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觅心

时间:2020/8/3 21:52:44 点击:

  核心提示:为一件事,可以寻觅,为一心头所好,也可以寻觅,不用随波逐流,适合的,便是最好的。   没有喧嚣,没有繁华。有的只是鸟儿的鸣叫,清凉中带着潮湿的晨风。汽车均匀着呼吸,小心翼翼地穿过丛林。   放下手机,抛却名利与红尘中的烦恼,摒弃世俗和隐忧,做一回真实的自己。职场里的勾心斗角,商场上的风风雨雨,囚禁在...
       为一件事,可以寻觅,为一心头所好,也可以寻觅,不用随波逐流,适合的,便是最好的。
   没有喧嚣,没有繁华。有的只是鸟儿的鸣叫,清凉中带着潮湿的晨风。汽车均匀着呼吸,小心翼翼地穿过丛林。
   放下手机,抛却名利与红尘中的烦恼,摒弃世俗和隐忧,做一回真实的自己。职场里的勾心斗角,商场上的风风雨雨,囚禁在昨天的时光里。让我用山里的风净化呼吸,用山泉水荡涤心灵。
   墙角盛开着一朵粉嫩的格桑花,那么的悠然惬意。我知道,其实花不是忽然间开放的,只是我不知道,它在我看不到的时候所经历的风风雨雨与努力。正如竹子也不是忽然间就长高的,是人们没有在意,那些年它在地下默默做出的努力。
   为一朵花开而欣喜,因一片叶感受生命的律动,谁也不知道,种子在破土发芽的那一刻,经过多少风霜,多少努力才换来地上的两片小叶。
   花开,有人看见,以为那花就是突然间开放了。
   万事万物都有其成长的规律,我们只是看到了眼前的结果,而往往忽略了过程。
   早春,我欲在深山里寻找一株幽兰,希望它能在我的花园里开出最美丽的春天。寻找是一个艰辛的过程,我踏着露水,拨开棘刺,寻找着梦里的花香。
   花未全开,这会儿它只能算是一株没有香味的兰草,与幽兰相似的草很多,我在它的生长地慢慢地寻觅着。
   没有人知道,我到底去抚摸过多少与幽兰相仿的叶片,多少次满怀希望又失望。别人只关心我到底有没有找到我梦想中的花香,他们看到的是,我还没有做出结果。
   你来了我很高兴,你愿意花时间陪我去走一程,给我注入了一份新的甜蜜。尽管我不知道这条路,还应不应该再继续走下去。其实我是下了决心的,明知道一路上难免有坎坷,谢谢你能陪我走一程。虽然,你不能陪我走完全程,能陪我走一段我已经很感激。剩下的路就让我慢慢走吧!管它结果如何?走完了全程才会人生无悔。
   风有过,雨有过,那又如何,我把它们当成旅途中的伙伴。
   人生最基本的需求是温饱与活着,活下去总要追求点什么。
   旅游是人们最喜欢追求的一种休闲方式,有句话不是说,身体和心灵总该有一个在路上吗?我没有钱一直将身体走在路上,所以只能把心灵放在路上。
   有条件就去远一点的地方,没条件就在周边。
   我喜欢心灵和身体都在路上,但我没有钱去遥远的异域,也无法看到更广阔的天地,只能在力所能及的地方,用脚步丈量脚下的土地。
   我不喜欢那些人造的景观,我喜欢原始的安静与自然之美。
   轻轻的流水从山上直泻下来,穿过荆棘,穿过花丛,汨汨地流向了远方,旁边是一条路,水中有鱼。
   山是几千年的自然形成,水从该来的地方来,往该去的地方去。
   那鱼也是水中自然生长,不需人工饲养与囚禁,这样的景致才能怡情养性,才能让心灵回归自然。
   没有烦人的喧嚣,只有三五个朋友在绿色的幽径里,谈着喜欢的话题,吹着凉爽的风。
   一条小鱼跳出水面,在清水中嬉戏,我轻轻伸出手去抚摸着,它并不怕生,从我的手指这边游过来,又从指缝间溜了过去。
   鱼儿,你是要跟我回家吗?可我怎么舍得吃掉你呢?它从我的手边游过,又摇着尾巴去了远方,我向前走去,鱼儿又随我前进的方向游了过来。
   水很清澈,水流很静也很平稳,没有水花没有波澜。就这样悠闲地流向了远方,那鱼儿也自由惬意地在水中游走。
   我再一低头,鱼儿依然在我的脚下。鱼不大,我叫不出是什么名字,大概三、五寸长,它一直跟着我,让我有了想要把它带回去的念头。
   我随手在灌木丛中采了几点小白花扔在水里,花瓣儿随着涟漪一圈圈荡漾开来。鱼儿游了过去追逐着花的方向,我不知道这种花是不是它的吃食,但我知道它看见了花瓣一定会游过来的。难道说这条小鱼跟我有缘吗?为什么一直跟着我呢?或许我们只是碰巧遇见。
   遇见了就不想走开,既然你一直要跟着我,那么我就把你带回去吧!我在这青青的小山沟里玩了一段时间,准备走的时候我又看到了那条小鱼,难道它要跟我回去吗?我找了一个袋子,浸在小溪里,鱼儿随着水流顺从地游进了我的塑料袋里。
   我将它带回了家,养在家里的鱼缸里,每天给它投放饲料,三、五天给它换一次水。
   我害怕有一天它会死去,因为这毕竟不是它生长的地方。几天过去了,它依旧生活得很好,它选择了与我相伴,我就选择将它留下。
   很多时候,我想问问它有没有厌倦的时候,可它总不回答,而我又有些舍不下。就这样,它留下来了,把那个玻璃缸当成了家,那么,留着它吧!正好填补生活中的那一角空缺。
   一条从深山水沟里来的鱼儿,居然能在那狭小的鱼缸里快活地游曳,并一点一点地长大。
   

作者:月下疏影 录入:月下疏影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