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我前面桃花开放 第十二章

时间:2010-11-01 16:49:38 点击:

  核心提示:瓷 缘过了几天,邻乡左道村的一个人请老中医阳生云去治病。我后来知道,当时老中医对来请他去左道村的人说,你那地方路途遥远,黑沟瞎谷的又要路过一大片坟林,我要邀约殷骟匠给我作个伴,回来的时候也好有个陪同,鬼我倒不怕,要是遇上林中出来个虎豹什么的野物,我一个人怕对付不了怎么办?那当然是好事啰。来请他的人欣...

                        瓷  缘

 

过了几天,邻乡左道村的一个人请老中医阳生云去治病。

我后来知道,当时老中医对来请他去左道村的人说,你那地方路途遥远,黑沟瞎谷的又要路过一大片坟林,我要邀约殷骟匠给我作个伴,回来的时候也好有个陪同,鬼我倒不怕,要是遇上林中出来个虎豹什么的野物,我一个人怕对付不了怎么办?

那当然是好事啰。来请他的人欣喜地说。

当天老中医阳生云来约我去左道村。请他的人怕我不乐意随同,就给我说,殷师傅,就算我请您了,左道村的人也指望着您去骟猫骟狗的。

 

在去左道村的路上,左道村的那个人给我们讲了他得病的儿子,说他儿子白天好好的,一到晚上睡到床上后就爬起来跑了。有时候还爬山越岭地乱跑,但从来没出现过摔倒碰着的事。

那人说,最让人担心的是往那一大片坟林里跑。那是一片老坟林,解放前那里就出现过闹鬼的故事,一个老鬼专害百姓,闹得方圆百里的人都不安宁。有一个为民除害的常道师,决心除掉老鬼,还百姓一方太平。常道师为除害采点,专选了老鬼出现的黄昏,骑着他的黄骡子路过老坟林,果真有一个声音在他的骡子后面喊,常师傅,你等等,我想骑一下你的骡子。

常道师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声音说,想骑骡子就上来吧!

那个声音又说,那我就来了。随即常道师明显地感觉到彪悍的骡子后半身往下闪了一下,蹄声就慢了下来。

常道师打了一鞭黄骡子,骡子跑了起来。快出林子时,那声音说,常师傅,我不骑了。那声音跳下去,骡子就轻快了起来。

常道师回到家里,作了几天准备,选了一个日子,黄昏时又路过老坟林,那声音又在说,常师傅,我想骑一下你的骡子。

常道师说,想骑就上来吧!

那声音上了骡背,常道师抽了一鞭骡子,对后面的声音说,你抓紧点,摔下去就不好了。

那声音说,好的。

骡子跑得飞快,常道师悄悄拿出怀里的羊毛强,握住绳子的两端,从头顶将绳子甩过去牢牢地拴紧了那个声音。

那声音说,常师傅,你拴着我干什么?

常道师说,拴着,免得你摔下去了,安全些。

快出林子时,那声音说,常师傅,我不骑了。

常道师说,要骑,今天就得骑够啊!

那声音说,不骑了,不骑了,常师傅,我下去了。说着挣扎着,但那羊毛绳已经拴得很牢了。

回到家里,乡亲们帮忙抬下常道师背上的一个棺材的档头,置入煮沸的油锅中,后来棺材档头化成了一锅血汤。

常首师为民除了老鬼,百姓从此有了安宁。

 

左道村的那个人说,一个人睡下后梦里往这个歹地方钻,你们说是让人多害怕的事。天亮之前,他又回来睡到床上了,早上醒来后,问他夜里的事,他啥子都不晓得,真是急死人了。

 

来到左道村病人家里,经过老中医阳生云的一番望、闻、问、切,老中医对病人说,没事,就是爱做梦嘛,小事情,小事情,给你开个处方,吃一段时间的药就好了。你去忙你的吧!

病人走了,老中医阳生云才对儿子的父亲说,夜游症,得抓紧时间治疗,我这个药方,要不间断地服药七七四十九天。在服药期间,让你儿媳妇同儿子睡一头,儿子睡里边,当他夜里准备起身下床时,儿媳妇就用黑牛角对着他的耳朵使劲地吹,这叫厌恶疗法,尖锐的声音很快将他吵醒,他就不会下床了。

然后,老中医阳生云开始处方,我也开始在本本上记:

磁石30克(先煎)   龙骨30克(先煎)   牡蛎30克

酸枣仁12克         郁金12克           淮山15克

生地12克           丹皮12克           云苓18克

麦冬12克           石菖蒲12克         女贞子9克

黄芪12克

我到后来一直都没毬搞明白,老中医是不外传秘方的,但他为啥又不反对我抄记在本本上呢?

