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CK4(西部人物谱人物之四)/泸州张佑迟

时间:2010-07-02 21:32:17 点击:

  核心提示:陈汉声对CK4这个绰号深恶痛绝。 陈汉声的牙有点往外龅,虽然龅得并不厉害,但是这也常常成为人们谈话的笑料。人大凡生理上有这么点缺点,就容易被人冠以什么豁豁嘴啦,瘸子腿啦,瞎子聋子之类的绰号。CK4这个绰号就是从陈汉声的龅牙上引出来的。那时,我们国家的康拜因(联合收割机)都是从苏联进口的,其中最多是C...

 

    陈汉声对CK4这个绰号深恶痛绝。

    陈汉声的牙有点往外龅,虽然龅得并不厉害,但是这也常常成为人们谈话的笑料。人大凡生理上有这么点缺点,就容易被人冠以什么豁豁嘴啦,瘸子腿啦,瞎子聋子之类的绰号。CK4这个绰号就是从陈汉声的龅牙上引出来的。那时,我们国家的康拜因(联合收割机)都是从苏联进口的,其中最多是CK3、CK4两种型号。康拜因的收割台往外突出,无论从远看还是从近看,都非常像人龅出的牙齿。不知哪位康拜因手灵感一来,说你看陈汉声的龅牙像不像CK4?大家一听还真是切中了要害,说像,真他*的老鼻子的像。他陈汉声没招谁惹谁就冷不丁的得了个不入大雅之堂绰号,冤。开始大家偷偷在后面叫,时间长了,不小心当面也叫了出来。陈汉声只要听人叫他CK4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用武汉话骂了句“板板养的”,上去抓着就要打。时间长了,叫的人多了,他打也打不过来,“无可奈何花落去”,陈汉声也只好忍气吞声的接受了这个让他气也不是,骂也不是的绰号。这也好比是一匹生马,你要把他架辕,它先是又踢又咬,等你架过这么几次之后,它也无可奈何的乖乖就范了。

    陈汉声是武汉人,他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后来上了南京美术学院。就在他快毕业时,不知是哪里传出了个消息,说陈汉声的父亲是过去湖北省的一个厅长,临解放时跑了台湾。这个事并没有得到证实,可陈汉声却背上了黑锅,等分配工作时他没能回到武汉,而是被分到了江苏的一个县,后来还下放劳动。陈汉声想,你们不把这个事告诉我多好,我不知道我的生父生母,我就只知道我的养父是共产党,养母也是共产党。这样,我报答养父养母一辈子,不就是报答党和人民吗,你说这该多好。你们偏偏要告诉我这个干什么呢?然而现实毕竟是现实,极左的车轮有时也碾碎了极左者自己。后来号召移民新疆,这事本来与他陈汉声不相干,但在他坚决的要求下,还是来到了新疆。到新疆后,像他这样的美院本科生,无论咋说都可以留在机关工作,可陈汉声就是因为这个黑锅,他被分配到了基层连队劳动。

往后,我们就该叫他CK4了。

    CK4个子高大,体格健壮,头脑也挺够用,只是他在经过这么几次人生与政治的折腾之后,似乎把这人世间的事情都看得淡淡的了。连队打土块,别人一天能打七百、八百,CK4每天只能打一百。冬天打火墙给人挑土块,别人一担能挑二十几块,他CK4一担挑八块。你急他不急,你骂他不理,反正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那年粮食紧张,连里用苞谷芯子、苞谷杆子磨什么土淀粉。CK4想,新疆又不缺粮食,你粮食都烂在仓库里了,你们装模作样磨什么土淀粉。于是他跑去问管理员什么东西可以做土淀粉,管理员还以为这个大学生要和他探讨什么好办法,还仔仔细细的给他讲解。CK4听了以后,说,你说大粪能不能做土淀粉?一句话把管理员噎得喘不过气来,他跳起来就给CK4一巴掌,谁知CK4早有准备,一把把管理员的手托住,两人在屋子里厮打起来。事情闹到了指导员那里。指导员马稷稷解放前读过几天私塾,文化虽然不高,但却是个气度非凡心中有数的甘肃汉子。他嘿嘿一笑,对管理员说,行了行了,你是老革命了,别跟他娃娃家一般见识,走吧走吧!等管理员走了,马稷稷才说,我说CK4你能不能学点正经的,你一肚子墨水真的要沤大粪?CK4把大牙一呲,照样嘿嘿一笑,说,我这哪里不正经?要说不正经,我这不正经也是让你们气出来的。马稷稷说,好了,去吧去吧!

