如水,只融入情感,不插足生活,不捆绑不束缚。给彼此一个自由的空间,给自己一份心灵的安慰。
   他们不是情侣,也不是情人,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是随时可以说废话的人。以现在的话说:就是红颜知己,或者是蓝颜知己。
   有人说:红颜知己,红着红着就有一个人黄了。蓝颜知己,蓝着蓝着就有一个人绿了。
   所以他们为他们的关系制定了一套规矩,不问收入,不涉及金钱,友好相处,不背叛彼此,也不背叛家庭。
   云初说:“让我们谈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可好?”
   阿离说:“不,我不要只是精神上的欣慰,我们可以谈一场好朋友式的恋爱。”
   云初说:“好朋友就好朋友,哪来的好朋友式恋爱。再说了,我们是异性恋,别人也不会相信我们只是好朋友那么简单。”
   阿离说:“我们干嘛要别人相信,我们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歇了一会,阿离接着说:“我们的爱情啊!就是一场深厚的友谊,这是长时间培养起来的,经得起风吹,也经得起雨打,反正我对你是这样的。”
   “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不会再去追求一些虚伪的东西了,人这一生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挥霍。踏实一点,务实一些,和谁在一起轻松,舒服,愉悦,就和谁在一起,下半辈子怎样高兴就怎样过。”阿离嘴上说着这么哲理的话,却无法安慰那一颗受伤的心。婚姻还存在,他不能背叛,云初是别人的老婆,他也只能将她放在心里。有几次,他很想见云初,却不敢见,他只得在网络里说着心里的话,关爱着屏幕那一头的她。
   “我想听听你的声音,你是我最想见的人。说得多么简单。然而许多的时候,我们却是咫尺天涯。”阿离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却不忍放开那一双紧握的手。
   “我该走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云初悠悠地说着,将阿离推开,走出门去。
   云初回头,对着门里的阿离说:“我想你能送我件礼物,以后作个念想。”
   阿离说:“你想要什么?我去准备。”
   云初说:“不是金银珠宝,也不要高档服装,化妆品,只要是你买的就行。”
   阿离倚在门外,两眼看着远去的云初,他的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想要一辈子和你说废话,他只是淡淡地说:“我知道了。”
   门外,依旧阳光灿烂,孩子该放学了,云初朝着菜市场的方向走去。
   一段时间后,阿离又来到了她的城,给她带来了一只订制的紫砂杯子,上面有两个醒目的字母“YC•CL”,还有一块带着蝴蝶扣的手表。
   他们是朋友,是情人,也是那个路过心里的人。
   

作者:月下疏影 录入:月下疏影 来源:原创
  • 上一篇:空竹遗恨
  • 下一篇:涅槃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