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纪实.报告文学 >> 内容

泸州人民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与牺牲/赵永康

时间:2010-09-03 10:57:16 点击:

  核心提示:65年前,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蹂躏我大地,残杀我同胞。泸州充分发挥后防重镇的作用,全民抗战救亡,为赢得这场民族解放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蒙受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天生重庆,铁打泸州。”泸州雄踞长、沱两江之口,屏障成都,锁钥滇黔。几百万吨物资,年年在这里中转集散,是长江上游除去重庆以...

 

 65年前,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蹂躏我大地,残杀我同胞。泸州充分发挥后防重镇的作用,全民抗战救亡,为赢得这场民族解放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蒙受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天生重庆,铁打泸州。”泸州雄踞长、沱两江之口,屏障成都,锁钥滇黔。几百万吨物资,年年在这里中转集散,是长江上游除去重庆以外最大的港埠。险要的山川形势与三省通衢的地理位置,发达的农业经济和水陆交通,使之成为历代兵家必争的形胜之地。当时,四川省第七行政督察区(第七区)专员泸州公署设在这里,下领泸县、富顺、隆昌、合江、纳溪、叙永、古蔺和古宋8县。

 

钢钎、锄头加汗水,一年

半挖通川滇缅国际大通道

 

交通对于战争具有至关重要的命脉作用。“1937年11月,国民政府行政院下令云南省政府,由中央拨款200万元,限期修通滇缅公路,打通国际通道以利抗日。”为了让这条公路与各战区连成一片。国民政府命令云南、四川两省“义务征工,限期完成”,修筑从隆昌经泸县、纳溪,至叙永县赤水河镇渡河入黔,绕道毕节、威宁进入云南曲靖以达于昆明、全程967公里的川滇东路。

川滇东路川境段全长272公里,从北向南贯穿泸州。第七区立即成立了由专员兼泸县县长程懋型亲自负责的“泸县筑路委员会”和“川滇东路民工指挥部”,组织勘测地形,设计确定线路。1938年2月,下令征发民工。各县接到命令,分别成立了以县长为总队长、建设科科长为副总队长的“筑路民工总队”。其下以区为单位分设大队;大队下面以乡为单位设立中队。大队长和中队长即由各区区、乡长充任。中队以下,由保长任分队长,层层分工负责。3月10日,全区8县10万民工自带工具,自备工粮上路兴工,各自修筑自己县境路段,本县境没有公路的,协助他县修筑,其中:

隆昌县。修筑隆昌县城至泸县界牌;

泸县。修筑泸县界牌至纳溪县城;

纳溪县。修筑纳溪县城到渠坝乡石灶头;

合江县。协助纳溪县修筑石灶头到护国镇20公里;

叙永县。“派万余民工参加赶修川滇东路叙永段,从护国镇罗汉溪至长秧坝近150公里”。古蔺县“抽派民工3万余人”,和古宋(今宜宾市兴文县)县协助修筑。

“各县建设科长均带技士亲自上阵,一则加强领导,二则技术指导。路基完成,碎石铺好路面,各区、乡长也亲自到场,除对本路段直接指挥督促外,还和民工一起干活。所有住宿、伙食一切费用,由(各)乡自行解决,民工无工资津贴,只有饭吃。在动工修筑期中,正值严冬,而且在深山峡谷、悬崖绝壁危险地段,攀登开凿,放炮开石,稍有不慎,常有民工伤亡事故发生,真可谓前方流血,后方流汗。但是处在全民抗日救亡期中,民工们都有一片爱国热忱,深知后方多流一滴汗,前方少流一滴血。出于救亡为重,思想支持,干劲仍然很足。”

7月1日,川滇东路泸隆段建成;

1939年12月19日,川滇东路全线通车。

为了保证这条战略大动脉畅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战时运输管理局建立了川滇东路管理局。这个局的第四运输处泸县分处设在蓝田镇,管辖从泸县小市至云南省曲靖路段。

川滇东路在泸州城下连续渡过长、沱两江。长江河宽,水流湍急,拖轮摆渡往返,平水季节也要20分钟;沱江渡口人力牵挽,就更困难。候渡的汽车长龙,一排就是几千米。渡口工人常年夜以继日进行摆渡,竭尽了全力。

仓促修筑,公路质量不高,车辆通过又特别频繁,养护难度很大。时任国民政府交通部公路管理总处处长的赵祖康解放后回忆说:包括川滇东路在内的“抗战时期的后方公路,较能担负繁重的运输任务,是养路工人辛勤劳动,努力养护所取得的结果。

