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校园文学 >> 内容

那段青涩的实习时光/成都.毛锦波

时间:2010-09-15 20:32:13 点击:

  核心提示:日前,有同学从合江打电话来,谈起是不是该牵头搞搞同学聚会的事了。想想也是,那会儿我们是唱着《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毕业的,撒播在四县三区,一晃还真就工作了二十年,也真不容易。打电话这位仁兄,和我一般年龄,健谈,脑子很活络,日前在一所中学掌管财政,是总务主任。我们当时一个班四十五名同学,如今多是这样小有成...
 

日前,有同学从合江打电话来,谈起是不是该牵头搞搞同学聚会的事了。想想也是,那会儿我们是唱着《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毕业的,撒播在四县三区,一晃还真就工作了二十年,也真不容易。

打电话这位仁兄,和我一般年龄,健谈,脑子很活络,日前在一所中学掌管财政,是总务主任。我们当时一个班四十五名同学,如今多是这样小有成就的,有的还做起了校长,有的甚至转行做起了县市级行政领导。­

    那是1986年至1989年的流金岁月啊!我们在一起足足同窗三年,摸爬滚打,学习锻炼,尤其是实习期间那段青涩的经历和往事,渐次在我的眼前清晰地聚集起来,无法忘却。­

     1989年春期一开学,我们就接到学校通知,全班要分成四个小组奔赴某县的几个乡镇中心校实习,深入到中小学的课堂见习上课,为以后当老师打基础。于是,我们反复品味教材教法,揣摩教育心理学,练习粉笔字,训练普通话朗读,编写一篇篇教案,照着镜子不停的试讲。事前的这些繁琐的演练,郑重其事,一丝不苟,乐此不疲。心里面是既激动,又担心。一边盼着实习时间快快到来,一边又害怕实习成绩不好影响工作分配。真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窥见了一个心仪的男孩之后的娇羞和欲罢不能!­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3月20日,我们的班主任卓老师在一番煽情的动员之后,将分成四个组的名单做了宣布。其他三个组均是十一人,我所在的组十二人。将到云龙、上坪、奇峰、玉坪这四个中心校实习,为期一个月,4月底再回师范学校进行总结。­

    这下,几家欢喜几家愁啊。有的同学趣味相投,却被分到别的实习点。有的同学怀有成见,却又硬生生的分在一起。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实习组的十二人,好像波平浪静,七男五女神情悠然,互相致意,没有翘起小嘴巴说怪话的。­

    那时我也是正经学生,在班级做了三年学习委员,年年被学校评为优秀学生干部,尽管不懂人情世故,招呼应酬,然而还是被委以实习小组长重任,心头着实很是惶恐,社会这部大书,我是从来没有读过的,爹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是纯粹的一介书生,这一关究竟过得去不呢?心头一直在打鼓。­

    我们怀揣介绍信,终于被一辆大客车载着丢到上坪乡场,然后通过逼仄的满是石板路的大街,绕了几个湾,跨入了上坪中心校。没有欢迎的口号,也没有现时流行的标语。我们径直找到刘校长,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花白头发的长者。他看起来很谦逊和诚恳,在给我们倒开水的同时,也就把总务主任叫起来了。相互寒暄认识之后,我们搬起铺盖卷,就忙着安营扎寨去了。­

    七个男同学住一个通铺,七手八脚将大礼堂旁边的多余课桌拼起来做床,铺上几捆稻草和随身带来的席子,就搭成了我们男生的安乐窝,一个二个偷着乐,还笑眯眯地连声说“安逸”,还有同学马上躺着就假装打呼噜的,旁边一个悄悄给他一胳肢,又禁不住哈哈大笑的,真是笑话百出,又热闹有趣。不一会儿,女同学们陆续过来了,笑盈盈的,说是她们的寝室已经收拾妥当了,过来看我们都做成些啥子名堂。­

    我们于是去找到教导主任,又分头联系了几个年级的班主任和科任教师。十二人分别进二、三、四、五年级共四个班实习,每个班三人。事前我们就说好了,就在所在的班级实习一个月,各门学科均努力涉及,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让领导们信服,让老师们佩服,让学生们折服,然后以优异的成绩为实习划上圆满的句号。­

