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我与作协的交往史/泸州.章明

时间:2012-02-02 7:30:06 点击:

  核心提示:(一)1986年我从泸县调到市委宣传部作副部长,分管宣传、新闻、文化等工作。在我上任不久宣传部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我就认识了市文联的负责人凡丁,从此翻开了我与作协交往史的第一页。凡丁是一个既厚道又热心的...

 

(一)

1986年我从泸县调到市委宣传部作副部长,分管宣传、新闻、文化等工作。在我上任不久宣传部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我就认识了市文联的负责人凡丁,从此翻开了我与作协交往史的第一页。

凡丁是一个既厚道又热心的人。他是泸州建立省辖市之后才从重庆调过来的。我在重庆读过大学、读过党校,凡丁有一个叫范爱生的妹妹原是泸县女子篮球队的主力中锋,这使我和凡丁一见如故。有一天,凡丁特地跑到宣传部来,请我去他们办公的地方,向我介绍他麾下的将军们。

他们的办公地在市委办公大楼旁边的一个小院,小院前门临街,门外是一段僻静的宽巷,后门直通市委机关,独进独出,很有些“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情调,虽然陈旧,但清静典雅,凡丁甚是满足。在小院上班的市文联市作协驻会人员都在木楼上等着我俩,凡丁向我一一介绍:作协名誉主席文铮、秘书长张良夫、副秘书长周金章、杨雪、任德祥。凡丁还告诉我:“市作协主席陈晓,是川南矿区工会主席,没有驻会。”

凡丁原是颇有名气的歌词作家,他说歌词就是文学,因此特别重视作协工作。他经常向我反映作协情况,请我参加作协的会议。有一次,市作协在合江开会。我得到邀请后,宣传部派不出车来,我就赶着班车过去了。凡丁和作协的同志们为此很不安,说这是对他们很大的支持和鼓舞。其实,像我这类过去经常下乡跑农村的干部,客车、货车、拖拉机都坐过,走路也是家常便饭,坐班车去合江不算什么稀奇事。我说:“你们不是坐班车来的吗?谁叫你们不等我!”

文铮毕业于南京政治大学新闻系。他参加刘邓大军西南服务团来到泸州,长期从事文艺和教育工作。“文革”中他发表的诗文被全部抄毁。改革开放后,已年过半百的他激情荡漾,在各地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的诗歌、散文和评论文章。他力学深思,诲人不倦。我常在文联的小楼上听他讲文学,讲人生,受益良多。

张良夫本学法律,后在宜宾地区文工团搞创作。市作协所办《泸州文艺》实际由他主编。他善书法,喜喝酒,酒后更显热情豪放,才思激越。

周金章说她曾在泸县宜定公社当过知青。我回忆起我有一次去宜定出差时,似乎见过她。当时,公社书记告诉我,吃饭在谁那里买饭票。我听清了名字中的“周”和“章”,原以为这人该是男同志,后来看见卖饭票的竟是一个女裙衩。我问金章:“那是不是你啊?”她说:“怎不是我!”她说她当时就在公社旁边的民校教书,吃饭和住宿都在公社院子里,领导就让她卖饭票。“在当时,这可是对我最大的信任。”她说。

杨雪当时已是一位风生水起的青年诗人。他那时是一个单身汉,和他父母一起住在小市新街子,与我的住处很近,有时我俩就相会在公交汽车上。有一段时间,我和他都在市委机关食堂吃午饭。我俩经常端着饭碗,一起到文联办公的木楼上,一边吃饭一边谈论文学和诗歌,就当时搅动诗坛的朦胧诗各自发表不尽一致的文学观点。

那些年,泸州还处于建立省辖市之后的初创时期,机关单位的办公和生活条件都差,文联作协的困难就可想而知了。但是,我与文联作协这群理想主义者们在一起时,他们眉飞色舞地议论的总是文化的未来美景,泸州的明日辉煌。

“这是多么可贵的创业精神啊!”我回忆这段往事时常常这样想。

(二)