当时,出海港口遭受日军封锁,川滇缅公路成为我国唯一的海上国际通道,海外战略物资主要经由这条公路运到泸州蓝田坝转运全国。据不完全统计,计有汽车1万余辆,战略物资49万多吨,燃油20万吨,武器弹药20万吨,绵纱布匹3万余吨之多;四川、贵州数十万吨桐油、猪鬃、钨砂和锡锭等物资,也通过这条公路出口国外。行驶在这条公路上的除了汽车,还有国民政府交通部主办的“泸昆驿运干线”1600辆人力板车,“去程以川盐、棉花为大宗,回程运输军用国防物资”。“驿运属于半工半义务性质,必须是一般民众平均负担,轮流服务。……人人都有贡献能力的机会,人人也不能逃避其应尽的义务”。勤劳憨厚的泸州农民,把他们力量半点不剩全贡献了!

 

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头顶敌机

狂轰烂炸建设后防重镇固若金汤

 

抗战时期,泸州人顶住日寇飞机野蛮轰炸,连年超额输送壮丁补充作战部队;义无反顾地无偿接纳后迁单位;努力组织战时生产,连年超额完纳粮赋;超居人前爱国献金,积极购买各种公债,大量捐钱捐物支援前线;义务修建大型军事工程设施;社会治安相对稳定,巍巍重镇,固若金汤。

1938年2月,军政部兵工署巩县兵工厂从河南迁来,4月16日,更名23兵工厂,随迁职工3000余人,家属1000余人。700多名泸州爱国青年,通过考试进入该厂,其中包括一批中共地下党员。泸州地方政府和民众,在土地、建设材料、建厂劳工,粮食、菜蔬和其他生活物资供应等一切方面,对兵工厂给予了全力支持,确保了该厂边建设,边生产军火输送前线。

当时,大片国土沦陷,人民千里流亡,辗转退入四川,成为“难民”。国民政府教育部开办国立中学,招收难民学生,免收学杂诸费,免费提供食宿,为国育才,准备持久作战。1938年,在合江城郊流杯池与白米乡的桂溪园,分别设立了国立第5中学(女中)和国立第16中学分部(男中)。这两处校园,都是私家民宅,为了支持抗战,主人把住宅都让出来了。

同年7月,四川省属第5保育院在合江成立,合江县政府拨给广驿巷紫云宫作为院址,首批收容战区难童300名。合江各界妇女,与院长蒋鉴女士一起,对难童施行“所授课程与小学完全相同”的教育,办成了全国最好的保育院,受到全国儿童保育总会通令嘉奖;他们的事迹,被拍成记录片《第二代》在国内外放映。1940年,蒋鉴院长因劳成疾逝世,全国儿童保育总会通令各保育院开会悼念。邓颖超同志送了挽联,延安方面专门派代表出席并在会上致辞;冯玉祥将军到合江,也题诗悼念。

1938年,军政部第5陆军医院、第14陆军医院相继迁驻合江,寄驻城内中南禅林,首批收治抗日负伤将士401人。1939年,军政部163后方医院又由湖南迁来,县城容纳不下,便在芦槁林乡间设立病房。1940年,军政部在泸县城内隆生堂建立第5荣誉军人教养院,1941年,又在叙永县城建立第7荣誉军人教养院,安置对日作战受伤、致残官兵。这些学校和后方单位的用房与物资供给,都是由地方负责提供的。

1940年7月,西南联合大学建分校于边城叙永,招收学生600余人(其中女生100余人)。地方当局和民众,腾出了一切可以腾出来的建筑物,无偿提供作为校舍,在生活物资供应和治安保障等一切方面,更是全力帮助、支持,学校教学、科研活动正常开展。

日本帝国主义灭绝人性,对我后方平民反复野蛮轰炸。泸州和重庆,是他们轰炸的重点目标。轰炸泸县、空袭合江、纳溪。驻军没有防空火力,这些空中强盗为所欲为。

…………

日本鬼子的罪行,更加激起泸州军民抗战到底的决心。1939年,合江县先市镇竖建《抗日阵亡将士暨死难同胞纪念碑》,慷慨壮言“士可杀,不可辱。民族深仇,九世而复。浴血而耕,浴血而战。先死后死,军民一贯”。

合江县民虞瑞麟绘制3幅图画,分别表现“县城惨遭轰炸之前,十多架敌机正飞临城市上空;县人扶老携幼仓皇逃避空袭,天空日机正开始投弹以及炸后的县城,在败瓦残垣中,大火在燃烧,遍处尸骸狼籍,血肉淋漓的真实惨状,张挂墙上;其妻王锡荣创作了一首儿歌,绣成婴儿枕套,每天边推摇蓝边唱:“小宝宝……长大了,定要把仇报。”这个枕套,由她儿子珍藏至今,刻骨铭心,世代永志不忘; 3幅图画,有1幅的照片保留了下来,由合江县档案馆珍藏,成为日本强盗野蛮屠杀我平民同胞的有力罪证!

