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 内容

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泸州老年诗人群综述

时间:2009-10-03 7:21:52 点击:

  核心提示:录入:ldlsq http://lzzjw.luzhou.net 2008-2-15花开花落,时光如水。此刻,当我们凝视着酒城泸州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一条条宽阔的大道和川流不息的人群时,我们不禁想起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曾经活跃在泸州的诗人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泸州...

录入:ldlsq  http://lzzjw.luzhou.net   2008-2-15 

    

花开花落,时光如水。此刻,当我们凝视着酒城泸州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一条条宽阔的大道和川流不息的人群时,我们不禁想起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曾经活跃在泸州的诗人群。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泸州和全国一样,工农业生产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日益改善。不仅物质生活逐渐丰富起来,而且精神文化生活也是五彩缤纷。这一切,对于经历过大灾大难的泸州诗人来说,倍感兴奋,长久压抑的诗情迸然爆发,“年年月月的沉浮与期待呀!/做梦也没想到真理的阳光已来。”(文铮《爱》)他们拿起了尘封已久的诗笔,写下了自己对新时代的感受。

当时的泸州诗人群正值中年,如今已是两鬓斑白,步入了老年岁月。有的已经离我们而去,有的已经改写其他文学形式,有的已经放弃了诗歌,但是不管怎样,他们毕竟在那个年代为我们留下了花样的诗篇,为泸州诗歌的发展作出了承前启后的贡献。

 

各树一帜的泸州诗人

淡泊名利的文铮

文铮,本名王明煜。1925年6月生于四川资阳,1997年3月逝世于泸州,享年72岁。建国前,文铮在南京政治大学新闻系学习时,曾是进步学生运动中最活跃的积极分子。南京解放后,文铮于1949年6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西南服务团”进军西南,长期在泸州从事文艺与教育工作。曾任泸州市文联和作协名誉主席。在“文革”的十年浩劫中,遭到冲击与迫害,身心备受摧残。过去发表的诗文均在动乱中被抄毁,几乎荡然无存。新时期以来,他在各地报刊上发表了大量的诗、散文和评论文章。文铮逝世后,其子女于1998年将其诗文收集、汇总,编辑出版《文铮诗文集》。

文铮一生淡泊名利,笔耕不辍,力学深思,诲人不倦。人皆称他“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文铮的诗歌最早见于建国前,现仅存三首,分别是《今夜》、《等待》、《自由的歌手》。这三首诗是在他去世后由他的同窗好友收集的。石天河先生认为,这些诗是文铮“青春的火花”,“曾经在青年学生‘反内战,争民主’的斗争中起过激励与鼓舞的积极作用。”如《等待》:“锐敏的感觉/集中着/好等待着春的气息/来叩门吧”。

文铮的大多诗歌,均为新时期所作。文铮同所有的知识分子一样,面对新的时代、新的生活,开始了新的歌唱。发表在《星星》1981年第3期上的《他还活着》是写给石天河的,但何尝不是作者自身的真实写照:

他还活着,

像路旁的野花一朵,

虽然历经践踏,

春来却又悄悄复活。

文铮的诗如其作人一样,单纯朴素,平易近人,是其人生行迹心灵感悟的投影。如:“你爱听他开怀的朗笑,/你可喜听他沉稳的足音?(足音)”  “庄严的别离/不一定能留下难忘的记忆/不经意的扬手/也许是最难了却的思念。”(《思念》)

文铮不仅用诗表达着自己对新生活的爱恋、倾诉着经过暴风雨之后人生的感悟和攻瑰色的梦境,还积极关注和扶持冰春、杨雪、庞音、达夫等当时刚刚步入诗坛的年青诗人,我们至今还记得他那循循善诱的语言和充满热情的鼓励的目光。

 

忧郁婉转的靳朝忠

靳朝忠生于四川叙永,我市著名的诗人和儿童文学作家。朝忠现已发表诗歌、散文800多首(篇),1998年出版诗集《忧郁的歌手》,另有散文诗集《花船》和散文集《绿色的风铃》。

作者的经历非常坎坷。“生命的旅途上,瘦马西风,艰难跋涉。”(《忧郁的歌手•自序》)抬过沉重的石头,也曾在茫茫的山林中遥望漫天飞雪感叹生活的艰辛。恢复高考时考上大学,毕业后回到故乡教书。作者一边教书一边辛勤笔耕,以婉转的抒情方式,沉郁顿挫的笔调,倾泻其对自然、人生的体验和感悟。《忧郁的歌手》真实地反映了作者的这种情思和感怀:

