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大山里的那些事儿/贵州.周光敏

时间:2012-11-22 7:43:36 点击:

  核心提示:贵州山,贵州山,贵州的山像是上苍磨墨画画时,随意留下的墨汁,点点滴滴、浓浓淡淡、凹凸不平。岭坡的高高低低连着山,坝子的宽宽窄窄连着山,稻谷的金黄连着山,烤烟的青绿连着山,金银花的清香连着山,人们的心更...

  贵州山,贵州山,贵州的山像是上苍磨墨画画时,随意留下的墨汁,点点滴滴、浓浓淡淡、凹凸不平。岭坡的高高低低连着山,坝子的宽宽窄窄连着山,稻谷的金黄连着山,烤烟的青绿连着山,金银花的清香连着山,人们的心更连着山。

山脊是这片土地的横梁,担当大任,永不倒下;溪水是血管,让山更有活力;树木是头发,山显得更峥嵘;山谷是鼻子旁边的槽沟,让山看起来更俊秀;鸟儿的飞来飞去是山的客人;而那些冒着袅袅炊烟的山窝人家,则是这片山地的眼睛。眼睛被山风吹成瞇缝,想透过云遮雾掩,看到山外的世界。

不经意间,我与山窝人家结了缘。

国庆假期间,先生儿时朋友之邀,我们回到了山里的老家——小关乡辅乐村。朋友父亲生日,大家来山里图个热闹。

越野车沿着一条清澈溪水带,在鹅卵石的灰白与茅草的枯黄间穿行,溪水两边是仰着脖子才能望到顶的山,连绵不断。曾经因为一件赡养纠纷案件,在六、七年前我来过这里。有两位六十多岁的兄弟,为其九十岁高龄母亲的棺木和老人名下的森林、土地发生纠纷,为了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来过。如今,老人去了,归寂于这片山地,她家两儿子的纠纷也平息了。

山区湿度大,常年云来雾往,像画家的精妙笔法;浓雾在山村里穿行,真是万松岭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像古诗里的诗情。但山民不懂诗,也不考究画意,他们只知道山路是通往外界的希望,苞谷洋芋是养大他们的食粮,父老乡亲是在外奔波人的深深牵挂。无论有钱无钱,某些时候必定要回去看看的,比如过年,比如父母的生日,比如家里有重大事情发生。父母佝偻着背,苍老着容颜,固执地种下一些烟叶、辣椒、金银花,还有一亩高山冷水田的稻谷,喂养着一、二头猪,付出所有的劳力,维持着简单的生活。父母们在城里是住过的,终究还是回到了故土,不是不让儿女尽孝,是那里的空气让人憋闷得头晕,是那方块水泥楼房少了乡下木板房的温度和乡亲们的你呼我唤的热度。他们清晨起来听不到鸡鸣狗吠,想动动身子骨却没土掘、没菜摘,所以逐渐老去的父母还是回到了山里,守着老屋,守着那些挑一担肥料需要一天时间的坡土,等儿孙有空时回家,等时间将自己掩没,那样的生活少了在城里的烦躁——心安啊

其实,那天在朋友父母家吃的饭菜很简单,杀了一头猪——一头用苞谷洋芋喂肥的猪。用糟辣椒掺点水煮一大锅洗澡肉,红红的是辣椒和汤,白白的是座墩(猪屁股)肉,绿绿的是蒜叶子,外加一锅自己烧制的豆腐,一碗凉拌酸菜。山里人吃肉不放蔬菜,天然纯香,大朵快颐。我们吃得开心,朋友的父母看着满意——岂止是满意,简直就是骄傲啊!我知道老人的骄傲还不止在这些,因为屋前溪边那个篮球场是他儿子修的,过年时远近的亲戚邻居相约着会来一场球赛,哪怕费些力做几桌饭菜招待也是乐颠颠的;从山外回家的那条路是儿子争取的资金修的,虽然还只是毛糙糙的路面,但乡亲们的拖拉机、摩托车进出方便了,儿子和儿子的朋友可以开着车进屋了。所以老人不惜在秋天就开杀一头价值三千元左右的年猪来招待大家,你说,这样的猪肉宴席吃起来会不会很香呢?

山里人喜欢认亲,可能是过去人们很少出去,女人不外嫁的缘故吧!互称老表的特别多。朋友和我们一般大小,依着辈份,他父母是我们的老表、老表嫂,朋友就总是人前人后的叫着我们老辈子。开始我很不好意思,也很不习惯,提了几次意见,毫不凑效。朋友现在是堂堂一方父母官,还这样谦逊和保持着本色,着实让人佩服。

爱人与这几个老乡小时候在县城读初中时,每月回家一次,总是相伴着走那长长的山路——没有车,只好走路。有一次,几个人走到途中,又累又饿,在一家人的挞斗(西南山区用手工脱稻谷粒的木质大方斗)里睡着了,主人天黑后回来看到,着其女儿煮了一锅萝卜苞谷饭给这几个饥肠辘辘的少年吃,吃完后还安排他们在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这顿饭让他们在记忆里刻下了一道深深的印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他们工作、成家后,带着家人,载着几百斤大米、菜油,还有上千元钱去看望这家人家。可人家一点都记不起这档子早已融化在岁月长河中的芝麻事。不过,感恩的心感动了那个已经老去的主人和我们随行的几个女人,还有我们的孩子。

那些大山,不会说话的大山,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养育着一代又一代朴实、善良、执着的山民,并以山的姿式默默地担当着。

山,还是那些山,人,也许不再是原来的人。山里清新的空气,美妙的风景不能带给人们富裕的生活,山里人走出去打拼的人很多很多,也许还会回来,也许不会回来了。父母在,是他们往回赶的莫大动力;父母不在,那坡山地,那片轻风,那声鸟叫,那条山路,那山窝里的房屋,便成他们的心底记忆了。

作者:周光敏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