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努力想要忘记

时间:2020/8/16 17:47:03 点击:

  核心提示:人的大脑真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有些事情明明都已经走远了,但不经意之间又会浮现在脑海里。对于余晓文来说,每年的八月份就是梦境连连的时候。更离谱的是,已经形同陌路的李毅总是反反复复地成为主演梦境大剧的男主角。他们的故事要从十三年前讲起。开学第一天,班主任按照身高给男女生排座位。全班最矮的余晓文当之无愧坐...

人的大脑真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有些事情明明都已经走远了,但不经意之间又会浮现在脑海里。对于余晓文来说,每年的八月份就是梦境连连的时候。更离谱的是,已经形同陌路的李毅总是反反复复地成为主演梦境大剧的男主角。

他们的故事要从十三年前讲起。

开学第一天,班主任按照身高给男女生排座位。全班最矮的余晓文当之无愧坐了第一排左起第一个位置。李毅个子不是最矮,坐到了第二排。因为成绩好,李毅很受班主任重视。碌碌无为的余晓文从未想过自己会和班主任的“宠儿”有任何交集。经过了几轮排座位之后,余晓文坐到了李毅的正前方。也是从这时起,已经同窗了大半年的余晓文正式认识了李毅。

原来,李毅不是传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霸”。功课上虽然很用功,但是课后李毅却是个有点儿调皮、十分幽默、特别爱搞怪的“淘气包”。有一段时间,李毅总爱在衣服里放一个气球或是其他能折成皮球形状的东西。大腹便便的他头戴红花,手经常扶着腰,一边走,一边吆喝:“我要生了。我儿子要出来了!前面的人,让开!”李毅的表演总是逗得班上的男生哈哈大笑,也总让女生害羞地低下头来。余晓文自然是“吃瓜群众”中不起眼的一名。李毅也从未投来异样的目光。一个“学霸”怎么会看上一个“学渣”呢?余晓文心里明白的很。自然也就不妄想了。

“最新消息,李毅喜欢上隔壁班女学霸了!”

“真的啊?什么时候的事情?”

“表白了吗?”

“写情书没有?”

“女孩答应没有?”

“班主任知道不?”

“究竟是谁啊?”

……

王大治宣布最新动态后,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最新消息,李毅被拒绝了!”一周后,王大治再次充当了新闻官。众人听说后,又一次七嘴八舌地热议起来。

“怎么会?”

“那女生太没有眼光了吧!”

“怎么说李毅是咱班红人。成绩特别优秀。”

“我听说,那女生有喜欢的人了。”

“啊?喜欢谁啊?”

“我不确定。只是听说。好像看上了A班的学霸。”

“你们女生真是势力眼。李毅都是学霸了,还要挑三拣四。”

“这下没戏看了。”

……

本以为爱情的小舟翻船后,李毅会沉寂一段日子。没想到,第二天,李毅又扮起了大腹便便的孕妇。一切像没发生过一样。只是听李毅的好友说,李毅每天晚上都学习到很晚。资料书、练习册更是一本接一本的做。或许,他是想用优异的成绩做诱饵,吸引他心中的女神。也有人说,李毅刻苦学习不是为了那个女生,而是父亲临终前嘱咐他:男儿要先立业后成家。年轻时,一定要奋斗。成功的男人最有魅力,女孩儿也会主动送上门。

初中毕业了。大部分同学读了高中,还有一部分去外地打工了。李毅考上了当地最好的中学。余晓文去了当地最差的高中。本以为,这辈子再无交集了。没想到,高考那年,李毅第一堂考试时迟到了35分钟,缺考一门。为了圆大学梦,李毅进了复读班,再次成为余晓文的同学。

“你怎么在这里?”

“复读呗。”

“你没有开玩笑吧?你?复读?”

“是啊!”

“怎么可能?你可是学霸!”