1989年,我调到泸州日报社作总编,与市作协的关系发生了新的变化。

其时,泸州日报办有文艺副刊“忠山”,与市作协的刊物《泸州文艺》都定位于刊登全市第一流文艺作品,凝聚全市第一流文化人才,但两者所刊发的稿件不完全一致。泸州日报刊发的作品时效性较强,思想内容贴近时事,版面因顾及视觉形象的美观,大多采取拼盘式结构,散文、杂文、诗歌互相搭配,品种齐全。而《泸州文艺》刊发的稿件对时效性的要求则较为宽松,作品的篇幅可短也可长。

在这个时期,市文联作协已迁至淘米洞办公。先是凡丁退休,不久文铮离开人间。此后,作协的主席先后由牛俊才、吴鹏权担任。由于他们没有驻会,作协的工作实际由文联和作协的领导者之一周金章和驻会作家杨雪、夏洪、刘敏、张蓉等负责。金章对我说:“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我们走到一起来了,合作吧。”泸州日报社先后把靳朝济、钱代富、蓝启发等调进报社,主持和参与副刊编辑工作,市作协让钱、蓝二人任作协副主席,安排涂拥、唐维扬作副秘书长。金章、杨雪等人带头将稿件寄到报社刊发。报社的人也将稿件送到《泸州文艺》发表,我也送去过《老家的小平房》等几篇文字较长的散文。就这样,在那些年的泸州日报副刊和《泸州文艺》上,呈现出一派群星璀灿的景象。泸州的作家队伍日益壮大,优秀的文艺作品不断涌现,一些当今已在泸州文坛闪亮登场的年轻作家,正是在那个年代发表的处女作。

泸州日报与市作协的密切合作收获了累累果实,两家的友情与日俱增。有一年孟夏,金章邀请我们去合江,与夜郎更夫等人到自怀原始森林采风,共享丰收的喜悦。车过南滩,沿河杜鹃花盛开,宛如一道道随风舞动的红霞从我们身旁掠过。进入森林之中,绿树遮住了蓝天丽日,地上散布着斑驳的光团。小鸟喳喳叫着飞来飞去,野草杂树发出的芳香沁人心脾。我们信步于林中的红色土路,天南海北地随意议论着,从古代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姚鼐的《登泰山记》,到现代杨朔的《茶花赋》、艾芜的《克钦山道中》,再到当代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中午吃饭,菜是腊肉豆花、山间竹笋、林边野菜,酒是高粱刺榴酒。大家把酒抒怀,满座欢声笑语。饭后,作为东道主的夜郎更夫微醉,便说开当代“笑林广记”,逗得大家笑个不停。他余兴未了,又吟诵起一位合江“张打油”的新作:“合江黄大雨,常在花园里;今天你爱花,二天花爱你。合江黄大雨,常在厨房里,今天你烧火,二天火烧你。”

金章很推崇宋代的李清照,她似乎也有李清照的风骨和李清照的婉约,她发表了好多篇评议泸州作家的文章,她说她要一个接一个地写下去,将来汇成一本书。在一个星期天,她把我和几位文友邀到他家吃饭。她拿出珍藏多年的五粮液,指着我说:“你不是说三五朋友、三五样菜、三五杯酒是最佳境界吗,今天我们就如此境界吧!”她丈夫龚先生亦在旁边帮腔:“诸位朋友,我们今日就来一次兰亭相会,‘放荡形骸之外’吧!”当天大家品评琼浆,纵论天下,切磋诗文,尽欢而散。后来,我要出一本书,但刊号紧张,金章找到省作协的朋友。朋友说:“仅有一个刊号,只给你。”金章说:“这个人比我还我。”我的书因此顺利出版。

金章体弱,也是红颜薄命。有一次,我在古蔺郎酒厂与她不期而遇,她在席间只喝了一小口郎酒,就忽然晕了过去。刚刚进入新世纪的第二年,她咳嗽不止,住进医院,查出肺癌,她疑患此症,便弃世而去。直到今天,文友们说到她时,仍唏嘘不已。