 

主人要拿钱来感谢我们。老中医阳生去说,收啥钱呢,治病救人是医生的本分,命中注定我是一位医生,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要我为这一方百姓解除病痛,带来健康。

主人很感动,不大功夫,从里屋抱出一件瓷器来,对我们低声说,这件东西,祖辈传下来的,“文化大革命”中“破四旧”冒着生命危险把它保存了下来,阳先生救了我儿子,这东西说啥也得收下。

我看了一眼很动心,是那种很开门的一眼货。

老中医阳生云说,殷老弟,那就收了吧。他明显看出了我的眼神。

我细看了一下这件瓷器,原来是一件唐长沙窑贴塑人物水注,黄釉,双耳,短嘴,正面一幅贴塑人物,手执长予,行走跳跃姿势,栩栩如生,器型端庄朴实,素净高雅,是一件难得的古瓷。

在返回的路上,老中医说,这件瓷器你拿回去吧。

我说,还是你收藏它。

我收藏你收藏,都是一回事。老中医说,我这次来左道村,要你陪同,事先说的那些都是借口。其实,想找一个机会,我俩说说心里话。是时候了,我该把这些话说出来,要不然和我一起埋进土里就挖不出来了。

我说,师兄,啥子话呢?好好儿的,你的身板也很硬朗。

老中医沉重地说,人生在世无千古,迟早是要走那条路的。

我说,师兄,不会有事的,我还要陪你一道走村窜户,我还有一桩心事未了啊!我始终相信我未来的儿媳妇赌下的缘份,我还能找到另一个清乾隆锦地开光描金山水人物盆的。

快了。老中医阳生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他就把话题扯开了:自从上次在你家找到我父亲给你父亲的两味药方,确认了我父亲的救命恩人就是你的父亲后,我格外地开心舒畅。我父亲的遗愿实现了,我再没有了遗憾。没有遗憾,是件很痛快的事。我们是两代人的缘份,两代人的情谊,相信一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的。

翻过山梁,就是我们的东河和南河村了。老中医阳生云让我带着唐长沙窑贴塑人物水注回家,并要我隔日到南河村去他家里和他一道去看看山脚下的南河新村。

 

回到家里,儿子从南方打工回来,说是专程回家看望我们大人。在外面的磨练和一段时期的分离,显得格外亲热,左一声爸,右一声妈,喊得我们大人手忙脚乱的。

儿子给我们买回了衣服和很多好吃的东西。他看见我的很多古玩,真有点爱不释手地说,如果女朋友看见这些藏品,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

我知道儿子接下来想问什么,但他没问,反而是我问他了,这次回来没带上女朋友?

儿子说,她赌下的有缘份,缘份不到,她是不来的。

我听见这句话后,心里一阵难过。幸好这时我看见儿子带回了一本杂志,顺手拿过来翻开后便读了起来。

杂志里的一篇说清朝历史上先后发生过八次八级以上的大地震。

一是顺治十一年六月初八(1654年7月21日),在今甘肃天水州城之南发生8级地震,城垣、宫舍山崩塌殆尽,民房垮塌3672间,震塌窑寨不可胜记;木门里山崩,土陷数百尺,压埋村落近十里,被土覆盖者千家;罗家堡七十峪两山合成一处,壅河成潭......省内礼县、西和、秦安、宁远、通渭、静宁、成县、阶州、安定、环县、文县、临洮府、兰州、宝鸡、宁羌、郿县等四十余府、州、县遭到破坏,波及山西、四川、河南甚至直隶九十多个府州县,共计压死三万一千多人。

