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城市夜游者/泸州.赵书伦

时间:2010-09-27 7:45:25 点击:

  核心提示:乡村的夜晚白天与黑夜界限很分明,傍晚时分,劳累一天的人们回到家中,房顶上的炊烟便袅袅升腾而起,清风一吹就向田野飘散开去。很快鸡鸣狗叫之后,锅碗瓢盆之声不久就渐渐停止,然后是一阵电视的声音,这些也很快没了。不一会儿,各家的电灯就淹没在黑色中,夜也慢慢进入沉睡中去了。剩下还没有入睡的就是那些看家护院的狗...

   乡村的夜晚白天与黑夜界限很分明,傍晚时分,劳累一天的人们回到家中,房顶上的炊烟便袅袅升腾而起,清风一吹就向田野飘散开去。很快鸡鸣狗叫之后,锅碗瓢盆之声不久就渐渐停止,然后是一阵电视的声音,这些也很快没了。不一会儿,各家的电灯就淹没在黑色中,夜也慢慢进入沉睡中去了。剩下还没有入睡的就是那些看家护院的狗了,一有点风吹草动,它们就向着声音传来处一阵狂吠,也许不过就是一只小动物跑过,或者是偶尔有人刚好路过罢了,当然如果是有经验的小偷一般不会让狗叫这么久的。再后来,夜色就更浓了,氤氲的雾气和那丝丝缕缕的冷气浸润着天地万物,乡村的夜晚就是这般的让人安静,让人彻底的放松,完全失去戒备。

    不过,城里就不一样了。城里白天人来如织,车水马龙,车子喇叭鸣叫声、做生意的各种吆喝声、商场门市传出的音乐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到了傍晚时分,整个城市不仅没有陷入黑暗之中,反而让那些四起的灯光照得如白昼,而且那些闪烁不定的霓虹灯,更让这个原本夜色四起的城市变得异常迷离。白天和黑夜在城市里是没有明显的界限的,一样的亮堂堂明晃晃,一样的喧嚣沸腾,直至夜深依旧如此,甚至到第二天凌晨还有那些睡不着的,或是不愿睡去的人在穿行、游荡。在城里这些早已让大家习以为常、不足为怪,而且年年、月月、天天如此,我不知道深夜有多么值得去守候,值得去迷恋,我只知道夜晚应该回家休憩片刻,抖抖疲劳和风尘,明天风也好雨也罢还得兼程。

在城里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我始终不喜欢过那种黑白颠倒的生活,而且很多时候也看不惯那些通宵达旦灯红酒绿的夜游者,不过有段时间因为要构思写作一部小说,有时候灵感出现短路,我常常会到户外走走。就这样,有时在月光如银的深夜,在小区草坪的石凳上,在河边柳树榕树的绿荫下,或者在一些古老陈旧的垣墙老房前,我却常常和一些踽踽独行的老人不期而遇。他们有的安静地坐在凳子上望着夜空出神,也不知是在看月亮,还是在找星星;有的背负着双手佝偻着腰身在路上踟蹰,老迈的身躯甚至都没踏出一丁点的脚步声,隔得如此之近,连草丛中正叫得欢的虫子都没惊动;有的满腹心事的让瘦弱的影子相伴,缓缓地停停走走,走走停停,有时轻轻地长叹几声或者偶尔咳嗽一下。

我真不明白这些老人为什么也和那些灯红酒绿的人一样,喜欢这样一夜一夜地晃荡,但我并不去打扰他们,在脑中构思好一段小说情节之余,我总是忍不住在心里揣度:他们如此孤单寂寞地在僻静的地方夜游,是家人不够好,无人关怀问冷暖,还是遭遇了什么不幸?是在追忆年轻的美好时光,还是在寻找自己曾经走过的足迹?是人生垂暮的一种心有不甘,还是不屈灵魂对短暂生命的一种抗争?是对自己以往生活片段的一种追溯整合,还是对似水流年碎影的一种重拾?

后来多些时日,看多了听多了经历也多了,我对那些夜阑人静形影相吊的身影充满了怜悯之情。城市里的这些夜游的老人,不是和我当年生活过的村庄里那些老人一样吗?在乡村冥寂空旷的深夜里,他们总难以入眠,在曾经畅快大笑或是嚎啕大哭过的房前屋后,在劳作了生活了一辈子的山野田垄,经常能见到他们默默夜游的身影。曾经健步如飞粗壮有力的双腿,曾经虎背熊腰笔直挺拔的身板,曾经血肉丰满强健有力的双手,都离他们远去了,他们就像一滴即将被跃升的旭日烘干的露珠,一朵走了花期转眼就将枯萎的花朵,除了在这空旷无人的深夜一个人静静地怀想之外,他们还能做些什呢?我想这城里和乡村夜游的老人们其实心理都是一样的。

然而,又一个夜晚,当我依然在常走的那些地方散步思考时,我的内心忽然一醒——其实,夜游是一份多么幸福的寂寞啊。他们着意看的是曾经发生、经历过各种事情的场景,他们流连忘返的是像老朋友一般熟稔的地方,不管是天上的那轮月,地上的那块青石,街头巷尾的旧居,还是那条永不停息的河,那口已经废弃的老井,都是他们细细咀嚼与回想的真实场景,而且在那里没有太多打扰,他们可以静静地拥有属于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是他们苍老心灵中真实而永恒的天幕啊。

 而我们呢,就像那水上无根的浮萍一样,不断被生活的风左右着,从一个住处搬到另一个住处,从一个城市迁到另一个城市,甚至从一个国家移居到另一个国家,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能拥有月夜里气闲神定释然坦荡的踱游,也不清楚有多少人还能拥有一片属于他自己的心灵领地,更不清楚还有多少人能让自己的思绪透过密集的住宅小区,飞跃错综复杂的街道,穿越钢筋水泥禁锢的城市,在自己最熟悉最深层最不可或缺的精神家园扎根!

作者:赵书伦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