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内容

守望江阳风景——概论泸州青年诗人的诗歌主题

时间:2009-10-03 7:32:23 点击:

  核心提示:录入:ldlsq http://lzzjw.luzhou.net 2008-2-15 四月的江阳,种植诗歌的等待。一杯青茶和我在一起立于江边,遥望江岸上生长阳光的风景,一片片和煦的春光散落在石滩上散发的亮光,以及所闪烁的青春气息。远古的寒气在瞬间沿着冰水,沿着围困的时空,修饰着雪山上的童话,浸润着春...

录入:ldlsq  http://lzzjw.luzhou.net   2008-2-15 

 
四月的江阳,种植诗歌的等待。一杯青茶和我在一起立于江边,遥望江岸上生长阳光的风景,一片片和煦的春光散落在石滩上散发的亮光,以及所闪烁的青春气息。远古的寒气在瞬间沿着冰水,沿着围困的时空,修饰着雪山上的童话,浸润着春暖的阳光,在忠山的树丛里开满青淡如水的绿影,那便是江阳遥远的风景。
一、孤寂的光芒和遥远的乡情
诗人董洪良看到了人类生存前面的是粮食,而粮食的背后却是土地,而土地是“自然”给予的,“自然”的消失,如“生物链”一样,会导致经济的高速发展链必然脱节,那么“经济建筑”也就会塌方,而所造成的悲哀不是一个企业,一所城市,一方山水所能承担的思索的问题,更主要是问题的严重性。所以这个“因果”关系所流动的思路,便构成了诗人董洪良诗歌的“忧患”意识,和亲近土地的意识,只是在他的诗作里以“牛”、“土”、“米粉”等系列意象体现了这种情感。如《老牛》、《青稞》、《挽救一盏油灯》、《土灶》、《米粒》、《长皱纹的红薯》、《芒果》等,这些诗作的意象转化为诗人“依恋”土地的本性。这种意识是无法礼遇的。正是这种无法礼遇而孤立的人生感悟,树立了一个我们需要“粮食”的智者。这种孤寂的光芒就是诗,就是我们莫法利于礼遇的意境,那就是《嵌骨的爱痕》(重庆出版社,2004年9月出版)。它植于生命,植于乡村和城市,植于自然和人文,植于历史和现实。这是不可避免地,诗人以诗歌的形式来批判破坏者,批判一切肮脏的灵魂。例如:
借我一生的思念找到一块瘦脊的乡土
再把我的骨骼埋了吧
乡村面上的细纹哨子,生疼
正在日渐流失水土的四川之南
一阵阵轻颤地抽泣
像一块被犁铧深划过的伤疤/
泄漏了
大地对岁月的最后一声尖叫
我真的无法确知,我是不是乡村
最后一位守望着
整个川南上空细微的呼吸
会在土葬的棺木中倾斜
——节选自《最后的守望》
同样的道理,在董洪良的诗作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华农村的传统文化遭到严重破坏,而又有无法挽回的境地的心情,还有他对环境痛心疾首的“悟性”。所以许多农村的东西都将会成为“最后的守望”,成为一种遥远的“乡情”。
二、九月如歌,如阳光照耀生命的历程
九月是收获的季节,九月也是天真烂漫的季节。九月,似乎又在教师职业里,如风如雨如阳光的季节。正因为如此,其实在九月的背面,站立的种子也会行走在阳光里,是一束灿烂的花卉。省作协会员易定远,是乡镇中学的一位年轻教师,他的诗集《阳光遍地》(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12月出版),从某个角度诠释了教育者“感恩”或“施恩’’的历程,以及在校园里如何培养学生的重任。我们了解中小学是学生德育的“启蒙”教育阶段,所以应该看到德育是和谐社会的基础。诗人易定远的诗作多以感悟之情来体味教师职业,尤其对“阳光"的信仰,表现了他对生活的追求,具有炽热的灵魂。例:“英雄保卫/请你从书中走出来/向所有的人讲述你动人的故事/大声告诉虚度年华的我们/真正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人的一生/究竟应当如何度过”。(《感悟人生》)本诗突出了思索定向,同时也是诗人对人生的探索。又如:“想起长征/想起那条二万五千里长的路/长征就演绎成了一种不屈不饶的精神/深入人心/深入我的骨髓/激励我们踏上新的长征”(《想起长征》)。