    看来,大家都比较满足和高兴,因为当我们围着大圆桌吃晚饭的时候,一逗情况,大家都嘻嘻哈哈的,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前面给我打电话那位男同学和我,以及另外一名女同学,我们实习五年级。班主任陈老师,是个五十六岁的和气老者,教授语文,精瘦,显得有些营养不良,但很敬业,很受师生称道。我们的到来,他显然是欢迎的。一来可以帮忙改改作业,上上新课,二来可以和学生朝夕相处,更好交流,兼以组织一些文娱活动,活跃班级气氛。老教师在这些方面往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没想到,学生们对我们的接纳,更是由衷的,让我们完全松了绑。其热情之高,兴头之足,特令我们感动,至今我还深深地记起第一次见面时,他们个个眸子生辉,面染红晕,挥动小手丫使劲鼓掌的场面。­

    我主要实习语文,其余两个同学主要实习数学和班主任工作。我们是根据自己的特长,自主分工和合作的。­

    我曾上过《鸟的天堂》、《草船借箭》等课文。那时教学手段单一,没有多媒体,没有录音机,也缺乏教学挂图。这样文质兼美,情节生动的内容,该如何交给学生呢?于是,心里不断的谋划着。经陈老师同意,教学《鸟的天堂》一课时,我让学生们来到操场边的一棵大榕树下,没有黑板,没有粉笔,只有较为标准的普通话诵读,和同学们叽叽喳喳的叙说以及你争我抢的发言。还有头上群鸟翻飞时划出的优美弧线,收起翅膀驻足枝头的啁鸣,以及浓荫遮蔽如华盖一般的老树。这堂课,我似乎看到了个别老师怪异的目光,也感受到了大多数老师的和善与支持,还有学生们仿佛过年过节才能穿上那期盼已久的新衣服一般的兴奋!­

    在教学《草船借箭》时,就顺带讲起了三国故事,并分了几个角色给他们,做成课本剧让同学们到台上排演一番。没想到,他们硬是人模狗样,有些夸张地表演了出来!这堂课,笑翻了不少同学,也把他们的陈老师逗得忍不住笑起来!­

    从此,我们师生之间,课堂内外,上学放学,差不多就泡在一起了,一有空,那些小机灵就在你的面前晃悠,离校以前,总不忘来跟你说声再见。­

    后来,我们尝试着送学生出校门,然后三五几个男女同学,就到外面走走逛逛,欣赏山水风光,触摸新鲜空气,开些雅致的玩笑,谈些见习的体会,感到这样的日子也挺有意思,比关在师范读圣贤书要强。­

    我们五年级班上有个叫陶XX的学生,她是个彝族孩子,父母亲经营着一个小店,他们一家就住在上坪街上。这孩子长得矮小,说的是一腔不地道的泸州话,所以孩子们都说她是“苗子”,不太喜欢和她交往。可是,我却很喜欢这个机灵的学生,就借故向她学习彝语,经常和她摆谈,所以,他就特别依恋我们。有一天傍晚,她的父母专门请我们三个实习老师到她家去做客,一家人待我们的诚恳,至今还让我时时忆起,倍感作为老师的伟大。那是家长对小孩的进步感到多么的惊喜和宽慰啊!直到后来我们实习期满离去时,孩子表现出极度的不舍,追着客车,哭喊着,跑了很长一段路程,也让我们心里潮潮的,好久都不忍回头去看,但是那个追车女孩的影像却定格了下来,一直留存到现在。­

