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金马河 第二十五集

时间:2011-04-18 7:27:41 点击:

  核心提示:另一种游戏 鸡叫二遍时,躲在况子文家附近的龙德和水生,什么也没发现,实在难以忍受蚊子的叮咬,悄悄撤走了,到了一里外的一间看菜棚子里,与杨西雄和吴宝汇合。于是四人都认定况子文已必死无疑了。 “不能从陈家渡过河,趁黑往上走,到徐家渡就可以过河了,”吴宝说。 “分散走,路上少说话,”杨西雄用手抓挠着蚊子咬...

另一种游戏

 

    鸡叫二遍时,躲在况子文家附近的龙德和水生,什么也没发现,实在难以忍受蚊子的叮咬,悄悄撤走了,到了一里外的一间看菜棚子里,与杨西雄和吴宝汇合。于是四人都认定况子文已必死无疑了。

    “不能从陈家渡过河,趁黑往上走,到徐家渡就可以过河了,”吴宝说。

    “分散走,路上少说话,”杨西雄用手抓挠着蚊子咬过的地方说。四人正要分散时,龙德突然说:“况子文的老婆知道我们在寻她的男人,会不会坏事?”水生却说:“一个女人能坏什么事。”

    吴宝恨恨地说:“现在是河东的天下,要是那女人去提供了线索,凭陈吉善与县上的关系,借机除掉我们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杨西雄思想了一会儿后说:“这话倒提醒了我,要是玉清报了案,县上的警察再去轿房一摸查,我们一定就玩完了,”停了一会儿狠狠地说:“干脆,把那婆娘也打了,免得留下祸根。”水生说玉清好歹也是我们河西人,况且去轿房我们是蒙着脸的。杨西雄说真要出了事,你一个人替我们掉脑袋去。水生就不敢再言语了。

    “你去,”杨西雄对龙德说,“动作快点,我们在这里等你。”

    龙德领命转身就走,杨西雄叫住他:“小心点,别他妈的又玩你那套老把戏。”龙德听见了却没哼声,继续走他的路。

    龙德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在到况子文家之前,他已想好怎么样先好好享受了那水嫩嫩的女人后再下手。

    玉清想着况子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将灶房门给况子文留着,没上闩,并一直留意听灶房门的动静,觉便睡得断断续续的接不上气。这时她听见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心中一喜,认定是况子文回来了,叫一声,不见回答,却听灶房里传来人倒地的声音。下床来,点上灯,自语道:“不知喝了多少酒。”只穿一条短裤和一件胸衣,打开睡房门走出来,在昏黄的灯光下见一人背对着她睡在地上,正要上去扶,那人突然站起来,却是龙德,正冲她淫笑着。玉清差点被吓得背过了气,灯脱手掉在地上,灭了。

    龙德伸出一只手,拦腰将玉清搂过来,另一只手一下钻进胸衣,轮换着捏揉着一对大而坚挺的奶子,嘴在玉清的脸上亲啃着,一边胡言乱语:“我的宝贝,我的心肝,我的美人儿,我想死你了。”

    玉清从惊吓中回过来神时,龙德的手已在她的柔软处动作了起来。她想推开对方,双手却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地反捏在背后,想用脚踢,双腿又被龙德用双腿有力地控制着,只能拚命地扭动着身体。这下龙德更兴奋了:“我的美人儿,扭吧,再大些劲,那样才更有味。”

    听了龙德的话后,玉清不扭了,知道扭也是徒劳。用凶狠的声音说:“你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龙德放开下面的手,在自己身上摸索,嘴里说:“你喊,你喊,看谁能听得见。”玉清张口要大声喊救命,声音刚出口,被龙德事先准备好的包着剑茅花絮的手帕堵了回去。

    玉清口不能言, “唔唔”着又开始挣扎,龙德心里笑着,三两下撕去玉清的胸衣,一边问:“还喊不,我的美人儿?”玉清的泪涌出来了,用哀求的泪眼看着龙德,极不情愿地摇了摇头。龙德这才从玉清口中取出手帕。玉清腿一软,想要给龙德跪下,身体被龙德控制着,跪不下去,只好用哀求的声音说:“龙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肚子里已有孩子了。”

    已燃起熊熊欲火的龙德,哪里还听得进去玉清的哀求,他一边撕扯着玉清的短裤,一边用兴奋得发抖的声音说:“正好,我的小心肝,弄个怀胎妇,吃只肥鸡婆。”

    玉清彻底绝望了,恨不得立即死去。想到死,很自然的想到了况子文,一想到况子文,心中倏乎间就找到了支柱,腿也不发软了,又开始挣扎:“我男人就要回来了,他一定会杀了你这条公狗。”

    龙德终于除去了玉清的短裤:“你男人?已被我打死扔下沟喂鱼了,你没听见枪声吗?现在我就是你的男人。”玉清一听,立即僵硬不动了,一股恶血由胸中一涌,却没吐出来,而是直冲脑顶,双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龙德将昏迷的玉清抱起来,放到灶脚那条宽长的凳子上,分开玉清的双腿,然后点亮油灯:“美人儿,让我先好好欣赏欣赏,”举着灯,仔细地观赏着玉清洁白无瑕的胴体……

    玉清醒来时,龙德已压着她,在她的身体里用力地动作起来了。她没有睁开眼,紧紧地咬着牙。她感到后背被凳子摁得生生的痛……少许,睁开眼。龙德见玉清醒来,一边用力一边喘喘地说:“宝贝儿,你醒了?醒了才更有味道。”

    玉清突然开口了,声音温柔而动听:“反正况子文那死鬼已死了,我现在正被你弄着,你不是说想死我了吗,干脆以后我就跟了你吧。”

    “跟了我?”龙德停下来,“你不恨我杀了你男人现在正强奸着你?”

