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不再奢望有人能懂我

时间:2020-06-28 17:08:46 点击:

  核心提示:小时候,我希望我的父母能够懂我,了解我的爱好、志向、烦恼、迷茫。然而,事实证明我是想多了。父母有父母的固执,也有父母的立场。要让他们改变思想来适应我,进行换位思考,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上学了,我希望我的朋友能够懂我,欣赏我的好,感知我的痛。我还是又失算了。个性孤僻的我哪来好朋友。求学时代,我干的最多的...

小时候,我希望我的父母能够懂我,了解我的爱好、志向、烦恼、迷茫。然而,事实证明我是想多了。父母有父母的固执,也有父母的立场。要让他们改变思想来适应我,进行换位思考,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上学了,我希望我的朋友能够懂我,欣赏我的好,感知我的痛。我还是又失算了。个性孤僻的我哪来好朋友。求学时代,我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一个人在角落里默默发呆。后来幸运地遇到了一两个性子相投的友人,可又败给了距离。

恋爱了,我希望我的恋人能够懂我,包容我的缺点,发现我的闪光点。最终,还是怪我太年轻了。不知道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什么时候该表现温柔。再加上那段频频出入医院的经历,我的恋人渐渐走远了,并教会我一个人生道理:人都是现实的。

工作了,我希望我的领导能够懂我,接受我的个性,看到我的努力。我就是一个简简单单、认认真真做事情的员工。幼稚的我又一次打错算盘了。领导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来了解默默无闻的底层员工。除非你有价值,有能力,有背景。显然,我是一个也没有。

结婚了,我希望我的老公能够懂我,想想我的不容易,体谅体谅我的坏心情。刚开始还觉得他表现不错。可深入接触下来,我发现男人是比女人更加自私的家伙。多次沟通无果后,我想到过放弃挣扎,随遇而安。但那些横在我们之间的现实问题时不时地又会跳出来,惹我心烦,堵我心口。我的期望渐渐落空了。我又开始了孤独的精神之旅。

现在,我已经不奢望任何人能够懂我了。倒不是说我失望到了放弃全世界,而是全世界总喜欢欺负老实、善良的人。尤其是我这种不争不抢、不怎么计较、不怎么主动攻击的个性懦弱的人。为了更好地活着,我学着重新审视自己,接受自己,接纳境遇,并反复告诉自己:如果我无法赢得他人的赏识、庇护与青睐,那么我自己就要强大起来;做那个给自己安全感、保护自己的唯一。

对父母、朋友、爱人情感方面的渴望、心理方面的支持、精神方面的理解,想必是每个人都憧憬过的。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区别在于:有的人用心、用计让自己的愿望得到了满足;而有的人傻傻呆在原地,没有去努力尝试。

在大自然面前,在残酷的生存法则面前,我们人类是渺小的,是需要团结的力量才能披荆斩棘的。因此,很多时候,很多场合,我们必须抱团取暖,用集体的意志与力量,抵抗风险,强壮精神,实现价值。只是愚钝又倔强的我,选择做一个清高的人,一个孤独的人,不想趋炎附势,不想拉帮结派,不想捧高踩地。要想他人懂我,挺我,看重我,也就成为了遥不可及的奢望。

作者:崔小林 录入:崔小林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我的奇葩老爸
  • 下一篇:写在期末的话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