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我的微变化

时间:2020/9/3 9:19:01 点击:

  核心提示:剪了个头发,穿了件新衣服,昂首挺胸地阔步走。这是外在的变化。放下忧愁,学会乐观地看待每一件小事儿,感觉到情绪在积极扩张。这是内在的转变。为什么会有这些改变呢?归根结底是思维方式的转变。尽管我还是难以剔除身上的悲观色彩,但我在尽力地让自己阳光起来。不再争强好胜,不再自己折磨自己。渐渐地,我学会了随遇而...

剪了个头发,穿了件新衣服,昂首挺胸地阔步走。这是外在的变化。

放下忧愁,学会乐观地看待每一件小事儿,感觉到情绪在积极扩张。这是内在的转变。

为什么会有这些改变呢?

归根结底是思维方式的转变。尽管我还是难以剔除身上的悲观色彩,但我在尽力地让自己阳光起来。不再争强好胜,不再自己折磨自己。渐渐地,我学会了随遇而安。是我的,我坦然受之。不是我的,也不去觊觎。若是别人大张旗鼓地侵占了我的利益,能忍的先忍。等超出了底线,我再发飙。当自己珍视的东西被夺走,喟叹之余,我还是安慰自己要多重视自己所拥有的。杯子里有半杯水,以前的我会哀叹:怎么只有半杯水了?如今的我会觉得:还有半杯水,真好!看问题的角度变了,心态跟着改变,情绪也好起来。

对于工作,我的心态有所改变。我是一个极度不自信的人。但凡遇到能够让自己发光发热的机会,我都会先躲避起来。实在躲不掉了,我还是会做足准备,迎难而上。一件事能否做好和愿不愿意去做是有本质区别的。做了五年的鸵鸟后,我心中倒升腾起一个愿望来。如果还有可能,我想挑战自己的短板。就算是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我好歹也大胆尝试了。若是个人能力得到了锻炼,那便是意外之喜了。

在亲子关系中,我对父母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当我是留守儿童的时候,我对父母充满了期待,而且非常听父母的话。电话那头,父母的叮嘱就是圣旨。总觉得我必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能调皮捣蛋,不能乱发脾气。作为女孩子还必须自尊自爱。父母在我心中是没有缺点的。

长大后,父母回到了老家。分别十五年后,我们重新生活到了一起。整日抬头不见低头见,家里大大大小小的摩擦此起彼伏。我的父母不再完美。我对我的父母很失望,同时我很看不惯他们的短视和功利。在他们眼中,工作的意义就是挣钱。读了大学,就应该挣很多钱。

后来,老爸失业了,整日宅家看电视、睡觉、打牌。母亲也没完没了地唠叨。我发现我的父母一身缺点。爸爸不像爸爸,妈妈不像妈妈。家庭氛围一点儿都不温馨。逼得我好几次想离家出走。发誓下辈子宁可投胎做棵草。

现在,我对父母不抱任何光辉灿烂的希望。只要他们健健康康地活着即可。至于养家糊口的重担,我能担多久就担多久。车到山前必有路。实在负担不起了,再想其他办法。每当心情不好时,我就安慰自己:跟那些孤儿比,我至少还有父母在。跟那些没工作的比,我至少还能让家人吃饱饭。跟那些风餐露宿的人比,我至少还有一个家。

我很胖。因此遭受了很多语言暴力。没少挨白眼。没少受歧视。我一度陷入错觉,认为胖子不配拥有美丽,胖子不配拥有自信。对于我的外表,我十分自卑。许是看淡了某些东西,我开始不介意自己臃肿的身材了。我就长这样,我也改变不了。况且我的胖是健康的胖,不是垃圾食品堆出来的,也不是胡吃海塞催出来的。为什么要用别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呢?再说了,没有胖子做参照,瘦子的苗条怎么体现的出来啊?

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包容家人的不完美,默认世俗的不完美。我想这是我最微小但又最夺目的变化了。

作者:崔小林 录入:崔小林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