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弃婴

时间:2020-07-10 12:54:45 点击:

  核心提示:这是一个我听来的故事,也是一个发人深省的故事。作为故事的记录者,我倍感幸运,同时也心生感慨。血浓于水仿佛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但有时它还真就败给了养育之恩。——题记“使劲儿啊!快出来了。”接生婆阿来大声对产妇说。“观音菩萨保佑,生男娃,生男娃。”产房外,即将再次为人父的阿强一边踱步,一边嘀嘀咕咕。“出来...

这是一个我听来的故事,也是一个发人深省的故事。作为故事的记录者,我倍感幸运,同时也心生感慨。血浓于水仿佛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但有时它还真就败给了养育之恩。

 ——题记

  “使劲儿啊!快出来了。”接生婆阿来大声对产妇说。

“观音菩萨保佑,生男娃,生男娃。”产房外,即将再次为人父的阿强一边踱步,一边嘀嘀咕咕。

“出来了!出来了!”阿来兴奋地叫喊着。

“男娃?女娃?”阿强急切地问。

“女娃娃。”阿来答道。

“哎!这可怎么办啊?又是女娃娃。”阿强唉声叹气。

“快进去看看你媳妇儿吧!”阿来建议。

“看什么看?男娃都生不出来,有什么好看的。”阿强怒气冲冲地走出了门,走向父母亲住的院落。产房内,产妇累得昏睡了过去。对于新出生的娃娃,她只看了一眼。额头上那块胎记有些像盛开的菊花。

“爸,阿梅又生了个女娃。怎么办啊?”阿强对父亲说。

“老大是女娃。才生了老二。现在计划生育抓得紧,要么送人,要么交罚款。”老父亲说。

“送人的话,我怕阿梅不同意。”

“有什么不同意的?什么时候轮到女人当家做主了?”

“那就送人。”

“动作要快。最好现在就送。”老父亲坚定地说。

“才生下来,娃娃太小,怕遭风。”阿强辩解说。

“等阿梅醒过来,那还得了?长痛不如短痛。”

“你说得对,我这就去办!”

得到老父亲的首肯后,阿强向产房飞奔。看着襁褓中瘦弱的女儿,阿强有过一丝犹豫。但是男娃娃才是传宗接代的香火啊!一想到这,阿强的心就坚硬了起来。抱着刚出生时的女娃娃,阿强走出了村庄。一直走到隔壁村张跛脚家。听说张跛脚没有娶妻,正好送个女儿给他。放下女儿后,阿强快速地跑开了,生怕被人发现。

“孩子,还我孩子!”清醒后,阿梅发现女儿不见了,大声喊着。

“送人了。”阿强理直气壮地说。

“你怎么这么心狠?娃是你的骨血啊!”阿梅哭的更厉害了。

“男娃才是我的骨血,女娃就是赔钱货。”阿强继续说着歪理。

“你太过分了!我还不如去死了。”阿梅有些威胁地说道。

“就算是死,也要生下个男娃才去死。不然,你怎么有脸见我陈家的列祖列宗?”阿强气势汹汹地说。

“哎!我命苦啊!肚子不争气啊!”阿梅苦的声嘶力竭。然而,她又不敢反抗丈夫的决定,毕竟阿梅的想法也跟丈夫差不多。那个年代的人,思想高级的又有几个呢?

一开门,张跛脚就发现了放在门口的女娃娃。许是饿了,女娃娃哭的很厉害。来不及思考是谁把娃娃放在自家门口,善良的张跛脚就抱起娃娃,朝里屋走去。这寒冷的天气,大人都受不了,更何况一个婴儿呢?家中老母亲见张跛脚抱着个女娃娃,好奇地问了问情况。

“儿啊!哪里的来的娃娃?”

“大门口捡的。”

“是女娃吧?”

“娘,你怎么知道?”

“谁会丢掉男娃呢?”

“要不咱们收养她?”

“我看可以,但是得先跟队里说一声。如果娃娃亲生父母来找,就还给他们。如果不来找,这娃娃就是咱张家的娃娃了。”

“嗯。听娘的。”

三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见女娃娃的父母来寻她。办好相关手续后,女娃娃正式成为了张跛脚的儿女,取名张雪。

张雪是一个听话又懂事的好娃娃。七八岁起,就跟着父亲张跛脚下地干活。奶奶走了,家里就剩父女两人相依为命。父亲腿脚不好,张雪主动干这干那。

大概五六岁的时候,张雪哭着鼻子问张跛脚:“爸爸,我怎么没有妈妈?其他的小朋友都有妈妈。他们骂我是野孩子。”

“雪儿乖。雪儿有妈妈,只是妈妈因为有些原因不能来看你。”张跛脚骗女儿说。

“我妈妈长什么样子?”