在历史积淀中,诗人以昂扬的精神探寻人生的真谛,这不能不说这是我们的青少年正需要的一种朴素向上的精神,一种奋斗、追求的精神。这类诗作还有《虎门》、《林则徐像前》、《怀念一位诗人》等。同时,诗人易定远又是一位教师,所以许多诗歌与教师职业、校园生活、学生的素质养成有关,表达了他对教育职业的追求,《暑假生活》、《听孩子们读书》、《校园之恋》(组诗)等写给孩子们的,表达诗人在黑板前的思索、苦闷,以及他阔大的胸怀,“站在最初的讲台上/那些明亮情彻的眼睛/就是我力量的踪影/爱的源泉”(《初为人师》)。“黑色是你终身的背景/……/你手中圣洁的粉笔/都是我的一只舟子/叫我热爱生活感谢阳光”(《校园之恋•读一幅图》)。刘盛源老师在易定远的诗集序言中评价其诗歌时说:“教师自然也是一种阳光。他把自己有限的光泽恩施于他的学生。”
九月如歌,如阳光照耀每个生命的历程。
三、川南的乡音,吟和海边的波涛
我依然记得,上世纪八十年末九十年初的徐非,一位辍学在家,而又渴求知识的农村少年的影子,时刻扣入我的心里。我常在上课时讲到他的故事,虽然许多都是耳闻的,但是他一首首对故乡的思念之情,以及“南漂”的风雨之声的诗歌,勾勒出了他三十余年生活的缩影。因为一支“叛逆的手”整合了一个少年的梦;但在这个梦的面前,往往又沉积了诗的内容。在艰辛的打工岁月里,他有一颗执着的灵魂,这个灵魂又在故乡情、友情、亲情的精神家园里萌生。“我想念父亲/想念母亲/想象他们背负阳光和汗水的歌谣/在土地上为我建造土色家园/为我收割一载又一载的好日子/收割来自泥土纯朴酿造甜美的芳香。”(《回首炊烟袅起的家园》)“父亲躬耕犁出额上的条条皱纹/……/我只有用诗歌忏悔/只有请家具和牛们原谅/虽然我搁浅了家事/但仍与庄稼一道呼吸”。(《眺望萤火点燃的乡村》)
随后,徐非的另一首诗歌——《一位打工妹的征婚启事》成为当代诗界的一把小刀,雕刻了“打工者的塑像”。
乡音依旧,涛声依旧。伫立在二十一世纪的徐非的眼孔里,依然是艰辛和梦园的背影。他在《心灵之约》(四川民族出版社,2003年9月出版)的后记中写道:因为漂泊不定,年轻的心怀刻满了创伤。他又说:打工者们郁积的心灵是多么需要文字的激励和代言啊!所以徐非把缪斯的灵魂带到了南方,看到了“诗海”的波涛,和更遥远的乡情。“归家的心情还得流浪/我把一行诗筑成长长的铁轨/汽笛的吟咏平平仄仄/我打点行装的相思/搁在站台上/泪水决堤  心路塌方/一列深夜的火车驶过梦境/碾碎了乡愁”。(《归家的心情还得流浪》)
还有罗德远、鄢文江、商西恒等诗人的诗歌,大都属于这类题材,即一个遥远的心灵之约。例如:“1993年秋天,乡下远去的红枫里/成就了背叛家园的游子/……/一个个梦点缀一路行程/……而一本漂泊的诗集,以艺术的虚荣/装饰了我心灵山穷水尽的模样/……异乡作证,守着门牌依然的出租屋/明月作证,我的怀念是一只漂流瓶”。(罗德远的《一直在路上》)。易定远也有打工的经历,写了一些“打工仔们”的诗歌,如《广东行》等。
七十年代出生在泸县的王少农高中都没有毕业,就到青海师范大学、北京大学等高等学府游学,他非常注重和洞察中国厚重的文化,写了两部有一定影响的长篇历史小说《竹林七贤》和《东晋风流》。而他的诗歌虽然短小,但多与历史文化有关,如《寂》(中国戏剧出版社,2005年6月出版)的“毛孙遗革”这部分的诗作。其中《残句》为“举剑为镜照山河。”只有这么一句。现他在北京作自由撰稿人。
四、如珍珠,如山峰的歌手
四川的南部。江阳。和煦的春风温暖了长江的两岸。在长江之阳,一杯清茶,我就看到一串周末灿烂的等待,一条江水滔滔的等待,一幅山峦起伏的等待。
在我初为人师的秀水河畔,我那诗化校园的梦和那件浅灰色的风衣,常常在泸州与内江交界处,一座不高的山——界牌山上艰难地蠕动。一群天真活泼而可爱的少男少女,却用细腻的感情,吐露出一行又一行真挚的梦。那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选了十余首《秀水》文学社会员的作品在《语花》文学版上发表,世界诗人协会主席雁翼看后,就高度评价说:诗作新颖,清新、自然、朴实,有希望(见《语花》文学版第4期)。这其中就有王怀刚、李学、易定远、潘秀林、代登云、王麒、赵利平等。