“学霸也有失足的时候。”

“哦。明白了。以后,我们又是同学了。”

“对啊!请多多关照哦!”

“还请你多多关照。”

余晓文并不知道李毅缺考的事情,所以才发出那样的惊叹。从别的同学口中得知后,余晓文决定向李毅道歉。不好当面说,就写了一张纸条,塞进了李毅的笔记本里。

“李毅,对不起,那天我不是有意的。请你不要误解。”

第二天,翻看英语课本时,掉出来一张字迹工整的纸条。上面写着:“没关系。不知者,无罪。”

复读的日子太苦了。此时的李毅没有了读初中时的活泼,也没有扮相逗笑了。一天天地扎在书堆里,发奋苦读。余晓文则抱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糊涂度日。要不是老妈相逼,余晓文早就收拾好行李,坐上了开往广东的列车,和好姐妹们一起打工去了。

李毅还是一如既往地优秀,不仅门门功课排第一,而且外表也出众了起来。五官长开了,很有轮廓。个子也高高的。戴着黑框眼镜的他就算穿上一件普通的白衬衫也很是帅气。本班的,隔壁班的,相邻学校的,不少少女拜倒在李毅的牛仔裤下。得知余晓文和李毅是旧相识,不少女生“曲线救国”,开始讨好余晓文,想多打听打听李毅的消息。

“李毅,有女朋友吗?”

“这个嘛!难说。”

“什么叫难说?”

“被拒绝,算吗?”

“竟然有人敢拒绝我的男神!脑袋进水了吧?”

“就是上初中时隔壁班的女学霸。”

“没眼光。后来呢?”

“什么后来?”

“李毅有没有喜欢的人?”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你知道这么点儿。算什么老同学。我还是找别人打听吧!”

“呵呵。”

被来打听的女生嫌弃后,余晓文又卑微到了尘土里。没有人再来主动示好了。也有女生写情书表白的,但通通都被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还有女生高唱情歌的,李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见着前赴后继的女将们接连败下阵来,余晓文莫名其妙地扬起了嘴角,脸上露出了笑容。

中秋节那天,一则劲爆的消息成为了同学们品尝完月饼后的谈资。

“这首诗,送给我最喜欢的女生。”李毅开始了朗诵。女生们沸腾了,边听边八卦。

“啊?男神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啊?这么幸运。”

“别八卦了。先听听写的怎么样。”

“没什么意思。怎么通篇连喜欢二字都没有?”

“学霸的世界,我们学渣不懂。”

……

诗歌念完了,但是同学们怎么猜想也猜不出究竟是谁。余晓文也听的云里雾里。“那年夏天,你我相遇。个子小小的你,可爱至极!”是在说我吗?“热情似火,活泼开朗。你银铃般的笑声让人着迷。”是在说我吗?听上去像是在说自己,又不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余晓文干脆就不想了。

体育课后,余晓文第一个回到了教室,打开扇子,掉出来一张纸条。

“昨天的诗,你喜欢吗?”

看着工整、熟悉的字体,余晓文猜到了是谁留下的纸条。与此同时,有些惊讶的余晓文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怎么可能?放错了吧?开玩笑吧?还是拉我当挡箭牌?生出了一连串的疑问后,余晓文陷入新的思想斗争中,该怎么回复呢?到底回不回呢?怎样回复才妥当呢?

下午音乐课前,一张纸条从音乐书里掉了出来。

“你,不喜欢吗?”

余晓文再次陷入了思想斗争中,她不知道怎么回复了。

放学后,李毅挡在了余晓文身前,直截了当地发问:“你喜欢吗?”

“喜欢什么?”

“明知故问。”

“那首诗啊!还可以。写的不错。”

“我送给你的。”

“你开玩笑吧!”

“我很认真。”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你那么闪耀,那么高高在上。我就是一株无人问津的小草。”

“有什么关系呢?我就喜欢你。你很特别。”

“今天是愚人节吗?”

