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斩杀黑暗[第一章]

时间:2020/8/21 22:12:42 点击:

  核心提示:第一章 折翼的小鸟跌落谷底泛黄发黑的劣质长布,穿过铁丝,松松垮垮地垂下来,遮住窗外银白的月色、人来人往的宿舍楼,给本就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内,添了不少死寂。...

第一章   折翼的小鸟跌落谷底

 

泛黄发黑的劣质长布,穿过铁丝,松松垮垮地垂下来,遮住窗外银白的月色、人来人往的宿舍楼,给本就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内,添了不少死寂。

 

嘶。

 

一米二宽的单人床,铺了厚厚的床垫,粉色被褥中瘦弱的赵莹,抱紧双腿,蜷缩成团,额头滚烫,她睁着死木鱼般的眼,空洞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她脑海里闪过无数回忆,高二离家出走后到绵阳打工,又从绵阳跑到上海进电子厂,每天勤勤恳恳上十三个小时,捏着微薄的薪资,最怕的就是生病了。

 

病不起,不敢病,医不起,不敢医。

 

赵莹今年满十七岁,这是离家出走的第十个月,她没有回过一次家。

 

同学在温馨热闹的学校读书、家人围坐饭桌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同学在充满希望的教室提高自我价值,家人闲坐客厅剔着牙安逸地切换电视台,而她,她——

 

她猛地攥紧被褥,恨不得将被褥捏碎,恨不得把棉絮捏成齑粉,浑身温度越烧越高,咽喉窜上的瘙痒难耐,让她突然俯身,扶住上下铺的铁梯,一阵狂咳,咳得肺都要炸了。

 

她咽了口唾沫,如咽刀子般疼,手掌无力的松开,扔开被褥,深深叹口气;她步履虚浮地下床,走到阳台,收了衣服裤子,乏力又疲惫地套在身上,翻箱倒柜找了很久,才找到工资卡,攥在手中,刚要开门,门便开了。

 

室友们有说有笑走进来,大一点的周雪29岁,厚重的齐刘海,诧异地问:“赵莹。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我出去看病…”赵莹哑着嗓子,很艰难地开口。

 

等赵莹出去了,周雪摇摇头,一边爬上上铺,夸张地压低声音:“你们说这赵莹也是,白天不去看病,晚上去?”

 

“她这人真怪,咱们叫她去KTV一次都不去,每次都是独来独往,大晚上哪里有诊所开着!?”“嘘!”几个叽叽喳喳讨论的室友,突然噤声。

 

赵莹夺门而入,捂着鼻子,从床头抽了十几张纸,尴尬地背对她们,两股清鼻涕流下,挂在撅起的唇峰上,漫进嘴里,咸咸的,她手忙脚乱地擦干净,狠狠揩了鼻子。

 

面对夏然而止的室内,直觉告诉她,室友们在谈论自己。

 

她落寞地皱眉,将纸团塞进裤兜,揉了揉被纸磨红肿的鼻孔,微佝着背出去了,路过长长的甬道,下了七弯八拐的楼梯。

 

不少刚下班的工人三俩成群,端盆说笑着,盆沿搭了毛巾,盆里放着香皂、浴球、换洗衣物。

 

赵莹忍着发烧的难受,避开欢声笑语,茫然地站在厂子宿舍门口,看着纵横交错的公路 ,拿出手机开启导航,是啊,九点多了,诊所早就关门了。

 

这会儿只有去挂医院急诊。

 

可是,赵莹指尖捏着银行卡,目光犹豫,吞了口口水,耳朵里面也刺疼,她真的病的有些严重,可卡里的钱也真的很少,只有七八千…是她三四个月攒下的工资。

 

她仰头,惨白如纸的脸对着天空,她眺望远处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高耸入云的写字楼,写字楼的落地窗干净明亮,西装裤筒笔直的人在打电话,她想,如果她能待进写字楼工作,是不是就不用愁医药费

 

上海的深秋,冷风裹挟着枯叶翻飞,急速地袭来,吹动赵莹单薄的衬衣猎猎作响,吹得她红了眼。

 

她长得很秀气,一张娃娃脸,虽然十七,看上去却像十五,眼里包着一汪泪,低下头,泪水就成串地落下,她烧的意识不清,滑动手机屏幕,问工友们,哪里有看病的地方,要便宜点的

她一直认为魔都的消费很高,她自小没怎么去过医院,但别人都说医院是世界上消费最快的地方,挂号、做这样那样的检查、拿药、输液等等一系列下来,动辄好几千;何况,这是在魔都的医院,她不敢想七千够不够,不敢想,去一次医院,七千还能剩下多少。

 

在好几个工友的回复下,她选择了一家黑诊所,大约半小时的路程,不近不远,打车贵,她咬牙,徒步去的

 

她按照工友给的地址,路越走越偏,一盏盏路灯越来越少。

 

她站在昏黄不清的光下,看着前方漆黑的巷子,微愣,捏紧手,不由自主的紧张,不知是病的还是怕的,浑身冷汗,一丝丝寒意窜入骨髓。

 

长辈们说过:小巷子是有鬼的。

 

“啊!”她的尖叫响起。

 

赵莹疯了似的跑,跑到拐弯处,终于见到了光亮。

 

风吹的灯泡摇摇晃晃,光亮也摇摇晃晃 ,赵莹摸着起伏不平的胸口,站定在一户敞开门的人家前,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见到满地的医用棉签、废弃药盒子,十几个排队的病人。

 

“看病的?后面排着。”没带手套、没穿白大褂的中年女人,像枯黄稻草似的长发挽在后脑勺,看她一眼又低下头,手推动针筒,针尖冒出几滴液体,她按住一个男人的屁股。

 

赵莹胆怯地排在末尾,一双杏眼忐忑不安地到处张望:屋内逼仄,没有多少板凳 ,对面的墙上钉了层板,层板上列着药,左边是张掉漆的褐色方形书桌,有个秃了前额的男人,同样没穿白大褂,在为病人把脉,他拿出插在酒精瓶的体温计,递给病人,也不开病例单,拿了三盒药,抠出药丸子,配药。

 

时间推移,赵莹渐渐排到了前面,她心提到嗓子眼上,想起曾在书上看过:有黑诊所治疗扁桃体发炎,把病人扁桃体发炎的部分割了,说还会长出来,过几天,病人就死了。

 

她的脚极其不愿意地挪动,捏紧银行卡,坐在了板凳上。

 

男人让她张嘴、吐舌头、考体温,赵莹又怕又因怀着试试的心态拿了药,心想,万一不会被黑诊所治死呢,万一病能治好呢?

 

   

作者:初意 录入:初意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明里暗里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