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第五章 河谷解纷争

时间:2010-07-05 20:23:50 点击:

  核心提示:又一座深山密林,阔叶下隐藏着无数幽灵般的眼睛,头上缠着黑帕子的乌达人手执利器监视着山下的河谷地带。树林中除了有蝉鸣外,什么声音也没有。“大王,来了。”一个士兵向乌达王示意。乌达王手一按,潜伏的数百名乌达人头埋得更低了,待前面的达竹兵走过隘口后,乌达王站起来手一挥,吆吼着冲出密林,把河谷中的达竹人团团...

又一座深山密林,阔叶下隐藏着无数幽灵般的眼睛,头上缠着黑帕子的乌达人手执利器监视着山下的河谷地带。树林中除了有蝉鸣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大王,来了。”一个士兵向乌达王示意。

乌达王手一按,潜伏的数百名乌达人头埋得更低了,待前面的达竹兵走过隘口后,乌达王站起来手一挥,吆吼着冲出密林,把河谷中的达竹人团团围住。

这是夜郎的两个部落在交战,他们在争夺这条河谷的控制权。

这条河谷把达竹人与乌达人分开,过去共享一溪水,这水叫温水溪,又短又窄,水很清凉,还有暖意,但冬天时,水枯了,水不过膝,他们为了争水源伤了和气,最近半年常常兵刃相见,这天,乌达王倾所有山寨之兵,在此设伏,想一举全歼达竹部落,因为乌达人探听到今天达竹人要到山那边的竹王祠祭祀,队伍里有不少老人妇女和儿童,全部落要去一大半人,只留少数人守山寨。

“呵——喲、喲——”善于偷袭的乌达人端着长矛,手执砍刀乌嘘呐喊地直奔河谷,好一场厮杀,但见:大刀砍处,血肉横飞;毒箭穿胸,人落马下;长矛拼刺,瞬间丧命。达竹人探路过早,没发觉这里有乌达人设伏,没有充分准备,尤其是妇女儿童,眨眼就命丧黄泉,跑慢的,只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只杀得鬼哭狼嚎,天空失色。达竹王被乌达王围在正中,左冲右突,无法脱身。他大呼:“神呀,何不佑我达竹?”

“老贼,看刀!”乌达王一刀把达竹王的牛角帽砍来偏着,情况万分紧急。

“阿爹,我来了。”一女将手舞双刀杀进重围,抵住乌达王。

“阿爹,你快回山寨去,我来收拾他!”

“女儿小心……”达竹王拍马回寨了。

乌达王大叫:“小母鹰来得正好,我要活捉你回去给我当婆娘!”

这达竹王的女儿叫青桑,是达竹部落的唯一公主,年方十七,从小习武,今天她带着队伍走前面,听到后面杀声震天,知道遭到乌达人袭击,回马来救父亲,可是在众多有准备的乌达人面前,达竹人死伤严重,青桑公主在乌达王的强悍砍杀下,渐感体力不支,乌达王劈开青桑公主双刀,用刀柄把她赶下马来,重重地摔在地上,乌达王哈哈大笑:“把小母鹰给我绑了——不要绑伤了,我要带回山寨慢慢享用,哈哈……”

众乌达兵欢呼着,举刀抢跳起来,不住地狂叫:“呜、呜……”

青桑怒,但无可奈何,只好被绑着拖着走,她大骂:“该死的乌达,神不会饶恕你的!”

他们过了山坳口,正碰上唐蒙人马。

“请问,你们是哪个山寨的?”甘鲸问。

“我是乌达王,你们到何处去?”乌达好奇地问。

“你们怎么绑着一个姑娘?”甘鲸已经看到了美丽的青桑,起了恻隐之心。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这是我抓的母鹰。”乌达看见对方人多,站在旁边让路。甘鲸觉得蹊跷,朝后面去向肖子一报告。一会儿肖子一赶到前面,肖子一向乌达打了招呼后,问抓的是何人。

乌达想,你汉人也管不了我,给你说了又何妨:“她是达竹王的女儿,要与我争水源,被我打败了,你们到前面去看看就明白了,你们人多,可以给他们收尸……我们走!”他要带着乌达人和青桑往山中小路上走。

肖子一不知道该不该阻拦,见路太狭窄,周围不是岩就是树,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钻入密林中。

他们过了坳口,只听到哭声。在溪边,达竹王看着自己族人的尸体,痛不欲生。这时唐蒙赶到,了解了情况后,劝道:“大王不要过于悲伤,要带着大家走好以后的路。”

达竹王说:“我还有什么路啊,我的女儿青桑都被掳去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呢?”不住地用头碰地。

唐蒙道:“刚才我们的人已经见到青桑公主,估计乌达一时还不会伤害她,我一会儿就给您要回来,相信我呵。”

听唐蒙这样说。达竹王比先前情绪好了些。

唐蒙命令部下协助达竹人掩埋了尸体,到达竹山寨住下来,他带着甘鲸和两个得力士兵,由两名达竹人带路,徒步往乌达寨去了。

乌达人正在庆贺他们大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突然寨兵来报,说先前见到的汉人头领来见。乌达听说过汉人兵器尖利,善于打仗,下午又看见那么多人,不敢怠慢,叫请他们进寨。

这山寨建在半山岩上一块相对宽阔的地方,房子全是用竹木搭建的,房上盖的是树皮,屋前屋后长满了竹子,中间有块小空地。

唐蒙坐定后提出要放青桑,乌达不住地摇头。唐蒙说愿意拿五千钱币来换,乌达算了一下,这五千钱可以买一百条嫩口水牛,有些犹豫。唐蒙又讲了,青桑公主是达竹王唯一最痛爱的女儿,如果不还,两寨必然还要交兵,就算他再次被打败了,他告到夜郎王那里,对你乌达王也不利。再说,听说这青桑公主是个性情刚烈的女子,他不依从你,死在你手里,你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乌达听了唐蒙的分析,眼睛珠子溜溜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