    课余,我们还策划着搞了一次大型活动。通过和同学们的交谈,我们很快知道附近有个叫“朱梅滩”的大水库,水质好,景致也不错,周边还住着很多户人家。水库的堤坝又高又宽,适合在那儿搞野炊。于是,我们联合四年级吴老师那个班,在一个周六(那时要上课),我们向学校请了假,由同学举着少先队旗,果真就浩浩荡荡的向着“朱梅滩”水库进发。天公作美!那天风和日丽,气候温和,沿途茂林修竹,遍地瓜菜果蔬,美不胜收!我们急不可耐的直扑大自然的怀抱,贪婪地吮吸着带着香味的空气!其时,我们两个班六个实习生也设法唤起孩子们歌唱的激情,以渲染热闹的气氛!于是,一路行走一路歌,两个班的歌声此起彼伏,一支比一支嘹亮,一班比一班激昂!无邪的孩子们啊,也让我们回归了烂漫的童年!后来,我们还排成队列合了影,照片一直保存到今天。虽然好些同学的名字我都记不起了,但是,野炊活动的情形,仍然非常鲜活地时时浮现,使我总想到少年的纯真,青春的美好!­

    周末,就是我们实习生的天下了。在职的老师们要回家,孩子们也离校了,偌大的校园便空荡荡的。我们也得找些事来做。于是,常常是几个女同学牵头,叫上我们几个男同学,一起到堰塘边洗洗衣服,间或一番嬉闹,或者谈谈各自实习的心得体会,讲讲班级的逸闻趣事,也很是自在和怡然。或者,到另外几个实习点去串联,走访,蹭饭。因为在一条线上,经常想起去哪里就乘车去了,所以,实习这些天,同学们走得比平时还近乎些。至今,我们同班同学中,就有两对情深意长的伉俪,他们大概就是那时相约今生的吧!­

    还有一事,很难忘记。即4月20日,当晚,雨横风狂,冰雹肆虐,雷鸣电闪。校园里一棵老树也被掀翻了,好几间教室的玻璃都被打碎了,“乒乒乓乓”之声不绝于耳。我们睡意全消,闹腾了一晚上。女生们讲,她们也一宿没合眼,盯着天花板,缩成一团。这就是我们遭遇的“四二〇风暴”。第二天,据说很多乡镇遭灾了!房屋倒塌,粮食减产、还有的将颗粒无收,胡市、海潮一带尤甚。实习生们一合计,率先在师生中倡议捐钱捐物以示爱心。我们实习组大概捐了十多斤粮票和十多块钱,在当时感觉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可以为社会做些贡献了。这一善举也受到了实习学校的肯定,也为他们带了一个好头。­

    实习行将结束的时候,我们每个实习生都要上汇报课。记得我的公开课内容定下来以后,就忙着向指导老师请教,还编写了较为详尽的教案,只等第二周在课堂亮相,语文老师来听一听,议一议,就算功德圆满了。期间,也准备得比较充分,尽管内心有些惶恐,但也显得比较踏实。­

    可是,当我向教导主任汇报的时候,他似乎满脸不高兴,认为指导教师事先没有征求他的意见,语文教研组长也没告诉他,我的教案更没有通过他,很是愤愤不平。于是,我心中的美好,刹时变了样,觉得这人咋这样怪怪的,我究竟错在哪里呢?百思不解,终于,回到师范和我的老师谈起这事,他也感慨,事情虽小,可是,我们确乎应该从中学会尊重人,尊重领导,多向领导汇报工作。后来工作中想起这一情景,倒是提醒着我与同事及领导的相处,贵在加强沟通和理解,也想到以后要回这里探访的话,得有一定的实绩证明给他们看。­

    后来几天,我们以各种实在的方式,向领导、老师、学生表达着依依不舍的情谊,也期待着未来的日子里能够重逢。­

     4月底,我们实习组十二人都带着丰收的喜悦和些许遗憾,和上坪中心校挥泪告别了。­

    回校以后,旋即投入紧张的毕业迎考。此后懵懵懂懂的,又遭遇“春夏之交”的那场政治考验。好在全班同学顺利毕业,但是,分配工作也多少受了影响,据说我们那届分得最差。­

    不过,奋斗乃是改变自身命运的不二法门。我们不是从风风雨雨中走过来了么!­

    哎!人这一辈子,一不留神就工作了二十年,还要工作二十年才能脱得了干系,办同学会吧,也许能让我们找回青春时代的一些感觉。

作者:毛锦波 录入:毛锦波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