潘秀林在《泸州日报》、《泸州文艺》、《未名作家》、《五台山》等杂志发表了近50首诗作,他的诗作《穿越一片树林》写到:“放飞记忆中一切灿烂的光华/和光华下美丽虚无的风景/……/如游鱼反复/引诱我进入一个生命的境地/感悟铁质的力度和骨质铮铮/在或青或黄的落叶上盘膝而坐/与一棵千年的大树默默对视”,有一种禅学的体味,“而我却驻足于阳台的最高点/小心翼翼地注视着/那些飘洒的雪花/翻飞的景致/以各种玲珑的光彩/呈现清纯的气节/……/停泊于宁静或沸腾的思绪里”。(《挚爱一片雪花》)又如在其《受伤的鸷鸟(五章)》一诗中:“……我生命的鸷鸟/上天堂或下地狱/还有一道壮丽的过程/……/你时常在风头/细细琢磨一片雪花的思想/然后消失在茫茫的天宇”。而市作协会员王怀刚读了不少的书,涉及的面也很广。在八十年代就发表的诗作有一种渴望自由和渴望平安的心境,例如:“……/我们在飘满自由的空气里/翻飞自信的影子/抒写满天的智慧/……/这时天空中只有鹰了/他那用哲学的羽毛织就的翅膀/使他永远勾起他的喙/他愤怒的瞪着眼睛/沉默地在板结的高空中盘旋”(《鹤的自白》)。李学(李昭平)出版几本著作,创作非常勤奋,主要写散文诗,语言很凝练,很有内涵,有《暮殇(外二章)》、《孤独之旅》等,例如:“稚柳在我胸中以蓬勃之态生长,泥味浓郁的歌曲中,绿色渐渐丰满起来……总是这样,我把这种观看挂在岁月之中,让清冷的日子纷纷抖落。”(《怀念稚柳》)代登云发表了不少诗歌,中师毕业后就自学考上北京大学文艺美学的研究生,出版了几部专著,翻译了一些作品,其译作选入了高中语文《读本》,译文也很有诗味。
哲学专著《苏格拉底这样思考——通向幸福的16种方式》(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5年6月出版)的作者王麒在其自序中写道:“千百年来,有无数枯坐于理性中的灰色人生,也有无数透支情感和欲望的发狂者,在人生的两极上演绎,得到的却是相同的失落和疲软。”这很有诗味。其诗歌却有哲理性,如《夜灵轨迹》(三章):“于众生之尸体营就的废墟上/一支号角撕空而鸣/是祭奠之音/是涅磐(应为上“般”,下为“木”字)之音/历史无法记起/千里荒草溯风而歌的苍凉日子/……/雨中的翅膀是最坎坷的抒情/四季流浪在风干的伤口/诗歌遍体鳞伤  透明如玉/……”。这体现了一种凝重之感。他现为市作协会员,曾在北京游学、做自由撰稿人。
1992年的一天,一位高二年级的学生徐潜来到学校对我说,他和唐维扬要出一本叫《青橄榄》(诗人马及时作序)的诗合集,我先是惊讶,然后是东奔西跑地联系设计封面的人。
这一晃就是十好几年了。我现在还依然保留了一本如珍珠般的《青橄榄》,偶尔翻读,也翻读我十几年的生活和诗化校园的梦。
诗人唐维扬,现《泸州日报》供职,他的诗歌比较清纯,也富有青春的激情,例《男孩为女孩写诗》(1991年10月刊于河南《小小作家报》),“男孩为女孩写诗/不是顷刻的灵感/而是诗稿里有一年四季/写进红高梁和黄土地的气息/男孩的诗绪色彩斑斓/女孩的心海波光粼粼”,此诗朴素自然,表现了一种生命的延伸。随后维扬的诗歌创作技巧越来越成熟,内容也不断深入。例如,诗歌《中国,走进一九九九》:“世纪的钟声在撞击/一次次一声声绵长的声波/拍打着时空的门槛/一千九百九十九次撞击/撞开一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绽放在最后一声撞击的黎明” ,开头就把时空拉的比较宽阔也把气势渲染了出来;“回眸1949/不管是凄风苦雨的岁月/还是血与火洗礼的旅程/一个5000年文明滋养出来的民族/一个用自己血肉筑长城的民族/是一个永远不老的民族/才有资格展示雄风”。其间用“判断”的形式来展示中国的力量,这样诗歌的内力就彰显出来了。
