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母亲的牵挂/泸州周跃刚

时间:2011-11-25 7:18:53 点击:

  核心提示: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母亲的牵挂是父亲。记得母亲说以前父亲去新疆打工的时候,每到晚上,母亲做完手中的粗活,便会一个人静下来,打着毛线,想着父亲。母亲总是数着指头过日子,盼着父亲的归期早日到来。那份深情的牵挂,萦绕在母亲的心头,久久不散。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母亲的牵挂就大部分在我的身上了。为了我能够...

 

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母亲的牵挂是父亲。记得母亲说以前父亲去新疆打工的时候,每到晚上,母亲做完手中的粗活,便会一个人静下来,打着毛线,想着父亲。母亲总是数着指头过日子,盼着父亲的归期早日到来。那份深情的牵挂,萦绕在母亲的心头,久久不散。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母亲的牵挂就大部分在我的身上了。为了我能够有一个温馨的家,母亲任劳任怨也喜笑开颜,当我牙牙学语时,叫的第一声妈妈开始,母亲便开始了全身心投入养育我的事业。母亲对我的牵挂,随着日子越来越深。我是母亲的心头肉,更是剪不断的牵挂。

后来啊,我也到了远方求学寻梦,离家千里万里之外。于是,母亲的牵挂重新被点燃了。偶尔在有月的晚上,母亲一定对着那轮月亮喃喃自语吧,或者在梦中,正想念她的儿子。我和母亲也常常通电话,但是聊得话题几乎都是问候关心之类。因此,母亲也变得唠叨起来,殊不知,她的唠叨里饱含了母亲内心多少深沉的爱啊。

我从来没有给母亲写过信,在信纸逐渐被淘汰的时代,已经很少人写了。况且家在农村,也怀疑现在邮递员的能力,一封信,如果被搁置,或者弄丢,岂不一切都成徒劳。但是,我多想把想说的用汉字记载在纸上啊,那些都是心里话,有些东西,是不用说出来的,但必须写出来。上大学之后,每年只有两次回家的机会,而且时间都比较短,因为要考各种证书,还有参加大量的社团活动,以及做各种兼职等等。

我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当一切归于寂静后,母亲会伫立在窗前,对她的儿子说晚安。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即将下雨的日子,她在担忧,自己的儿子是否带上了伞。在母亲的眼中,儿子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即使已经插上翅膀,飞到远方,也飞不出母亲的牵挂。

在镜子前,我已长出了胡须,我望着镜中的青春,笑笑,或者做个鬼脸,却想起了母亲。此刻的母亲正在做些什么呢?是在山上面朝黄土背朝天,还是在家里忙碌地做着家务活?她也在镜子面前吗?二十年了,我的到来让我的母亲勤勤恳恳地付出了二十年的青春时光。在这二十年的牵挂里,母亲的梦境中又有多少次出现过我。镜子中的母亲,慢慢地爬出皱纹,曾经热爱梳妆的母亲,此刻还在钟情于梳妆吗?

其实我知道,电话那端的守望,是有增无减的。当我忙到不能够久久没有把电话打回家里时,我想,母亲一定在电话前守候着。电话铃就是人世间最美妙的音乐。我终于明白,陆游笔下的慈母如何深情款款地织上游子衣,是怕出门在外的游子,天冷了着凉啊,而其中更多的则是浓烈的牵挂啊。

母亲一个人在家,一家三口各在天一涯。母亲的双重牵挂别人是不能够懂的。而一切都是源于想念与爱啊。我常想,父母何尝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呆在身边,少了那些牵挂,更多了家的温暖与爱。我们有时间一定要多陪陪我们的双亲啊,因为,养育之恩不能忘记,亲情不容置疑,不能让母亲的牵挂成为母亲的病。百事孝为先,等到自己做父母的时候才明白,那个时候,就已为时晚矣。

 

 作者简介:周跃刚   90后,  生于 1991712日 于酒城泸州,系中国大学生联合会常务理事,中国青少年作家网特约通讯员,专栏作家。爱好诗歌,热爱生活,偶尔写写散文,发发评论。

作品散见于《青年作家》下半月刊  《中外文艺》 《嘉陵江》  《散文诗世界》    《泸州晚报》  《读写月报》 《考试指南报》  《招生考试报》 《西华师大报》 《人民代表报》 《庐山诗刊》  《流觞》  《风华》  《大风》   《新茗》   《梧桐花》   《儿童文学》  《中国校园文学》等报刊。多篇文章获奖。在红袖添香文学网发表作品三十余篇,在泸州作家网,好心情原创文学网发表多篇作品,收到读者的一致好评。现就读于西华师范大学。

作者:周跃刚 录入:周跃刚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