二是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1668年7月25日)的山东郯城一莒州8.5级地震,烈度达到最大值x11度。震时声若轰雷,大地翻覆,地侧树偃,城廓、公廨、官民庐舍、庙宇等设施一时尽毁,山崩为埑,地漩为渊,沙涌井湮。遭受地震破坏的地区约19万平方公里。很多地方城楼垛口、村落寺观俱倒塌如平地,地裂泉涌,上喷高达二三丈,地裂缝宽不可越或深不敢视,平地水深丈余,数座高山崩裂,震中周围50多平方公里范围内的150多个州县遭受不同程度破坏,共死亡5万多人,波及江苏、安徽、河南、直隶、浙江、江西、盛京、山西、陕西、湖广、福建十余省410多个府州县及朝鲜安道、平壤、铁山等,有感半径达800多公里,总面积约100万平方公里。这次地震的余震长达6年时间,多次发生6.5—7.1级余震,很多地方再遭严重破坏。

三是康熙十八年七月二十八日(1679年9月2日),位于河北省大厂县夏垫镇的8级地震,震时飞沙扬石,黑气障空,不见天日。从通州到三河,尸体成山,幸存者寥寥无几。仅三河县全城只剩房屋50间左右,死亡2677人;平谷县房屋荡然一空,田禾皆毁,地裂丈余,生者仅十之三四。这次地震震中距京师仅40公里,故北京损失惨重,倒塌房屋12793间,堪称坚实、做工精细的皇宫(今故宫)也有31处宫殿毁坏。其四十多个府州县遭受破坏,波及九省165个州县。

四是清乾隆三年冬月二十四日(1739年1月3日)宁夏府城(今银川)至平罗县之间的8级地震,压死包括宁夏知府在内的宫民男女5万余人。平地裂成大缝,长数十丈宽数尺不等,甘肃、陕西、山西等省十余个府州遭受破坏,波及陕西、甘肃、山西、直隶、河南等省,余震一直持续到乾隆五年腊月初五。

五是嘉庆十七年正月二十五日(1812年3月8日)新疆伊犁尼勒哈8级地震,厄鲁特游牧衮佐特哈、胡吉尔泰、齐木库尔图等处山裂四处,长二十里至六十里不等,宽五六里不等,深高十余丈至二十余丈不等。因地处西域,人口稀少,压死蒙古人47人、遣犯11人以及牲畜5千余头,危害不算太大,但自然生态遭到严重破坏。

六是道光十三年七月十二日(1833年8月26日)西藏聂拉木8级地震,百姓住房遭受严重破坏,坍塌无遗。次年五月十一日的余震,山石崩塌,压死5名采石工。因这一地带人烟稀少,损失不大。

七是光绪五年五月十二日(1879年7月1日)的甘肃文县8级地震,烈度达到11度。山崩河阻,地裂水涌,所有城堡、庙宇、民房垮塌所剩无几,死亡近三万人。文县山崩水壅,县城内外垮塌民房2880余间。阶州各处山飞石走;地裂水出,仅一地就死亡9881人。本省西和、礼县、秦州及四川平武、陕西宁羌等41州县遭受惨重破坏,波及甘肃、陕西、四川、山西、河南、湖北、贵州、新疆8省100余府州县,纵横二千余公里。余震延续至光绪十一年八月,长达 6年之久。

八是光绪二十八年七月十九日(1902年8月22日)新疆阿图什8级地震,阿图山错动20米,山地开裂,巨石陨落,灾区甚广,虽人烟稀少,也有二千余人遇难。

 

我读了这本杂志上清朝八次以上的八级地震这篇文章后,我有些发呆了。我心里在说,地震,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特别是顺治十一年六月和光绪五年五月的两次8级地震,都包括了文县、宁羌和平武,文县和宁羌紧邻现在的我们县不说,当时的平武县就包括我们今天的县域在内。

儿子问我,爸,怎么了,你在那里发呆?

我说,原来我们这地方是危险之地啊!

怎么说呢?

我问儿子,你没看这本杂志上的这篇文章?

