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水晶眼镜/(西部人物谱之一)泸州张佑迟

时间:2010-06-27 18:33:06 点击:

  核心提示:西北人对水晶眼镜有一种执爱,说是戴上它凉眼。据现代研究表明,水晶石能过虑掉太阳光钟的部分紫外线,却有保护眼睛的作用。可见老祖宗们的凉眼之说并非全是无稽之谈。 桑仲羊就有一副老祖宗传下来的水晶眼镜,纯圆的镜片近看无色,远看却透着一种淡淡的幽蓝。这种镜子,镜片外没有镜框而是靠几颗极细的螺丝固定在镜架上,...

  西北人对水晶眼镜有一种执爱,说是戴上它凉眼。据现代研究表明,水晶石能过虑掉太阳光钟的部分紫外线,却有保护眼睛的作用。可见老祖宗们的凉眼之说并非全是无稽之谈。

    桑仲羊就有一副老祖宗传下来的水晶眼镜,纯圆的镜片近看无色,远看却透着一种淡淡的幽蓝。这种镜子,镜片外没有镜框而是靠几颗极细的螺丝固定在镜架上,看上去又古老又古怪,戴起来土里巴几的。可你也别小看它那副土里巴几的样子,戴上它就有点象从前人戴手表,早几年大家佩手机一样,是一种财富的象征。桑仲羊戴水晶眼镜确实不只是为了凉眼,他更多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是为了炫耀。

    有一天洗脸,桑仲羊把眼镜摘了放在桌上,正好这时来了个人。桑仲羊只顾和人说话,他回手去取眼镜时一不小心把眼镜扒拉到了地上,桑仲羊赶紧伸手去抓,晚了,镜子已经掉地上摔成了几瓣。桑仲羊长长叹了一口气,他赶紧蹲下拾起镜片东拼西凑可就是对不到一块。他气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说,对不起老祖宗啊!他妻子见状走过来说,啥金贵的东西,打了就打了嘛,再买一个不就行了。桑仲羊把眼一瞪,说,买!上哪买去?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妻子确实不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但她知道桑仲羊是条犟牛,他要真坐在地上不起,你就是九条牛也拉他不动。妻子说,坐吧坐吧,你今天就在这里坐个够吧,我看你能在地上坐出个眼镜来。说完,她一转身把门一关走了。桑仲羊坐够了,他这才从地上爬起来,翻箱倒柜的找了块上好的布把眼镜严严实实地包了放在箱子底上。

    自从打了水晶眼镜,桑仲羊每天掉了魂似的提不起精神,他总盘算着再买一副。可上哪去买呢?上乌鲁木齐,他估摸着在那里买不上正宗货;上兰州吧,为了副眼镜上兰州,那无论如何也不值得。于是桑仲羊就把买水晶眼镜的这门心思一直揣在心里,这一揣就揣了整整五六年。直到后来他接到家兄电报说母亲过世了,桑仲羊这才匆匆回到了甘肃。等办完丧事返经兰州时,桑仲羊这才赶紧去买他的水晶眼镜。

    桑仲羊在兰州足足转了两天,见公家的大眼镜行里根本就买不上水晶眼镜,后来他终于在背街一家小店里找到了水晶眼镜。他一阵窃喜,赶紧走进了商店,可只一看他就傻眼了,那上好的镜子要五六百元,就是最便宜的也要三百多。桑仲羊心里连连叫苦,他除了路费之外给自己留了二百元,原想这也是个不小的数怎么也够了,谁知竟差了这么一大截。他大着胆子问售货员能不能少一点,人家白了他一眼说公家西都是明码标价,从没听说过讲价,说是要讲价你就上地摊去吧!人家一句话把桑仲羊噎得半天喘不过气来,他只得灰溜溜地走了出来,心里好不难过。他刚走没多远,见一长脸汉子向他走来,他还没回过神,那汉子已经走到了他跟前。长脸说,大叔要不要水晶眼镜?话刚完,长脸已从包中取出了副眼镜递了过来。桑仲羊没接,只问,多少钱?长脸说,一分钱一分货,大叔你先看看再说。桑仲羊这才接过眼镜。从外观上看,这种眼镜不象老式的水晶眼镜,它在黄铜镜框里嵌着上宽下窄的斗型镜片,再配上黄铜镜架,十分美观,象似知识分子们戴的近视眼镜。桑仲羊再看镜片,近看无色,远看却透着一些淡淡的幽蓝,和自己原来的镜片极其相似。桑仲羊把它往眼上一戴,马上就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他在心里暗暗叫绝,好镜,好镜啦!桑仲羊心里这么想,嘴里却不这么说。他说,你这镜子不怎的。

    长脸把脸一沉说,大叔你可看好了?