今夜一位寂寞的饮者

一个并不出色的歌手

喉头痛苦颤动

仅为了  一棵

伫立风雪的珠兰

其实,作者的歌声不仅仅只有忧郁,更多的还是热烈与深情。作者的视野较为宽阔,在他的笔下,既有大西北的荒漠与戈壁,也有南方的古镇与神秘的原始森林;既有香气四溢的川南夜市,也有迎风而立灿烂飘扬的军旗;既有对梅兰竹菊的亲切把玩,也有对英雄人物的热烈赞歌。其中,最令人感动的是悼念亡母的组诗《清明风吹过江南青冢》,悲怆而动人,表达了诗人挚爱母亲的那一颗酸楚的寸草之心:“那是一个青黄不接的季节/米罐空空母亲忧郁的眼神/静静抚摸窗外一方天色。”(《飘不散的情绪》)“老屋的那扇竹窗/寂寞地关闭了/此生终究错过/母亲临终的呼唤。"(《听鸟》)“绣不尽的心思/绿成冢上茵茵寸草/每一个抽针的姿势/都为你遮风挡雨。”(《寸草心》)这些弥漫着杏花烟雨的诗行,是诗人写给“母亲”的,也是写给人类的,我们从中感受到的是一种至善的人性之美。

由于作者喜欢古典文学,有着较为深厚的古诗词功底,因此,其语言、其意象,不仅古色古香,含蓄蕴藉,而且还浸染着浓郁的唐宋韵味:“早归的紫燕/匆匆,剪开三月的风景”(《早春雨》),“海子  你手中的笔/狠狠一扔/诗国的尽头便茂盛/一片桃林”(《追赶落日的人》),“那位害着相思病的君子/坐在一支美丽的民谣上”(《关睢<诗经•周南>》)。既有中国古典诗歌的审美特色,又有现代派诗歌的表现形式,作者探索的是一种新的诗歌风格。

 

真诚质朴的刘盛源

生于纳溪县的刘盛源系教师世家,“文革”前毕业于泸州师范,教过小学、中学,曾当过武术教练,后调到泸州市教科所任教研员并编辑《语花》报纸。盛源酷受文学,早期写诗,于1992年出版诗集《透明雨》;后写散文、小说。出版有散文诗集《影子》;散文集《剪影与足音》、《乐在山水》、《回望半世纪》;长篇历史小说《铁血神臂城》、《巴蜀豪侠》。

由于作者出身寒微,以“教书匠”自诩,因而从不张扬,总是踏实做人,默默工作。这一思想境界和为人为事,深刻地影响着他的诗歌创作。他不是那种吟风弄月的人,他总是把自己的目光凝聚在现实与人生上。吕进先生曾在为作者诗集《透明雨》所作的序中精辟地指出:“他属于用自己的一颗心写诗的诗人,他的诗里饱含着的是真实的人生和对人生与世界的认真的哲思。”“他的诗都有生活与时代的阳光雾雨,是昨日的故事与今天的思绪。”例如:

没开花的日子总有些遗憾

枝头上少了些什么

岁月中也就少了些什么

——《无花果》 

黄土地上的声声呼唤

给我们煽动起腾飞的双翅

黄土地上的声声呼唤

永远回荡在炎黄子孙心中

——《黄土地上的声音》  

盛源对诗歌的哲学态度也同样体现在他的诗歌美学中。他的诗真诚质朴,没有“花哨”的语言,也不玩弄意境,像潇潇洒洒的透明的春雨,在平易近人中充满着激情。如《锁住的春风》:

我年少时拾得一片绿叶

偶然将它装入墨水瓶中

蘸着墨水写字的时候

满纸荡漾着行行春风

把春风锁进箱里

让它永远储存密封

待到小心翼翼地撬开箱子

躺着的却是一个苍白的寒冬。

这是一种饱含生命情愫的质朴,这种质朴是那样的诗意盈盈,那样的流畅美丽。在作者诗意的颤动中,我们仿佛也回到了“童年”,生活也因此而变得更加美好。

 

执着追求的冯啸波

冯啸波,生于长江和沱江交汇处的泸州市。曾在辽宁省沈阳铁路局工作,后在泸州市中医医院供职。

作者1985年“下海”,曾在一家酒厂当厂长。即使商海浮沉,他仍然坚持读书和写诗。啸波对自己的诗作非常苛求,很少示人,因此,在泸州诗坛了解啸波的人较少。在友人的关心与支持下,他才从发表和未发表的诗歌中精选出42首,于1993年结集出版,诗集题为《爱的囚徒》。

冯啸波对生活和诗歌有着一种锲而不舍的执着追求的精神。他热爱生活,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如同作者在《爱》中所说:

航向不可能随便更改

既然我已驶向爱的大海

你心的深处

是我唯一的归途

      真实地显示了作者赤裸、坦荡的灵魂和高尚、美好的人格。

啸波的诗选材较宽,他时时刻刻关注着现实,凝视着祖国的前进与发展:“不管黎明/还是夜晚/大地是你/生生死死的家园”(《仲夏的落叶》),“让翠绿将生命浸满/让花朵将希望点燃/让光明洗涤黑暗/让忧郁在春日中溶解/我的祖国/永远拥抱春天”(《新年》)。诗人对祖国、对人民的忠诚,真实而形象地展现在我们眼前,谁能不为之感动?