    那年冬天又是打火墙,CK4还是帮人家挑土块,他一头挑了四块在那里晃晃悠悠地走着。他突然看见赶马车的大老王提了根鞭子走了过来,他见大老王头戴狗皮帽,身穿白板皮大衣,腰上系了根芨芨草绳,满脸胡茬子,好一个西北汉子的形象。CK4一阵狂喜,想,这个形象不能放过。他把担子一放就去追大老王,他一把拉住大老王,说,走,我给你画张像。CK4也不管大老王愿不愿意,硬把他推到屋里。CK4取出画板,刷刷刷给大老王画了张铅笔素描,把个大老王画得惟妙惟肖。大老王自己看了也乐得不行。正在CK4忘乎所以的时候,那边打火墙的找不着挑土块的人了。人家好不容易把他找着,CK4说,不急不急,马上就好。正在他们吵吵闹闹的时候,副指导员罗兵来了。罗兵一看,这还了得,说CK4你这不是丑化社会主义是干什么?CK4说,这是艺术,你懂不?罗兵说,就你懂,你说这穿着白板皮大衣,腰间系着芨芨草绳子,这是社会主义军垦战士的形象还是解放前讨口要饭的叫化子?他们两人争执不下,官司又打到了马稷稷跟前。马稷稷一看,嘿,咋又是你CK4,这事大不大先不说,你CK4上班时间不好好干活倒干起这个来了。马稷稷把脸一沉,说,先回去上班,以后再说。罗兵也不是什么极左人物,只是样样事情有点顶真。等都走了,马稷稷说,你这个副指导员咋屁大点事就往大里整呢!新疆这地方你睁眼看看,有国民党起义的部队,有解放初从上海来的 妓 女,有全国各地来的劳改劳教,有发配来的右派,有支边有移民,有吃不饱饭闯了大西北的农民,三教九流五花八门都有。像你这个样子什么都上纲上线,你说咱们哪有精力来建设新疆?王震、张仲翰都不管的事,你天天惹这干啥?我送你两句话: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做政治工作的,该马虎你就马虎点,别样样较真。CK4摊上马稷稷这样一个马虎的指导员,日子过得还真的马马虎虎。

    由于CK4会写会画,文化大革命中各派组织都拉他,CK4一派也不参加,自己关起门来画画。这样他也就把各路神都给得罪了,不久就被抓进了老牛班,当了牛鬼蛇神。他不是当权派,也没犯大错,因此他不写检查,不挨批斗。他光杆一人,抓不抓进去对他都一样,他无所谓。有一天,造反派突然客客气气把他请到刘政委办公室,又是倒水,又是拿烟,弄得CK4摸不着头脑。说了半天,他们就是要CK4脱衣服,说是要脱了衣服看看。CK4先脱外衣,后脱内衣,一层一层的往里扒,等脱到只剩一件棉毛衫时,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了。CK4一看这阵势,不脱了,说,你们这是牲口贩子看牲口?要杀你们就杀要剐你们就剐,这衣服,我不脱了。他这一弄,搞得在场的人十分尴尬。此时你轻说不是,重说也不是。轻说了,若CK4是假的,这头头们的面子往哪儿搁;重说了,若CK4是真的,头头们又怎么下得了台。刘政委赶紧走过来,说,陈汉声,你脱吧! CK4知道,刘政委这个现役军人也是叫造反派把他从北京赶出来的,CK4瞥了他一眼,没把他往眼里放。这时,又过来一陈汉声不认识的军人,说,陈汉声,你先脱吧!等完了我再告诉你。陈汉声没办法只好脱,等他脱完了,众人往他背上一看,都说,真的,真的。那军人上来一把拉住CK4的手,说,好吧,陈汉声,我来告诉你。

    军人告诉他,说北京有位中央领导,战争年代把自己的孩子放在了武汉,他没敢写真姓,只在孩子的小衣服上写了个“陈”字。等解放了首长再来找孩子,可他再也找不到了。首长早些年工作忙没时间找,正好文化大革命到处外调,首长托人到武汉找,一查查到孤儿院,人家说过去有个孩子背上确实有个胎记,说这孩子叫陈汉声。于是首长就让人一路追踪,从武汉追到南京,又从南京追到江苏,再从江苏追到新疆。首长说,那孩子右上背有个像南美洲地图一样的红色胎记,而且胎记左边还有颗黑志。我们看了,这些都乎合,汉声,你就是首长要找的儿子。CK4眯着眼睛听着,仿佛做梦一般,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这些年,CK4脾气已经相当狂躁。等听完,他把眼一瞪,说,他 妈 的,一会我是孤儿,共产党是我爹,共产党是我妈;一会我是国民党湖北省一个厅长的儿子,我生下地来就他 妈 的是个牛鬼蛇神黑帮分子;一会我又是什么中央领导的儿子,又红得发了紫。你们给我告诉那个中央的混蛋,说他找的那个陈汉声已经死了,现在的陈汉声他 妈 的就是陈汉声,老子谁都不是,我就是我自己。

    不管CK4怎么说,顿时,他便开始扶摇直上,满屋子的人都给他陪笑脸,都给他说好话。CK4哪里吃你这一套。他说,马上送我回老牛班,要不然,老子一头撞死在墙上,看你们怎么回去向那个老混蛋交待。说完,拂袖而去。


作者:张佑迟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