    玉清妩媚地一笑:“一个教书匠哪有你风光,河西河东谁敢小看你龙哥?况且,我回到河西,以后再也不用坐那该死的船了。”

    “你要跟了我,我每天弄你十次,”龙德说着,突然一用力,玉清便大声地呻吟了一声。“我够劲扎吧?”龙德得意地说。

    “凳子把我的背摁得好痛哟,”玉清娇呤着打了龙德一下,“抱我到床上去,我会让你更加舒服和痛快的。”

    听玉清这么一说,龙德立即以为自己成伟人了,心想才几十下的工夫,身下的女人不但服服帖帖,还嚷着要跟着自己,当下在心里说:这么漂亮又浪骚的女人,在床上一定更有味道,反正有的是时间,到床上去快活了再说。却不愿退出来,让玉清用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等玉清照办后,搂着一双玉腿将玉清抱了起来,边往里屋走边用力。玉清一边娇吟着在龙德身上起伏着身子,一边把嘴附在龙德耳边说:“你比那死鬼扎劲多了。”

    到了床前,龙德将玉清横放在床上,玉清却一下挣脱上了床,趴伏在床上对龙德说:“快上来,我给你换个姿势。”

    借着从窗口进来的朦胧月光,龙德被玉清勾引得心花怒放了,咽下一口唾液后说:“我的小心肝,你的花样还真多,”一跃上了床。

    玉清让龙德从后面进去,一边娇呤着一边借势往前挪动着身体……终于,她的手伸到了枕头下,握住了那把况子文用来防贼的牛角尖刀的刀柄,对龙德说:“你躺下,我在上面。”

    龙德伸手下去在玉清的双乳上捏揉了一会儿:“宝贝儿,我这趟河真的没有白过,”说完抽身躺在玉清身边。

    玉清以极快的速度将尖刀抽出来,背在腰后,抬腿坐在龙德的双腿上,左手伸出去,先摸脖子,后是胸脯,最后摸到心窝,这才咬牙切齿地吼了一声:“畜牲,还我男人的命来!”一刀奋力扎下去,立即没至刀柄,猛力往后一拖,简直就象是在活劐一条鱼。

    龙德开始还满心喜欢地享受着玉清的抚摸,当听见玉清的声音突变时,知道被身上的女人骗了,心中喊一声遭了,身体本能地往上一耸,刀插进了肚子里,倒不觉得痛,猛的一拳横勾出去,正中玉清太阳穴,玉清“轰然”一声倒在了床上。

    血狂涌而出,很快濡湿了一大片草席。龙德一摸肚子,全是嘟涌出来的滚烫的滑溜溜的肠子,立即拿了枕头堵着,下床摸到灶房,点上灯,去碗柜中取出一个大号瓷碗,扔了枕头,看也不看,将涌流出来的肠子塞回肚子,用大号瓷碗一扣,正好盖住刀口,拾起自己的衣服,走到灶头旁,将盖着肠子的碗在灶沿上用力顶牢,空出满是血的手,把衣服撕扯成条,将瓷碗固定在肚子上。做完这一切,龙德举着油灯,回到睡房,只见玉清四肢分开,头无力地搭在一边,用手去试了试鼻息,全然没有,于是骂道:“臭婊子,一拳就打死了,还想要我的命,”说完,感到体力有些不支,举着灯出来,吃力地穿上裤子:“本来想留你一具好尸的,你却差点要了我的命,这可是你自找的,”拉出燃着的灯蕊,丢在柴圈里的干草上,看着越来越大的火快上了房子,才走出来,反扣上门。

    火光照映着龙德步子踉跄的背影。

    看菜棚子里的杨西雄三人,已是等得不耐烦了,知道龙德的老毛病又犯了,都在心中不停地咒骂着。这时突然看见况子文家冲天而起的火光,水生便骂:“弄了杀了也就算了,干吗连房子也烧了。”吴宝说:“人都没有了还要房子干什么,但他狗日的是做得过分了一点。”

    杨西雄却说:“他杂种精明着呢,一烧,什么线索也没有了。”

    又等了一会儿,才看见龙德一步一晃地往这边走来。杨西雄小声骂道:“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妈的慢慢吞吞的,等周围救火的人起来了,我们……”没说完,见龙德的身子晃了几晃,一头栽倒在地。这下三人才知道出事了,急忙跑过去,龙德正想努力爬起来,杨西雄问:“那婆娘做了没有?”龙德说做了,要水生扶他起来,水生正要去扶,龙德却头一歪不动了。

    水生解开龙德绑在身上的布条,瓷碗竟自动弹射开来,扣着的肠子一股脑儿地涌流出来,血水像开了河,在地上流出一大片来。三人看时,那血水在月光下竟墨一样的浓黑。

    水生用手试试鼻息后说:“还没死,怎么办?”

    这时听见有人喊救火了。杨西雄当机立断地说:“补一刀,我们快走。”

    水生抽出匕首,提起龙德的头:“我说过你早晚会死在女人手里的,你却不信,”将锋利的刀刃切进龙德脖子的肉皮,绕着脖子快速地旋转了一圈,不等血喷射出来,双手捧着头用力一拧,清楚地听见颈骨“咔嚓”一声断了之后,才丢下那头,没忘在龙德身上擦了擦刀,说了声:“别怪我,这是你哥子自找的。”起身追杨西雄和吴宝去了。

    等水生追上来,杨西雄说:“直接去灌县,找赵大爷给我们堵上这个口子,在他那里玩几天再回河西,都是狗日的龙德害的。”

    三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作者:邹廷清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