    桑仲羊说,看好了。

    长脸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原来我以为我碰上了位识货的,没想到却照样碰上了位不识货的。

    桑仲羊说,识不识货的话你先别说,你只说你要多少钱?

    长脸说,三百。

    桑仲羊说,你黑,三百你也敢要。说完他假装要走,这时他又轻描淡写的补了一句,能少多少?

    长脸说,少不了多少。

    正说着,突然从后面来了个老汉,老汉拦住卖眼镜的说是眼镜太贵了不要了。长脸把脸一拉说,老头,也真有你的,要嫌贵当初你干啥去了?老汉说,你要是不退我五十块钱,我是不要了。俩人为这五十块钱争得面红耳赤,最后长脸说,不卖了不卖了,把你二百五十块拿走,把镜子拿来。老头这才拿了钱气乎乎的走了。这一切桑仲羊都看在了眼里,他觉得这下子心里有底了。桑仲羊说,伙计,要卖,你就给个实价。

    长脸说,你是买主你给价,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桑仲羊说,一百五。

    长脸说,大叔,你宰死我了,世上哪有这种砍价的?

    桑仲羊说,要卖你就卖,我就这个价。

    长脸说,你真要就给二百,再少了你就不说了。

    桑仲羊说,就一百五,再多我就不要了。说完他转身欲走。

    长脸说,大叔,你总得让我挣个吃饭钱吧!

    桑仲羊说,实话对你说了,我就只一百五十元了,再多无也拿不出了。

    长脸迟疑了好一阵,做出个吃了好大一个亏的样子,说,就算我上辈子欠下你的吧,   好,一百五就一百五,这眼镜归你了。

    桑仲羊戴了眼镜,只觉得眼也亮了,人也爽了,便轻轻快快地回到了旅店。一回到旅店桑仲羊就把眼镜给人看,有一种得了便宜还要人夸的感觉。他问人他这眼镜能值多少钱,有个小伙子看了一阵说,就十块吧!桑仲羊把牙一呲说是小伙子你看好了,这可是真真的水晶眼镜。小伙子说不信你到眼镜行去看看,我说最多值十块。桑仲羊这下子是真的火了,说,小子,你可看好了,我这是花一百五十元买的真真的水晶眼镜,你别吓我。这下子小伙子也惊了,说,啥!啥宝贝疙瘩这样值钱?于是两人抬起了死杠,一个说你是上当受骗当了土老帽,一个说小子你是胡说八道懂不起。两人抬着抬着,桑仲羊虽然还嘴硬可在心里犯起了嘀咕,他心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上了当,于是把小伙子一拽,直奔眼镜行。桑仲羊把眼镜递给售货员,问,小师傅,你看看这眼镜是不是水晶眼镜?售货员接过眼镜看了看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朝柜台的另一端走去,他从一排排眼镜中取出了一副和这一模一样的眼镜,说,你那眼镜就这一种,我们店里售七元。啥!七元?桑仲羊一听懵了。售货员说,对,七元。桑仲羊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身子一晃差点摔倒。他觉得不仅是因为钱,自己如此精明的人竟然栽倒这伙骗子的手里,丢了八辈子的人,臊。小伙子赶紧上前一把扶住桑仲羊,说,大叔不急不急。售货员也忙说要不再找我师傅看看。一会儿从屋里走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那人没动手拿,只拿眼一看,说,老哥哥,你这眼镜确实不是水晶眼镜。不过这种镜片是专为咱西北人生产的,因为镜片里加了种色,所以远看幽蓝幽蓝的,它除了防风沙外还能象水晶眼镜那样过滤掉太阳光中的部分紫外线,戴上它确实也象老辈人说的能凉眼。不过你花一百五十元钱确实是贵了点,就算交了学费长门见识吧!末了,老师傅还说他们店里隔三茬五的就有人拿了这种眼镜来问,这世上是有了受骗的才有了骗人的。

    桑仲羊想不明白老师傅的话,是有了受骗的才有骗人的,还是有了骗人的才有受骗的,这个问题象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一样,还真是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回到了新疆,桑仲羊每天戴了新买的眼镜大模大样的往人堆里钻,他不仅觉得凉眼,也觉出了尊严。人家问老桑头你这镜子花多少钱买的,桑仲羊笑而不答。有人猜一百,有人猜二百,可就是没有人猜是七元。人家急了骂,你老松(老家伙)卖的啥关子哩么,驴日的说说到底多少钱?桑仲羊只呲着牙嘿嘿地笑。

 

                 注:该篇小说发表于宁夏作家协会的刊物[朔方]


作者:张佑迟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