从商界出来而在经营文化的聂勋伟,他的诗作非常有气势,诗句也尽情展放,去挖掘我们的生活和生活背后的困惑。“清晨的阳光浸透了少年单薄的身躯/把泥土的芬芳攥在手里装在兜里溶在心里然后停下来,张开双臂,一个飞翔的姿势/然后闭上眼睛,一个深呼吸/倾听小鸟的鸣叫昆虫的细语/感受小草的发芽老树抽枝花蕊轻轻绽放/高傲的大脑不再彰显智慧/一种境界叫天人合一”。(《大自然的灵魂不仅仅是人类》刊于《泸州广播电视报》,作者聂勋伟)而他的《守望诗歌》是站在文学境界的角度来捍卫诗歌和诗歌创作的,“没有任何力量/能毁灭你几千年虬结的强壮的根须/没有任何形式/能替代你酣畅淋漓的吟咏”,可见聂勋伟的诗歌的力量所在。在泸州当前的诗歌创作中,有不少这种诗情的诗人。如:秦琼的《一粒麦:村庄的汗珠和城市的养料》、《乡村饥饿的米喂养城市虚狂的胃》,以及赵荣刚的《抵达自然》,赵辉的《坚强——写给失恋的女孩》,和龙启权的《留念逝去的光阳》(组诗)、《走进山峡》等诗作,同样地扩张诗句的气势,体现了“北方大汉式”之作。
而长江的南岸就朴实多了。诗人邓林的《老屋印象》中写道:“老屋的确老了/鸟不栖蛛不网/只在门窗的偶尔关闭之间/一种厚重的思想声音/穿透我的灵魂”。这有一种比较厚重的感情,还有一种对深重历史的洞察之声。韩放的诗作也如此,例如他的诗作《昨夜有雨》。又如左岸的《午夜听雨》:“某个向下的念头只是一瞬间/这是阳光之前轻微的风/一些危险的路口。想起/村中盘旋的山路/一切动作仿佛阳光下虚拟的手/高潮过后就是平静的低谷。”这是某种生活的体验,是释放了一种心情而自然的感悟。还有在2005年7月在《四川文学》发表的《雨夜已经过去》写“爱”的理解,“一个善于等待的生命的幸福”,同时也是一种感慨,“等待啊那是无法捉摸的天空”。
还有罗林、张合、陈海春等青年诗人的诗作,也体现了他们对生活追求和对诗歌的某每个高度的展现。
古蔺还有欧阳子飘、钟秋等作者的诗歌也很有分量。
五、一棵树走着,就预示了未来森林的方向
又喝了一口清茶。四月,江阳。南方的阳光融入了“热闹”的真谛。
近年来,诗人毛有权的儿童诗在泸州诗坛上显示出一片绿色风光,增添这春天的光景。他先后在《少年文艺》、《中国校园文学》等许多刊物上发表了儿童诗,也引起了诗歌界的注意。《儿童诗二首》(《泸州文艺》2005年第1期)的《我是一颗露珠》表现了互相帮助和环保的思想。“我是一颗小小的露珠/我是水的女儿/我是晨的女儿/我是太阳的女儿/我的生活诗意而执着珠圆玉润——比水更灵动/清清爽爽——无晨的昏的朦胧”。而《雾儿的脸庞》则有“童话”式笔调,表现了“撒娇”可能带来的危害。《写给花朵》(《《泸州文艺》2005年第2期》)(组诗)富有童趣,  《虎子和妞妞》(《泸州文艺》2005年第3-4期)的三首儿童诗却反映了现在出的新问题,“虎子”是一个电脑游戏迷,通过诙谐的语言来表现他不好学习,贪玩。《追星族》、《幼稚的成熟》则突出了我们教育应该引导中小学生树立正确的认识观和世界观。
由此,我不能不提到泸州市“屈原魂”中小学生传统诗词大赛一事,原因是一棵树走着,就预示了未来森林的方向。《四川日报》曾经用了一个整版来报道这个大赛的情况,《泸州日报》、泸州电视台并多次进行专题报道。还因为每年我市都有几千中小学生参与初赛,气势宏伟,人数众多。它的影响和作用不仅限于泸州——守望江阳这块古诗词创作的园地,而是它丰富了泸州诗坛,更应该理解为这传承了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
还有泸州诗词学会、市诗书画院的许多老同志,他们孜孜不倦地写诗填词谱曲之多之广之精,可能在天府之国,应该说可以独树一帜的。估计这群“老诗人”(包括泸州市老年大学的学员)应该有好几百人之多,可见他们对我们后人的影响之广之大。所以,泸州的诗群能够一代又一代的延续,这也许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之一了。因为一棵树,他走着,就预示了一个未来森林的走向。
茶水如柱如冬天。茶在万水千山地等待,它将与诗同行。诗歌会如千里冰封的决堤,释放一种气势和壮丽。

作者:徐 潋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