作者写得最为动人的是那些吟唱爱情的诗篇。啸波的爱情诗写得美丽、深情,无论是遥远的思念还是热烈的相逢,都有一股甜甜的韵味:“也许有过成熟/也许有过幼稚/但爱情不是海洋/永远潮落潮涨”(《致》),“相思的舟/从今夜以后/泊天涯海角”(《相思的舟》),“既然爱的铁蹄/踏进心的中原/注定我将成为你/终生的囚徒”(《爱的囚徒》)。

同样地,诗人也热烈地追求着诗歌的美学魅力。啸波的诗语言简洁,节奏明快,注重意象与情感的融合,在追求诗意的美时往往含有深邃的哲理,这在我前面的引诗中可以见出,在此引用一段诗人杨雪的话作为对啸波评述的结语:

读一读上面这些句子,这些闪耀着诗人饱经沧桑而又使人怦然心动的句子,怎不使我们为诗人的倾吐忆起自己的往昔,更加热爱今天。

——《爱的囚徒•序》 

 

直面人生的叶怀祥

叶怀祥生于重庆市,原泸州市委副书记、泸州医学院党委书记,现为泸州医学院教授。叶怀祥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一边教书一边进行创作。他涉足较宽,举办个人书法展,练习古诗创作,其凝望更多的是在新诗的创作上。

怀祥的诗写得很短,但都有较高的审美价值。这些诗,均随手拈来,但无一不是作者从政与社会生活的真实结晶。作者选材与写作的角度,并非“花前月下”、“儿女情长”之类,而是当今政治与社会生活中的“尖锐”问题或“敏感性”的题材。

《酒杯》仅有五句23个字,却形象地针砭了人民群众最为痛恨的腐败问题。在酒杯中“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人”,那“会游泳的”是些什么样的人?诗人不说,但读者明白。《永远都不知道》对那些“坏事做绝者”作了一次大清剿,其忧愤之情让我们想起闻一多的《死水》:“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名言》与《对话》有力地鞭挞了社会生活中的假丑恶现象。《生活》则是作者直面人生的一次庄重“宣言”。

怀祥的诗,不仅内容是美的,其表现形式也是愉快与明媚的。作者不讲究“意境”,不刻意追求形式与韵律,与其书法创作一样,即兴而为,言简意赅。如《织女》:

牛郎入海无消息,

一年、二年、三年

打传呼,没有回电;

打手机,号码已换;

写封信,“查无此人,原信退还!”

语言通俗明白,但却意蕴遥深。普通大众也能读懂,不必费力去体味什么象征性、未来意义,它写的就是现实,你每天都面对的人和事。

这种自然而朴素的审美形式与其对社会生活美的直接颂扬和谐一致,相得益彰,使我们在现实生活的反省与忧愤中逐步走向成熟,走向美的生活,走向美的未来。

 

热情奔放的江瑞成

江瑞成出生于纳溪县,成名较早,1980年前后就在《四川文学》、《四川日报》等多次发表诗作了。《在新华日报门前》、《彝家的达吉回来了》等抒情诗,在川内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引起了诗坛的注目。由于作者喜欢音乐,小提琴那悠扬起伏的旋律深刻地影响着作者的诗歌艺术,因而其诗在山高水长的节奏中呈现出一种热情奔放的特色。作者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后改写讽刺诗。其讽刺诗多次在国家、省级报刊上发表。其讽刺诗主要采自于中国古代那些家喻户晓的传说故事,作者把这些传说故事予以改造并赋予深刻的现实内容。“用韵脚来鞭挞败类"这就是瑞成写讽刺诗的目的。现以《渊明罢酒》为例:“渊明携壶路上走/要到酒店去沽酒/时辰尚早门未开/只好凭窗瞅一瞅/  但见店主笑嘻嘻/一把木瓢拿在手/‘只要赚得银子多/溪水何妨做美酒?’/  渊明气得直发抖/几乎晕倒大门口/原来酒味淡如水/都是溪水渗酒篓/  扶仗仰天叹息去/‘此公商德复何有?’/皆因店大治不得/渊明无奈罢了酒。”作者在把握讽刺诗的艺术技巧上达到了一种自由的境界。其创造的形象在雕塑般的立体感中闪耀着一种光彩奕奕的新颖性。语言铿锵,韵律整齐,琅琅上口;抒情与叙事,描写与议论,和谐结合,相得益彰,熠熠生辉,形成其独有的美学风格。

