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我的故乡泸州/杨得福

时间:2020-06-22 16:36:32 点击:

  核心提示:我的故乡 泸州/杨得福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我那魂牵梦绕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我太多的回忆;太多的牵挂;太多的故事;太多的 ……! 西沟,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村庄,你可能对它毫无印象,你可以对它莫不关心。而我就不行了,那里是我生命诞生之地;那里是父母奋斗终身并长眠之地;那里是我童年、青年时期的全部;那里是祖辈...

我的故乡

泸州/杨得福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我那魂牵梦绕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我太多的回忆;太多的牵挂;太多的故事;太多的 ……!

西沟,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村庄,你可能对它毫无印象,你可以对它莫不关心。而我就不行了,那里是我生命诞生之地;那里是父母奋斗终身并长眠之地;那里是我童年、青年时期的全部;那里是祖辈世代赖以生存的风水宝地;那里是一想到它我就心潮澎湃的故乡。“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是故乡的真实写照。西沟因沟而得名,两边都是崇山峻岭,中间一条龙塘沟蜿蜓而去,留下一条狭窄的廊道,其间肥田沃土、水草丰茂、气候宜人。为了不占用少之又少的良田,人们选择倚山而居,背靠青山、面对绿水、开门见山、朝不锁门、夜不闭户,鸟语花香、鸡犬齐鸣,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一条乡村公路沿着山脚从远方而来又到远方而去,沟通着山里山外,联通着城里乡里,整日的车水马龙给这个小山村增添了几分生气,也给山里人带来无限的希望和无限的遐想!

泡一杯清茶,端一把椅子,倚坐在故乡老屋院坝边沿。面对眼前的绿水青山,脚踩养育我的这方土地,看着穿梭在田间地头的父老乡亲,听着那来来往往的汽车鸣笛声。我禁不住陷入沉思之中,回首往事,而往事哪堪回首啊!几十年了,几十年来,对西沟我有太多的知心话要说,这里曾经是家,然后无奈之中变成老家,父母成家后才是真正的家,后来是家乡,而今是故乡。其中的辛酸苦辣,非亲历之人难以体味

那是父亲六岁之年,家庭突遭厄难,为了生存,幼小的父亲不得不背境离乡,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从此,离开西沟祖业,无家可言,曾经的家却变成了老家,没有人想到他的存在,更有人希望他永远不再回来。天不负,苦心人。父亲长大了,成家了!首先,想到的就是回家,回到那本该属于他的家,但回家的路太艰辛,想他回家的人在帮着,不想他回家的人在挡着,这就是一场回家的战争,最终,在政府和很多好心人的支持和帮助之下,父母终于回家。这就是我的家,我在这里出生、成长,又从这里走出大山,走向更宽广的天地。等到我们长大了,成家了,父母却老了,而父母在,家犹在,只是父母在家,我却长年浪迹在外,这里就是家乡了。再后来,父母相继离世,家没了,只留下那间空空的老屋,还有长眠于此的故人,而这里自然就是我的故乡了啊!

父母远去,人生只剩下归途。此时的我越发地思念起故乡来,回一次,留连忘返;看一眼,山青水秀;吮一气,心旷神怡;喝一口,甘泉清冽;叫一声,父老乡亲。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纯净、那么的清心、那么的美好、所以,故乡是去了就不愿离开而又不得不离开的地方;是梦中常去的地方;是一步三回头看也看不够的地方;是唯一让我在那里待着没有压力的地方。我爱故乡的父老乡亲,我爱故乡的青山绿水,我思念故乡的故人,我爱我的故乡。

[email protected]

 


作者:杨得福 录入:杨得福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受之有愧
  • 下一篇:爱无法百分百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