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辑 >> 刘光富作品特辑《我的土地我的村》 >> 内容

一九三二年的鬼头大刀——匪妻(12)成都.张中信

时间:2013-01-21 7:43:10 点击:

  核心提示:草坝街原本是巴城三教九流栖息混杂的地方。羊肠般狭窄、曲里拐弯的青石板街道上,开有各式铺店、珠宝店、医药店、棺材铺、当铺、琳琅满目,多不胜举。然开得最大气最排场的却只有一家买卖刀具的刀铺。那刀铺的场面极...

草坝街原本是巴城三教九流栖息混杂的地方。羊肠般狭窄、曲里拐弯的青石板街道上,开有各式铺店、珠宝店、医药店、棺材铺、当铺、琳琅满目,多不胜举。然开得最大气最排场的却只有一家买卖刀具的刀铺。

那刀铺的场面极大,一溜排开七个铺面,铺面内部彼此贯通,似一条长长的廊道,占据着小半条街,显得特别抢眼。铺内的货架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刀具,有弯刀、砍刀、马刀,最奇的是那造型古笨头大尾小的鬼头大刀,被一座紫色刀架供奉着,恰似镇铺之宝。在铺面内极抢眼。铺面内有三五个伙计张罗着生意,卖刀、买刀、当刀,不知不觉中,刀铺在巴城名声极大。

刀铺后面有一个小天井,天井的四周是一溜小木屋。小木屋的门一年四季都关闭着,只有通往后院的一道门半掩半开着。据说那门里住着刀铺的老板,但老板究竟长得啥模样,没有人见过。只听说是个清清纯纯的大家闺秀,长得文静瘦弱。一般人做生意见不着老板,也不奇怪。何况做刀具买、卖、当的生意,有那几个伙计就足可以应付了。

刀铺开张了好些年,伙计都成了巴城的老面孔,今天不见明天见,刀铺伙计跟巴城人都混熟了。反倒没人认得那老板啥模样?刀铺在巴城开得红红火火,开得闹闹热热,开得相安无事。

到了一九三二年的冬天,天气特别寒冷。行人都缩脚缩手地在街上匆忙奔走,太阳老半天才喘着粗气,呼哧呼哧爬上巴城的上空,发射出的光芒和热量,却居然消融不了巴城房檐薄薄的积雪。

刀铺的伙计们被寒气冻得坐立不安,正在铺子里用力搓着手。却有“吧叽”“吧叽”的脚步声传来,那脚步声一声比一声重,一步比一步快,咚咚咚直奔刀铺而来。

“伙计,借刀!”一个男人不冷不热的吼声吓了伙计一跳。

“啥、啥、借……刀?”伙计惶恐地望着来人,一个铁塔巍然的黑衣汉子,有些发硬地发出题问。

刀铺开了多少年,一向只买刀、卖刀、当刀,从未见过来借刀的。伙计简直怀疑那黑衣汉子脑壳有毛病。

“你耳朵聋了,借刀!”黑衣汉子气哼哼地喝道,显得有些不耐烦。

“哪个……聋了,我…们……不借刀。”伙计突然变得有些口吃,大概是紧张的缘故,但他还是挺直腰板大声回答道。

“不借刀,就关了你的铺子。”黑衣汉子得寸进尺,咄咄逼人地提出更狂妄的条件。

“想关……关铺子,你不配!”这时候伙计终于明白,这个黑衣汉子不是来做生意的,一定是来找茬子的。

“到底借不借刀?”黑衣汉子再次硬邦邦地逼问道,那眼神已明显有些忍耐不住了。

“铺子里的刀多的是,只怕你拿不动!”经过几番交锋,伙计终于缓过了气,说话也开始变得冷峻威严起来。伙计边说边从刀架上抽出一柄大马刀。那马刀少说也有二三十斤重,伙计却顺手丢给了那黑衣汉子。

伙计这丢刀的动作,看似平常,内中却蕴含着极大的力道。休说平常汉子,就是练过几天把式的人也轻易招架不住。因而,伙计在丢出这一刀时,脸上浮出了诡秘的微笑。但伙计的笑靥很快就凝固了。

那黑汉子根本就不见躲避,右手五指箕张,用虎口轻轻地捏住了那把被伙计丢过来的刀。随即用力一抖,那柄大马刀便被他的两根指头“啵”的一声拧断了。伙计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藏着一丝笑容的嘴巴顿时张口结舌,豆大的汗珠顺着衣襟接二连三滚落下来。

“好功夫!”就在伙计六神无主之际,一声女子的蜿啭声音自后院传出,就见小木屋那扇半掩之门豁然洞开。一位身材娇小,衣着光鲜的女子飘飘然踱了出来。气咻咻的黑衣汉子咋见娇小女子的身影,两眼闪烁的光芒“笃”地变得灰暗。

“爷,你看看这把刀咋样?”那娇小女子走进店面,顺手从刀铺里拎出一把鬼头大刀,轻轻地伸向那黑汉子。那大刀长约五尺,虽看上去锈迹斑斑,可挥动之间,刀面却泛着寒光。鬼头大刀少说也有七八十斤,却被那女子信手拈来,如拿根烧火棍般轻巧,单手奉送给黑衣汉子。

“哼……哈……”就见那黑汉子一声低吼,柔身而上,一双大手直奔大刀闪烁的寒光抓去。

“呀……呀……”寒光闪动中,有男人的厉叫声传出,不是那店铺伙计,却是那神气活现的黑衣汉子。黑衣汉子惶叫声未完,那把鬼头大刀竟然刀口大张,冷森森的寒光紧锁着他扭曲的脖子……

“完啦……”黑衣汉子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眼睛中充满惊恐和悲凉。

就在鬼头大刀堪堪削去黑衣汉子脑壳的当儿。只见娇小女子猛挥左掌,电光火石间生生将大刀飞快推进的刀锋托住。之后,娇小女子一言不发,转身奔里屋而去。保住了命的黑衣汉子呆呆地在铺子里站了一会儿,一言不发,转身径自走开。

不久,大巴山开始闹红,从陕南打过来的红军队伍一举攻占了巴州城,穷棒子们手舞大刀长矛,组建了农民自卫队,领头的却是一位娇小身材的年轻女子。紧跟在女子身后的是一个手持鬼头大刀的黑衣汉子。

作者:张中信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