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泥土火焰(5)/泸州.白连春

时间:2011-02-25 7:21:37 点击:

  核心提示:蚕房里的灯有一段时间,每年的桑叶都是很繁盛的,蚕房里的灯就整夜整夜地亮着,它的红色的光芒在黑色的夜里,透过窗户看上去既潮湿温柔又模糊暧昧,很亲切,和母亲的包含泪水的眼睛释放出的光差不多,使我常常从青草的梦中醒来。那时候,我一点也不害怕红色。那时候,我住在牛栏屋里。我的周围都是我割回来的青草。我讨厌割...

蚕房里的灯

有一段时间,每年的桑叶都是很繁盛的,蚕房里的灯就整夜整夜地亮着,它的红色的光芒在黑色的夜里,透过窗户看上去既潮湿温柔又模糊暧昧,很亲切,和母亲的包含泪水的眼睛释放出的光差不多,使我常常从青草的梦中醒来。那时候,我一点也不害怕红色。那时候,我住在牛栏屋里。我的周围都是我割回来的青草。我讨厌割草,但是我喜欢青草的味道。青草的味道是香的和甜的,和我记忆中母亲的乳汁一样,只是不是白色。说起来也许你不相信,我活了一辈子了,还从来没有吃过糖,也没有见过其它香的东西。我认为世界上就青草最香最甜。我吃过青草。虽然我知道我不是牛,我还是吃过青草。青草很好吃。要是我能够坚持吃青草就好了。我想做牛。那是我小时候的想法。后来我真的做过一回牛之后,我就再也不想做牛了。

醒来后,每一次,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去蚕房。你知道,我的母亲在蚕房里。她给老爷家养蚕。我悄悄地溜出牛栏屋,踮着脚跟,轻轻走到蚕房。我拉开木头的房门。无论我多么轻,房门总会吱呀叫一声,我的母亲就会在这一声吱呀中扭过头来看我。她腾出一只手,给我摆,示意我回去睡觉。她正在忙碌着。每一次我去,她都在忙碌着。她总在忙碌着。她一个人养了满满的很大一屋子的蚕。蚕是从一张又一张白纸上生出来的。白纸上有密密麻麻的像针尖一样小的蚕的卵。从这蚕的卵里,蚕们就生出来了。蚕一生下来时小得可怜,慢慢地它们就长大了,长得又白又胖,最后变得透明。蚕变得透明就要吐丝了。蚕吐丝把自己裹起来,裹成一个长的圆的形状,那东西叫蚕茧。等到蚕季一过,母亲就得从蚕茧上把丝给抽下来。然后整整一个冬天,母亲都得换一个十分干净的房间(这个房间在后院的木楼上,和老爷的房间隔得很近,所以冬天里,我很难看到母亲了),为老爷一家人织绸。

老爷一家人都穿绸的衣服,但是,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织的绸都是由老爷拿到城里去卖成钱了的。老爷喜欢钱。那时候,我就知道钱是纸做的。然而我不明白,既然钱是纸做的,老爷为什么不直接把纸都做成钱,而要先在一些纸上摆满蚕的卵,让蚕的卵变成蚕,再把蚕养大,让蚕吐丝,再把蚕吐的丝织成绸,卖钱呢?老爷不知道这样做很麻烦吗?我的母亲就在这一个麻烦的工作里,一天比一天老下去,一天比一天难看。母亲的背终于驼了。母亲的头发也白了。

母亲离开蚕房后,我仍然常常在夜里醒来,我仍然悄悄地溜出牛栏屋朝蚕房走去。每一次,总是要走到蚕房的门口,手已经推到了蚕房的门,我才明白母亲不在,蚕房的灯也不亮。母亲在后院里。后院我是不能去的。我曾经偷偷地去过一次后院。你看我胸膛上的那些可怕的、红色的、看上去像是活的、时时刻刻都在往外冒血的伤疤,就是我那次去后院留下的。

那条狼差点儿没把我给咬死。是的,老爷的后院养着一条狼。

一条真正的狼。

 

由于我咬死了老爷的狼,老爷把我在前院的那棵樟树上吊了整整一个星期。我的父亲和母亲也在那棵樟树下跪了整整一个星期。老爷之所以留下我们一家三口,是因为老爷还需要我们干活:我给老爷养牛;我的母亲给老爷养蚕且织绸;我的父亲给老爷种地,还要看守前院。

吊在樟树上,我想,总有一天,我要杀死老爷。把老爷杀死后,我要夜夜在蚕房里看母亲的灯。

蚕房里的灯,真的非常像母亲包含泪水的眼睛。它们释放出的光都一样:既潮湿温柔又模糊暧昧,很亲切。

为什么母亲的眼睛里总是包含着泪水?


作者:白连春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