1941年,纳溪县乐道乡修建小学,也在升旗台两侧和房舍石础上勒石大书“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抗战到底”。后来正名“抗战小学”,直到现在;

305师师长陈明仁,1941年移师叙永休整补充,有慨于“丑虏未歼,神洲沉沦,荒天谁补?”在城外丹山勒石大书“填海补天”又167字铭言。耿耿丹心,跃然石上;

1943年,身在北平沦陷区的泸县人蒋兆和,毅然创作《流民图》,“高2米,长近26米,以百余人物形象,展示侵略者铁骑下,整个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哀鸿遍野,尸骨横陈之人间惨象,表现我各阶层人民渴望生存与和平及民族独立之愿望,诚谓忧患愁难之际中华民族之悲剧史诗”。

1944年3月,驻泸76军秘书肖尔诚上校奋笔挥毫,题写“还我河山”,由泸县新生活运动委员会镌刻在县城大江南岸东岩(月亮岩)绝壁上,隔江远眺,字巨如磐,当年激励我同胞敌忾同仇,而今光耀人寰,义烈千秋!

为了把四川建设成巩固的后方基地,国民政府从1938年起,陆续修筑了一批公路和34个飞机场。这些工程,都是征发民工义务修筑的。由于档案散失以及调往外地藏存,难以利用等诸多方面的原因,我们已经难以弄清泸州民工参加这些工程建设的情况,仅从新编地方志书辑存的民国档案材料了解到:合江县先后6次征发民工23660人次,参与修筑了4个军用飞机场和1条国际大公路;修筑川滇东路一役,叙永县征发1万余人,古蔺县征发了3万多民工。据此推算,抗战时期泸州全区征发的民工,至少是在20万人次以上。

需要特别记述的是,1945年2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工程委员会电令征调泸县、富顺、隆昌民工4·6万,修筑泸县(蓝田坝)飞机场。3月10日,组成四川省泸县特种工程委员会。17日破土兴工,民工4·3万,编成12个大队。4月18日,又征调合江、叙永、江津、荣昌4县民工4万,总计8·6万人赶工修筑。5月底,建成2200×60米跑道1条;400×13米和800×13米平行推机道各1条;47×47米停机坪1座;停机堡(俗称“机窝”)13个和1道400×1×6米的排水沟。6月1日,机场剪彩通航。修建中,民工食不得饱,疾病流行,死亡135人。

为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泸州民众有力出力,有钱出钱,连年大量无偿捐粮、捐钱、捐物,全力支援前线。最令人感动的是,1944年4月3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将军募捐抗日,在合江演讲“一心要想着收复失地,千万别忘了还我河山”,募得国币1450万元,他高兴地在日记中写道:“此间民众突破各地成绩,爱国超居人前”;挥毫“为书武穆(岳飞)遗训还我河山以作纪念”,交付县人摩岩勒石赤水河口。[1]4月7日和8日,冯玉祥将军在泸县演讲,情词慷慨,献金连续多日,累计募得国币5300万元。27日,四川省政府张群主席(省长)通电嘉奖;[2]5月16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新闻处通电:“自冯玉祥于去(1943年)冬倡导并亲赴各地发动节约献金运动迄今,四川已有14县市献金1·3698亿元,其中泸县为5300万元,合江县1450万元”,冠甲全川。

 

                            一寸山河一寸血

十万青年十万兵

 

8年抗战,泸州连年超额输送壮丁入伍,总计12万人以上。

这12万壮丁,只是按照当时施行的《兵役法》“三丁抽一、五丁抽二”征集,以及那些由于国民政府役政腐败,被强拉壮丁的人员。“七七事变”前已在部队,随部开赴前线的官兵,在川部队自行招收,以及奔赴延安参加八路军、新四军和自愿报名参军的爱国学生,没有统计也无法进行统计。