“跟雪儿一样漂亮。”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当初的小娃娃长成了大娃娃。张跛脚在雪儿十岁生日那天告诉了雪儿的身世。

“雪儿,你不是我的亲娃娃。在冬天的一个早上,我在家门口发现了你。三个月过去了,你亲生父母都没有来寻你。我便收养了你,给你取了名字。如果以后你想和你亲生父母相认,我也能接受。”

“爸,你是逗雪儿玩的,是不?”

“爸是认真的。”

“我不要他们,我只要你。”

“傻孩子,爸不能陪你一辈子。你要是有个兄弟姐妹的话,往后没那么孤单。”

“他们是谁?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既然狠心丢下我,就一辈子不要来寻我。”

“血浓于水啊!雪儿,不可以这样。”

“当初丢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血浓于水?爸,是不是雪儿不乖,你不要我了?”

“没有。雪儿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爸爸怎么舍得呢?我只想让你知道真相。”

“雪儿要一辈子陪在爸身边。”

知道自己的身世后,雪儿更加懂事,更加勤快了。由于张跛脚没什么额外收入,光靠种地,一年只能够温饱。早熟的雪儿决定不读书了,在家帮父亲侍弄庄稼。张跛脚不忍心女儿辍学,反复劝了雪儿很多次,但雪儿还是坚持己见。一想到父亲腿脚不好,家中也没有积蓄,雪儿就打消了读书的念头。再说了,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手脚勤快,肯定会有出路的。

雪儿在家务农两年后,就早早地嫁人了。跟着丈夫去远方打工,次年生下了儿子。每个月雪儿都会寄钱给父亲,贴补家用。逢年过节,雪儿都会排除千难万险,回到娘家陪伴父亲。女婿很疼雪儿,什么都顺着雪儿。

“张雪,我是二伯,你爸住院了。”二伯在电话里说道。

“怎么回事?严重吗?我爸现在怎么样?”张雪急了。

“不是很乐观。你最好回来一趟。”二伯继续说。

“好。我买最早的车票,估计明天中午到。”挂了电话,张雪急急忙忙地冲向汽车站。

在女儿的细心照顾下,张跛脚的病情有所缓解,但到底还是治标不治本。半年过去了,张跛脚还剩最后一口气。临走前,他嘱托女儿女婿。

“雪儿啊!跟你亲生父母相认吧!爸走了,就剩你了,爸不放心啊!”
    “爸,不要乱讲,你会长命百岁的。”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没有多少日子了。雪儿,听爸的。爸不会害你。”

“爸,我生是张家人,死是张家鬼。其他的,我都不认。”

“军儿,劝劝雪儿吧!不然,我死不瞑目。”

“雪儿,你快答应爸!听话。”

“嗯。爸,雪儿听你的。但你永远是我最敬爱的爸爸!”

交代完后,张跛脚离开了这个世界。在这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雪儿也神奇地碰到了自己的娘。或许她听说了张跛脚的死讯。或许她想要认回自己的娃娃。

“你是雪儿吧?我是你妈妈。”一个面黄肌瘦的妇女说。

“我是张雪。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你妈妈。”

“我没有妈妈。”

“我是你妈妈。怎么说没有妈妈呢?”

“我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我妈妈。现在,你跑来做什么?早些年干什么去了?”

“妈妈我也是身不由己。你知道的,在农村,没生个男娃娃,抬不起头来。”

“借口!”

“雪儿,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恨我,怨我,都可以。但是你不能装作不认识我。”

“我没有假装……”

“你弟现在在医院,病得很重,需要合适的配型。”

“你找我就是让我当替死鬼的?”

“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妈是想让你去查一下。我和你爸腿都跑折了,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

“跟我什么关系?你们去心疼自己的宝贝儿子吧!”

“雪儿,妈给你跪下了,求你了。”

“别这样,我可受不起。”

打发完了生母,雪儿陷入了思考。爸爸妈妈是不对,是不应该抛弃自己。但是弟弟没有错啊!弟弟是无辜的啊!尽管没有见过弟弟,但血缘这种奇妙的东西竟然让雪儿觉着已经跟弟弟很熟悉了。迈着沉重的步伐,雪儿朝医院走去。有了及时雨,弟弟得救了。然而,雪儿至始至终都没有与父母相认,她终究是不能原谅父母的薄情。

作者:崔小林 录入:崔小林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