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此心安处是吾乡/泸州.赵书伦

时间:2010-09-10 17:32:10 点击:

  核心提示:参天之树,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故乡,是离乡背井之人梦魂萦绕、辗转反侧的地方,是游子心中永远的牵挂。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我一直在想:还到哪一个乡呢?是自己的出生地,还是自己工作的地方呢?是自己父母的居住地,还是和妻儿生活的居所呢?是旅途中一见倾心的他乡,还是魂牵梦绕的故乡呢?也许每...

 

参天之树,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故乡,是离乡背井之人梦魂萦绕、辗转反侧的地方,是游子心中永远的牵挂。

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我一直在想:还到哪一个乡呢?是自己的出生地,还是自己工作的地方呢?是自己父母的居住地,还是和妻儿生活的居所呢?是旅途中一见倾心的他乡,还是魂牵梦绕的故乡呢?也许每个人的理解都会不同,也许每个的故乡都会有有形的和精神上的,还也许它可能是一种混合了能给人安宁的精神皈依吧。

    扳着指头一算,我来到城里也近十年,先是过着居无定所的租房的日子,那时就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后来东凑西借买了一套蜗居,总算告别了寄居的生活,不过我的内心却依然觉得我不属于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对我这个从乡下进来的人也不理不睬。

据祖上及族谱上记载,我们这一脉赵姓是在百年前湖广填四川之时迁来的,到我们这代时已经是第13代了,后来的后来,我只知道我的故乡在石寨老家,在一年四季散发着草香和泥土气息的田园村庄。老家的房屋是在一片竹林中开辟出来的,开始是土坯墙竹架顶稻草盖,后来翻新为土坯墙木架顶瓦片盖,就是这样贫穷简陋的地方承载了我儿时的所有快乐。作物成熟的季节,用竹筒装上刚摘下的豌豆胡豆,放点盐,然后在野外弄点柴火烤熟,那浸透竹香的豌豆胡豆简直可以和天下最美的佳肴媲美;夏夜乘凉时,仰面躺在庭院里的竹席上,数着满天的繁星,听那不知疲倦的知了鸣叫,在母亲的故事里和扇子的轻拂中进入了甜美的梦乡;瓜果飘香了,约上几个伙伴,悄悄溜出门,偷窥谁家的地里或树上有可以下手的,那时嘴还是馋,不过主要是饿啊,不过那时偷没偷到都是刺激的快乐的,乡下的大人一般对孩子还是很宽容,即使被逮住很少会责罚的。

   老家,因父母兄弟的存在,挽系住了一颗游子的心,大学毕业后我回到了老家教书,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为了一点鸡毛蒜皮之事经常吵吵闹闹,甚至大打出手的邻里关系,横行霸道的某些村官,噪音灰尘烟雾不绝的水泥厂,越来越势利的人际关系,这一切都促使我的心开始去寻找一处能慰藉我的净土。

   后来我到了城里,到了这个之前偶尔来一次的地方,密集高耸的楼群,陌生交错的人流,单调重复的生活,而且越到后来,我更强烈地感到这座城市的现代锋芒是再也无法收敛了。摩天大厦争先恐后、拔地而起,四顾间,它们不仅控制着我们生活的领地,更控制着我们心灵的领空,从中透出一种现代城市的霸气。而且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你就得接受就得适应。城市的表情在过去因含蓄而充满魅力,城市的现在却变得简单而直露,就像那街上那越穿越少的女子,让人不再有什么想象力了。不是吗,玻璃幕墙体通体透亮,还有什么含蓄可言?钢架交错,似裸露闪亮的筋骨,没有任何羞涩需要多余的遮掩。

不过尽管我们的城市正在日新月异,但我们新的楼房都是从外部世界抄来的,很少有我们自己民族的底蕴,正像我们的服装,一款款虽然炫目,却也是从西方世界拿来的。“拿来主义”构成了我们城市的时尚,我们的城市正在西化,我们的节日也正在西化,连同我们的生活习俗,不过有些东西可以学习和借鉴别人,但一个自信的强大的民族更应该坚持我们民族自己的东西,比如我们的七夕就比西方的情人节更有文化内涵,也更富有想象力,再比如我们建筑中的雕梁画栋,我们民族服饰中的旗袍等等,都应该永远坚守永远传承下去,这些都是我们的子子孙孙应该为之自豪为之骄傲的遗产啊!

在这座城市生活久了,我无端的替都市人难过起来,一辈子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他们的精神故乡在哪里呢?一个没有精神家园的人必将陷于虚无的境地啊。

苏东坡获得的关于故乡的彻悟不是来自儒、释、道的学说,竟是受一位歌伎的启示。王巩与苏轼是好朋友,王写得一手好诗词,苏轼很是欣赏。两人惺惺相惜,有机会就宴饮作诗。苏东坡乌台诗案发后,许多人受到牵连。苏轼被贬往黄州。王巩获罪最重,被流放到荒僻的广西宾州。王巩的歌妓柔奴毅然随他到岭南,要知道柔奴家可是世代住在京师的。

3年后,即1083年,王巩奉调回京,特地经黄州见苏轼。见到王巩,苏轼觉得非常惊讶。自己这几年因为命运多舛已两鬓斑白,而王巩却越活越年轻。二人把酒作歌。席间,苏轼见到柔奴也跟王巩一样,容颜非但未改,反而更加年轻漂亮。当下大惑不解。便问柔奴:“岭南的风土,好吗?”柔奴微笑说:“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好一个“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忍不住叫好。当下便写了《定风波·谁羡人间琢玉郎》,请柔奴当场清唱。词云:“谁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千年前的柔奴真会说话,而东坡的这首小词从古到今安慰了多少漂泊者的心啊!人类的故乡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人们只关心自己的直系故土,以及故土中的物像和风土。能将他乡作吾乡,洒脱、释然的心境自然不可少。对于漂泊在外的人来说,何必死守着故乡才是家呢?只要有自己亲爱的人,有一颗相依为命的心,如同柔奴,身处逆境,随遇而安。泥土中固然有我们的魂牵梦绕的故乡,而城市中偃仰啸歌唯我独尊的那间书房、让自己安身立命的笔耕生活、三杯两盏的倾心交流、又何尝不是吾心安处?

    在繁华的都市里,为了生计太多太多的人背井离乡,奔波于陌生的城市,甚至逢年过节里也只能独自承受孤独,忍受着思念的煎熬。生活往往让我们面临许多无奈,当生活、工作的环境不容我们选择或改变时,我们唯有调整自己的心境,认真地对待生活。

    人一辈子有太多的变数,有太多的原因让我们不得不离开家园,但不管走到哪里,生命还在延续,生活仍要继续。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了你黑暗,但没有剥夺你追求光明的权利。生活也同样,它给了你不幸,却没有淹没你积极向上的心灵。试着用一颗善良宽容的心去悦纳周围的环境,用一颗愉快安定的心去享受周围的环境。也许你会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新的家园,就像干枯的心田迎来了甘露,萌发出生命的希望。

俗话说:庸人自扰之。如果一味地自寻烦恼,即使有再优越舒适的环境,也不会感到真正的快乐;倘若守着一颗乐观开朗的心,即使环境再恶劣,我们也可以甘之如饴。“此心安处是吾乡”,说得多么透彻啊,就冲这句话,真想回到1083年的那个夜晚,好好敬那个叫柔奴的女子一杯!

 

作者:赵书伦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