泸州青年报国从军,事迹极其感人。1937年8月2日, “泸县战地服务人员训练班”开办,300多名爱国青年报考,录取男生20名,女生22名,训练两个月,命名“泸县战地服务团”,开赴宜昌第6战区9兵站报到。

1938年,泸县成立中央军事学校毕业生调查处,登记在乡赋闲军官100余人,介绍前往四川省军管区加入战斗部队。

1939年10月30日,纳溪县“在乡军人(官)段军实经报请(政府同意)后,募集志愿军1个连参加抗日”。

1940年2月8日,国民参议会议员黄炎培先生,在玄滩场召集自新土匪晓以民族大义,“演讲至深切处,皆大哭”,全部自愿报名入伍。

连年超额征兵,兵源枯竭,泸州地方政府下令废除学生缓役制度,一律抽签应征。[3]1943年,日寇长驱直入,一直打到了贵州的独山。蒋介石亲颁手令,征集10万知识青年从军。泸州学生积极响应,报国从戎。泸县男中高中第5班28名男生全部报名,初中学生年幼,也踊跃应征。经过体检和挑选,全区征集数百余人,就近编入1944年1月在泸州成立的青年军203师。

1945年,抗战到了最后关头,四川省军管区下令紧急征兵。泸州超额4968名完成任务,受到嘉奖。

新编《泸州市志》记载,8年抗战,泸州有2022名官兵壮烈牺牲,其中包括校官4人,尉官10余人:

1932年淞浦抗战,第5军88师528团3营2连上尉连长骆健郎(古蔺人),与日寇白刃厮杀,腹部被敌长刀剌入,仍凭最后一息剌入该敌胸膛。战后,忠骨安葬南京紫金山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公墓。古蔺县政府为他修建了衣冠冢,墓门镌刻蒋介石题赠的“与子同仇”4个大字,两侧是张治中将军赠送的挽联。1985年,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1937年10月,20军802团上校团长林相侯(泸县人)率部在江苏蕴藻滨与日军白川大将的禁卫师团激战,身先士卒冲出战壕与敌寇肉博,头部中弹,牺牲前怒目切齿,直指前方,示意官兵奋力杀敌。

1938年,21军145师上校副师长兼442旅旅长袁治(泸县人)保卫武汉,血战7天7夜,累死阵前。临终犹自高呼:“弟兄们冲上去!”战后,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中将。

1940年12月,第30集团军中校工兵营长舒汉璧在江西被日寇围困,负伤力竭被俘,日寇酷刑逼供,倔强不辱,刖足割舌,惨烈成仁。马革裹尸,安葬江西修水。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亲自为之撰写墓志并追赠上校。1988年,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

1944年长沙战役,118师552团4连上尉连长陈显兴(合江县人)在掩护部队转移中壮烈牺牲。1945年6月,蒋介石题赠他金匾一块,横幅大书“为国捐躯”。

泸州抗日健儿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为了民族的生存和解放,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挽救国家危亡,用生命和鲜血争取这场民族解放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浩气长存。新编泸州地方志书,逐一记载了这2020位抗日烈士的英名,垂光百世,照耀简册,永远受到人们的尊崇鼎敬!

 

 

                 (作者系泸州地方史专家、泸州市档案学会理事)

 

 

附:

《泸州日报》纪念抗日战争特别报道《不能忘却的纪念》(摘选):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泸州人大抗战,八年向抗日前线输送兵源50000人。其中,1939年11月,送青年(壮丁)参战人数10778人,1942年为4472人(参加中国远征军),1943年参加青年军451人,1943年到1945年,仅叙泸师管区、泸永师管区征兵28640人,其中编入第9军203师就达10000人。…………

泸州作为大后方,不论征兵、劳役、纳粮、公债、酬金、纳税各方面均居全川之首。……抗战期间的1944年,四川纳粮占全国纳粮总数一半,泸州纳粮9436万石,山区古蔺征粮年达3·64万石。

川军出川抗日,泸州人民募寒衣达3万件棉被心,1939年,合江捐寒衣达2万件。1941年,泸州人捐钱买飞机2架支援抗战,飞机命名为“泸州一号”、“泸州二号”。其中合江民众捐献飞机一架,价值20万元。

1942年至1945年国民政府发行的各种公债中,泸州人承担了公债1·52亿元。加上田赋、交通、公路、赈济、兴业、国防等公债,八年中泸州人负担公债总额达10亿元。

 

                                            

 

 



 

 

 

作者:赵永康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