儿子说,是在回来的列车上买的,我还没顾得看呢。

怪不得。我说,这上面说,清朝时期发生的八次八级以上的大地震,有两次都发生在我们这地方。

我也听说过我们这里是地震断裂带。儿子说,但不一定今后就要发生大地震。

难说。我说,说不定哪天大地震说来就来了呢。

如果我和女朋友真有缘份的话,儿子说,等我们结婚了就接你们到深圳去住。

真的到了那一天,又故土难离啊!我说。

儿媳妇还八字没有一撇呢,我像有点当真了。我对儿子说,等你走后,我又去寻那一个乾隆萨摩盆,只要它还在世上,相信我会找到的。

儿子笑笑,没开腔。

 

儿子还要几天才返回南方打工,我还是按时去南河村老中医阳生云家和他一道去看他们的南河新村。

南河村的山脚下,公路边是一坝错落有致的砖混新房。已经有不少的村民从山上搬下来,住进了新村。第二批楼房还在建设中,看样子这里将成为南河村的一个小集镇了。

村民们说起村支书阳长春,都是赞不绝口。说他们托村里的福,遇上了好书记,带领他们脱贫致富,家家户户都有了钱,还让他们从山上搬下山来。修新房阳书记免费给大家供应沙石,这还不算,从山上搬下来修新房的人每户还补助两万元,在哪里去找这种好事呀!

我问老中医阳生云,你打算搬下山来修新房吗?

等大家搬得差不多了再说,我还说不准会是怎么回事呢。

我听不明白老中医说的意思。眼前的南河新村,房屋一般都是两楼一底或三楼一底,水泥硬化路,户与户相通连,家家围栏,户户花园,门上金对联,檐下红灯笼,垂柳成荫,花果满树,一派新农村的景象。

公路外边,河床上翻淘沙石后的流水格外清澈,河水仍然像以往一样不快不慢地流淌着,像一首古老的歌谣,亘古不绝,绵延低呤。

鸭群在浅水边嬉戏,三两个村姑和少妇在河边洗衣,声声鸡鸣像村庄的几支和谐的琴键发出的音符,婉转悠扬得令人心爽。

那只孤独的白鹭,在河中裸露的砂石上默默地站立,好像我每次都没见到它觅食,也没展翅高飞过。像一首忧伤的歌,像一幅悠远的画。

老中医阳生云和我成了贵客一样,南河新村的人这家请了那家请。请吃饭,吃水果,吃花生,吃核桃,喝绿茶,喝饮料,喝黄酒,喝醪糟……有三家人请我去给他们骟牛骗猪骟猫,有两家人请老中医阳生云去给他们治伤风感冒。

告别南河新村的乡亲,老中医阳生云说,还要到我家去一下,这才是今天约你来的正题。

 

又返回到老中医阳生云家。老中医问我喝酒还是喝茶?

我说,不能喝酒了。

于是,老中医便给我端出绿茶来。我们喝了一阵茶后,老中医说,今天约你来,现在才进入正题,我有一件东西要送你。

老中医阳生云进了里屋,好大一阵才抱出一个锦缎方箱来。在明亮的阳光下,他把锦缎方箱放在我们喝茶的石桌上时,我的心就开始砰砰地跳。树荫下阳光灿烂斑驳,方箱缎面将阳光映衬得五光十色。

老中医小心翼翼地打开缎面方箱,阳光照射下的方箱内金光闪烁。老天呀,大地呀,这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我在心中暗暗地呼叫,但始终没有出声,我屏住呼吸,用手轻抚着瓷盆的边缘,像是抚摸着从皓空中掉下的一颗星辰。我像在做梦,右手收回握住左手使劲地掐了一下,老中医没看见我的这一举动,但我感觉到了疼痛。

老中医和我一起捧出瓷盆,里外端详,和我的那一只几乎一模一样,盆内底花是一幅日本人物画,共有13个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人物,内外盆壁还有10幅山水人物画,盆底足圈内有“大清乾隆年制”的朱红六字印章款。整个器物端庄高雅,富丽堂皇,实属乾隆时期之精品。

我呆了。

老中医阳生云说,为报答你父亲的救命之恩,今天,我代父亲将这件器物送给你,了却我的一个最大心愿。

明明心里是求之不得的,但这时我还是说,我已经有一个了,不能太贪心的,师兄,你就留下吧!

老中医阳生云说,这不是你贪心,是我必须报答要送你的,我早就认为,人世间的东西,是谁的不是谁的,都难说清,昨于属于我的,明天,说不准就该属于你了。身外之物,漂浮难定。况且,恐怕我也难保管它了。

盛情难却,我收下了老中医阳生云送我的乾隆萨摩窑锦地开光描金山水人物盆。

回到家里,儿子捧着瓷盆爱不释手,激动地说,爸,感谢你了!

我说,儿子,你要感谢你爷爷呢!

作者:李先钺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