“不是。别想转移话题。”

“我只是不敢相信。”

“为什么?你很差吗?在我眼里,你很好啊!”

“我很好。你没有搞错?还是发烧了?”

“你真的很好。性格好,人很善良,也乐于助人。”

“你说的是我吗?”

“是。你不喜欢我?”

“不。”

“那就是喜欢。”

“不。”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我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没想过。”

“那我给你时间好好想想。明天答复我,好吗?”

“嗯。”

夜来临了。

这终将是一个不能入眠的夜晚。余晓文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内心激起了一阵阵涟漪。李毅怎么会喜欢我?喜欢我什么?如果真喜欢我,我要不要喜欢他?我真的喜欢他吗?要不要答应他?他这么优秀,我配吗?……

  “你想好了吗?”早读前,余晓文在语文课本里发现了李毅写的字条。本该摇头晃脑假装认真读书的余晓文出神了,

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余晓文,警告一次。”语文课代表发话了。再不认真读书,课后就要被班主任约谈了。好在同桌给力,劲儿也大,被摇醒的余晓文开始大声朗读起来。心却跑到教室外边去了。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李毅高大的身影又一次挡在余晓文面前。

“你,想好了吗?”

“差不多了。”

“你的答案是?”

Yes。”

给出了答复,余晓文害羞地跑开了。小跑了五分钟后,余晓文发现书包丢了。不得不掉头找书包的余晓文撞见了李毅和一个大女生在一起。还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姐。我完成任务了。”

“干的不错。我姑妈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来找我。谢谢你啊!还想请你帮个忙,晓文喜欢你,会听你的,你要带着她一起好好学习。等上了大学,你们可以各自好好恋爱。我姑妈还会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不用了。我和晓文是同学。举手之劳。”

“你可不是一般的同学。我妹妹喜欢你,我们全家都知道。这才找你帮忙。”

“她喜欢我?我怎么不知道?”

“我妹妹不太自信。觉着离你太远了,不敢高攀。自然也就没有表示出来。”

“哦。”

“对了。你有喜欢的人吗?再怎么说,不能耽误你。”

“以前有,现在没了。不,现在也算有了。”

“把我听糊涂了。”

“有好感算吗?”

“算。”

“那就是有喜欢的人了。”

“辛苦你了,脚踏两只船。”

“没有啦!我比较专一的。”

“大恩不言谢。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

“好的,姐。”

有些尴尬了,余晓文没能鼓足勇气去正面揭穿李毅。她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走着,走着,走着……多么盼望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这样余晓文就不用停下来了。多么希望时光可以倒流,这样余晓文肯定不会回去找书包。多么希望李毅是真的喜欢自己,这样余晓文就能幸福地恋爱了。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没有那么多期盼,也没有那么多希望。

清晨醒来,余晓文做了一个决定。她不再去复读了。她要南下打工。给父母留纸条,简单说了情况后,余晓文走了,投奔好姐妹去了。从此,李毅与余晓文再也没有见面。

尽管知道了真相,但余晓文潜意识里还是把李毅当成了初恋。夜深人静时,她也经常想起他。晚上做梦时,她也经常梦见他。明明努力地想要忘记他,却始终忘不了。每到夏天,做梦更加频繁,梦境更加真实,仿佛他和她已经相恋多年,已经成为了彼此的唯一。

余晓文的不辞而别让李毅很困惑。他不知道晓文撞见了他和姐的对话,他也不知道自己其实早就喜欢上了晓文。青春期的不确定性,年少的懵懂,阴差阳错地泄密,让彼此喜欢的两个人分道扬镳。

奇怪的是,李毅也经常做梦,梦里出现最多的也是晓文。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李毅和晓文能在梦里相遇,相恋,相守。

或许,不用在梦里,在现实中,他们也能冰释前嫌,旧爱重燃。

作者:崔小林 录入:崔小林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凌霄花
  • 下一篇:项链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