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泸州文学报刊 >> 《泸州文艺》 >> 内容

《泸州文艺》2010年2期

时间:2010-05-12 6:51:31 点击:

  核心提示:1. 山岩鹰历来兵家必争之地的川南文化重镇泸州,1916年的2月特别寒冷。这天清晨,长江边上,迎着凛冽寒风,一个衣衫单薄的小男孩挺直了腰杆站在那里。他昂着头,一双迷惑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反复地向桂圆树稍上面那灰蒙蒙的天空深处搜寻着什么。一双快湿透的打了几个补丁的兰色布鞋,压在结了霜的铁线草上,发出...

1. 山岩鹰

 

历来兵家必争之地的川南文化重镇泸州,1916年的2月特别寒冷。

这天清晨,长江边上,迎着凛冽寒风,一个衣衫单薄的小男孩挺直了腰杆站在那里。他昂着头,一双迷惑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反复地向桂圆树稍上面那灰蒙蒙的天空深处搜寻着什么。

一双快湿透的打了几个补丁的兰色布鞋,压在结了霜的铁线草上,发出“嘎嘎”的响声。

远处间或传来隐约的枪炮声。但他觉得除了能辨别出的声音外,似乎还有另外一种声音在天空中隐隐回旋。

碧绿的江水静静地流去,在四、五里地远、点点白帆模糊的地方,有一条清澈的沱江汇入。两江会合处,便是远近闻名的泸州城。

泸州,小男孩心目中一个唯一的大地方,也是小男孩非常向往的地方。在家经常听得家公(父亲的父亲)和父亲、以及父亲与他那帮先生一起谈论泸州。他幼小的记忆里,已经知道泸州的先生是那样的有名望,知道泸州的生意是如何的热闹,知道泸州江边停靠满了许许多多的大帆船,知道泸州有座高耸入云的报恩塔,知道“泸州有座钟鼓楼,陷半节在天里头”,知道泸州的城墙很高很厚很结实,知道“生就的重庆,铁打的泸州”和泸州有条铁板街,知道泸州的街很宽、街道两旁有很多的涂了白石灰的楼房,知道泸州的酒好、尤其要数温家的曲酒最好,更是知道并非常想尝尝泸州有名的“白糕”和“猪儿粑”……

在小男孩还小一些的时候,外婆给他讲过多少遍的泸州营沟头那口龙泉井的故事,深深地留在了他稚嫩的脑海里。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天傍晚,有一个樵夫在泸州城南的凤凰山打柴归来。在幽深的山脚,樵夫忽然看见一条凶恶的大蟒蛇正在追赶一条可怜的小青蛇。小青蛇遍体鳞伤,惊慌失措,没命逃窜。大蟒蛇穷凶极恶,紧紧追赶。小青蛇就要落入大蟒蛇的口中了,樵夫实在看不过去,顺手抄起一根树棒将大蟒蛇打死,让小青蛇逃掉了。

这时,天色已晚,樵夫走着、走着就迷了路,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有光亮的石洞前。进了洞去,只见里面庭园楼阁,雕梁画栋,雾气缭绕,好似圣地仙境。樵夫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大殿,见正中金雕玉镂的大龙椅上,坐着的一位长髯白须的长者,才知道自己是来到了龙宫,见到了老龙王。

老龙王见了樵夫,连忙招呼让座,并指着身旁的一位翩翩少年对樵夫说道:

“这是我的不肖之子,竟违反龙宫章律私自去人间游玩,不巧被大蟒咬伤,幸亏恩人相救,犬子才得以生还。所以,特邀恩人到龙宫来,以表酬谢。龙宫里面的奇珍异宝,应有尽有,恩人需要什么,尽管说来。”说完,又叫少年向樵夫叩头拜谢。

樵夫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救的小青蛇就是龙子。

接着,老龙王开龙宴以山珍海味、玉液琼浆招待樵夫。樵夫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肚子里早就空了,便不客气地饱吃饱饮了一顿。回家前,老龙王要樵夫随便挑选一件龙宫里的奇珍异宝,樵夫推辞不要。老龙王顺手拿起一瓶美酒,对樵夫说道:

“这瓶薄酒请恩人带去,小喝两口,能解劳作之乏、腰腿之痛。”

樵夫寻思:这还差不多。便将这瓶酒揣在怀里,跌跌撞撞地回家去了。

已经快到家门了,不料一个跟头跌倒在井边。怀中的酒瓶摔碎了,酒流进了井里。樵夫很惋惜,情不自禁地将手伸进井中,捧了一口井水来喝。咦——怪了!这井水的味道变了,变得有一股清幽的香甜味了。樵夫又接连捧了几口喝了,觉得浑身轻松爽快,心情也顿感舒畅……

后来,樵夫不再上凤凰山去打柴了,他用这井水来酿酒,在营沟里开了个酒店营生。哪知,这井水酿出的酒清冽甘爽、香飘十里,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十倍!

从此,城里的和老大远来的人们天天排着长队,到这营沟的小巷深处来买好酒喝。

从此,就有了“好酒不怕巷子深”的说法。

从此,这口井就叫做了“龙泉井”。

从此,泸州城就有了好酒……

小男孩的记性特别好,热情,好问,爱动,这为他后来的成长和成就增色不少。他特别爱听大人们摆龙门阵,他所知道的泸州可还不少:澄溪口大码头、东门口大码头,还有那些私塾先生称赞的泸州八大景:宝山春眺、龙潭时雨、海观秋凉、方山雪霁、白塔朝霞、余甘晚渡、东岩夜月、琴台霜操……

小男孩还记得大人们间或提起的州城里的几个有财有钱、或有名有望的大户人家,譬如门第书香的陈家、颜家、阴家,还有太医国术的张家、余家,以及酿酒的温家、刘家,和做生意的李家、税家① 等等。

但是,仅仅一江之隔,小男孩却从来没渡过过这条江,当然也就从来没有到泸州城里去过。尽管来看过小男孩几次的外婆,就在与小男孩一江之隔的城南边上住。尽管离小男孩家不到两里地的地方就有个“金鸡渡”码头,只要出几把米、踏上可乘坐下十人的小木船,枯水天半个时辰、涨水天一个时辰梢公便可把你划到对岸。尽管小男孩偶尔也到渡口的小木船上玩,与几位梢公都很熟。

小男孩的身后是一片肥沃而平坦的沙地和覆盖在沙地上的茂密的桂圆林。每到秋初桂圆成熟,晨风一吹,只听得满林子“噼里啪啦”熟透了的桂圆掉在地上的声音。这时候便是小男孩和邻居家的男孩子们一年中最快乐的时节,几百棵大大小小的桂圆树的枝桠上,都留下了他们嬉戏的笑声。

桂圆林深处,有一片空地,散落着几团竹林。每团竹林中间,都住着有一户人家: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