(三)

我退休后这些年,市作协的领军人物一直是杨雪。他是一个浪漫主义的诗人和散文家,迄今已写作和编辑出版诗歌、散文集10多种,在泸州首屈一指。同时又是一个现实主义的社会活动家,他能说会道,精力充沛,激情横溢,为市作协开辟出一片五彩缤纷的新天地。

杨雪重情重义。他经常提起我和他20多年前相识的情景,经常提起当初泸州日报副刊刊发文艺作品培养文艺新人的往事,也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夸奖我能写评论,能写随笔,能写散文。我知道,他是鼓励我写东西,以免晚年生活太孤独。他说:“你退休了停笔了,边缘化了,大脑不用了,人就很快老了。”于是我真的认认真真地写了起来,写过去的经历,写领导、老师、朋友,写那些曾经扣击心扉永远难以忘怀的旁人故事。10来年下来,居然写了30来篇,可以汇成一本书了。

杨雪让我一直担任市作协名誉主席。市作协每年邀请我参加越办越红火的樱花诗会,参加泸州作家新作问世的作品研讨会,参加作家们市内市外的采风活动。这使我能够追踪当今文学艺术发展的潮流,能够不断认识泸州文化界许多年轻的朋友。

请看我这些常有交往的年轻朋友吧:

黄一平:当过20多年检察官,如今是佳乐副老总,出版过散文小说游记集,为人爽直,对友一诺千金,于作协尽力相助。

王应槐:不事张扬,喜欢一边抽烟一边思考问题,对美学尤有研究。他是泸州市首席文学批评家,评人作品随和中肯,全市几十位作家的作品获得过他的点评。

刘盛源:不嗜烟酒,酷爱写作,能写能评,勤奋异常。论写,出过诗歌、散文、长篇小说8部之多;论评发言必持稿评点,他人作品长短,直言不讳,令人肃然。

冰春:集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于一身。既欢乐,又忧郁;既能挥洒激情,又善理性思辩,先出诗集,继出散文集,近又出版长篇小说。

肖体高:脸上常露出忧郁的笑容,能诗能文,其作品感情深邃,含蓄宛转。他特别钟情于儿童文学,在泸州独树一帜。他常年编辑《泸州文艺》,为他人乐作嫁衣。

张蓉:姣美、温柔、优雅,然也倔强刚烈,其诗作优美、典雅、细腻、多情,现在杂务缠身,几乎天天东奔西跑,忙得大倒苦水“诗情都没有了”。

李盛全:看形象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小伙子,他却说是“知天命”之年,已出过诗集和小说散文集各1部。他在泸州老窖公司上班的20年中,有17年在泸州市文联《泸州文艺》兼编辑,主要负责诗歌和校园文学两大专栏,包括他在泸州老窖公司先后在3个单位当办公室主任期间和当车间主任兼党支部书记期间,也从未间断过,并协助杨雪为市作家协会做了大量工作,直到2010年他到长江液压公司当党委工作部部长后,由于隔江不便,他才与我们少有见面。

金雁:美丽、爽直、真诚、善良,青春活力四射,为文感情奔放,对人侠骨柔肠,唱歌可比专业,喝酒不让须眉。

上官燕:巧小、温顺、恬静,泸州文坛才女。她熟悉中国传统诗文,其文语言优美,感情浓郁,富有古典神韵,现兼作协网站主编。

秋川:小女孩模样,能文能诗,与人说话笑口常开,几乎天天在作协与微机对话,处理稿件。

聂勋伟:古蔺郎酒经销商,为人热情豪爽,因喜欢结交文友而到作协兼办公室主任,买物件,发通知,乐此不疲。

……

我因为有了与作协的交往,所以中年生活更充实、更丰富,晚年则少了失落、孤单和老气横秋。

我感谢作协,感谢作家们!

 

作者: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