异彩纷呈的泸州诗人群

在当时的泸州诗坛,还有一大批诗人,他们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以各种不同的诗歌形式和审美视角,诉说着自己的人生感悟,描绘着多姿多彩的时代,在劳动中歌唱,在歌唱中快乐。

这是一群至今还活跃着的诗人,他们虽然已经退休,但仍然忘不了诗歌,诗歌已成为他们不能忘却的精神食粮。他们行走着,抒情着。

石油诗人晓青、骆漠、曾涵复  泸州老年诗人群中,有一批来自石油川南矿区的诗人。他们长年生活和工作在石油战线,熟悉石油工人的生活,其诗大多写的是与此相关的题材。他们生活经验丰富,文化素养较高,其石油题材的诗当时在四川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晓青本名陈晓,曾任石油川南矿区工会主席,积极参与泸州市作家协会工作并大力支持创办《龙眼树》诗歌报。晓青的诗歌语言纯洁,魄力雄厚,有着较高的审美价值。其《喜烛(外二首)》曾载于《青年作家》1985年5月号。骆漠本名骆远鑫,出版有诗集《漫思集》和散文随笔集《谧思集》。骆漠诗歌的魅力在于他把中国古代诗词的审美特点与西方现代派的艺术融于一体,创造出一种新的诗歌表现方法。其《醉钻塔》曾载于《青年作家》1985年5月号。曾涵复虽然早已离开了泸州,但我们是不会忘记他的诗歌的。曾涵复是一个多产的诗人,也是一个率真的诗人。他的诗意象奇特,想象大胆,常常有令人扼腕之笔。其小叙事诗《钻工和他的妻子》曾载于《诗刊》1985年6月号。

牛裕民   牛裕民长期在教育第一线工作,有着深厚的古典文学素养。其诗以小见大,有着丰富的思想内容。诗风雄浑豪放,充满着澎湃的激情。如《东坡塑像》:“一尊紫褐色的塑像/树起了旷代豪情/父子仨推举出的代表/正在讲演芬芳的贬谪/你头上飘逸的纶布/(是顶古代的导演帽吧)/里面深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把你的美髯割下来才好/织叶编舟,装它一船阴晴圆缺。”

曾令松  曾令松的诗大多取材于城市生活,诗思敏锐,善于捕捉生活中的美的事物。工厂产品的质量,献身教育的园丁,城市的建设与发展,都在作者的视野之中。其诗短小简洁,直抒胸臆。

邓立中  邓立中是由滔滔的赤水河与雄峻苍茫的大山哺育成长的诗人,因此他的诗歌有着较为浓郁的乡土风味,洋溢着大山的情怀。在诗的创作上颇有特点,善于在抒情中娓娓叙事,给人以亲切悠远之感。

顾敏  顾敏的诗歌,重在表现乡村情事。他的诗,属于轻盈婉约一类。读其诗,你总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桂花香味。

周述舜  周述舜是至今健在的老年诗人中年龄最长者。作者在建国前就已开始写诗,虽然年事甚高,但诗思仍然敏捷。其诗常以身边事物为题,多用象征或借喻的手法,在平淡中不失深刻,在热烈中蕴含宁静。

在泸州老年诗人中,还有一批特殊的诗人群,他们在“四人帮”横行时就开始以“沙笼”的形式聚集在一起,讨论自己的诗作,发表自己对诗歌的见解,秘密地传阅着北岛、芒克等人的诗歌。由于当时特殊的政治原因,他们的聚会都是轮流在各自的家中闭门进行的。粉碎“四人帮”以后,他们从“地下”走了出来,汇入到泸州的诗歌行列中。其中较有影响的有前面已提及的牛裕民和肖明扬、涂代祥、黑牛以及已经去世的鲁青、刘祖正等。在此需特别提及鲁青(本名魏宗律),鲁青于抗美援朝时参军,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即已开始写诗,其诗曾发表在早期的《星星》诗刊上,因受“流沙河案”株连,被打成右派,回农村监督改造。“文革”后平反,1984年去世。鲁青的诗歌意象清新,语言流利,富有美感。

在此,我们再一次想起了已经逝去的老诗人文铮、鲁青以及炼虹、张大明、高为尧、刘祖正等,他们虽然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他们的诗歌永在,我们将永远怀念他们。

总之,泸州老年诗人群在泸州的诗歌发展史上是功不可没的。他们的诗歌不仅影响和鼓励着后来者,还共同打造出泸州诗歌的繁荣局面,成为泸州市精神文明建设的一笔宝贵财富。祝老年诗人们晚年幸福,快乐安康,一路走好

作者:□王应槐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