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农民工姚老五 / 李盛全(四川泸州)

时间:2009-10-09 9:41:47 点击:

  核心提示:录入:adminhttp://lzzjw.luzhou.net 2008-2-13姚老五正在修着机器,手机响了。他用棉纱随便擦了一下有油污的手,边听手机边说:“明天……明天帮你代一个班?不行啊!我答应了一个朋友帮他安装新家的水管。”姚老五是明朝酒厂的临时工,现月工资600元。他的岗位是维修组钳工,其...

录入:admin  http://lzzjw.luzhou.net   2008-2-13  

 

 

姚老五正在修着机器,手机响了。他用棉纱随便擦了一下有油污的手,边听手机边说:“明天……明天帮你代一个班?不行啊!我答应了一个朋友帮他安装新家的水管。”姚老五是明朝酒厂的临时工,现月工资600元。他的岗位是维修组钳工,其实他的电工技术也不错。

明朝酒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办的,属县办国营企业,姚老五的姐夫当时是这个厂的维修组长。那时,不爱读书的姚老五15岁,来厂里跟着姐夫混了一年,居然学到了不少技术。由于有姐夫的关系,第二年姚老五就正式当临时工上班了,虽然月工资只有正式工少一大截,他还是感到很满足,到底比在家种地强。十多年来,厂里进了好几批正式工,姚老五因是农村户口总没有转为正式工的份。前年酒厂改制,说是要同工同酬,姚老五先还高兴了一阵,结果改制后他工资还是比那些正式工少一大截。好在他家就在附近,距厂只有几里路,先用自行车后来又用摩托车代步,来厂上班或下班回家都很方便。

酒厂生产期间是每日24小时的连续班,酿酒工人是8小时一班。姚老五等维修工们属于值班性上班,当值时没有事就可以躺在床上睡大觉,设备出故障了酿酒班组会来人或来电话通知,维修工才去修理。维修组六个维修工,分成了三个当值班,每班一个钳工一个电工,24小时轮流当值。如此一来,姚老五每三天才到酒厂上一次班,其余时间归他支配。

在明朝酒厂维修组,也只有姚老五是临时工,但姚老五威信很高。酿酒工与维修工之间有时也有矛盾,维修工们一般不敢正面叫板,往往忍气吞声,否则酿酒工们就会告状说维修工服务态度不好。姚老五却不管这些,酿酒工在使用、爱护设备方面做得不对的,他姚老五就敢拉下脸骂他们,大有“我是农民工我怕谁”的气势,奇怪的是那些酿酒工还真怕他不敢和他对着干。由此一来,只要有姚老五当班,设备故障就大大减少。

近两年,姚老五非常忙,除了在酒厂上班外,还在厂外挣钱。哪个维修工有事要请他代班,或者厂外有人请他安装、维修什么,都要提前和他预约才行。他在厂外挣钱是60多元一天,收入还比较可观。外面的事多时,他也曾想不在酒厂上班了,但与这个酒厂已有十多年的感情,还割舍不下。让他坚持下来还有两个原因,一是酒厂以外找钱的活比较累人,二是每月在酒厂就只上十个班,现在每班摊下来也有60元,还不算亏。

前不久,一台行车减速箱突然坏了,那个生产班级只好停产待命。要大修这种减速箱,一般要用两个多小时,这次是姚老五打主力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修理好了。一个管生产的头头不懂维修程序,还是把姚老五吆喝一顿,说是维修太久影响了生产要对他罚款。姚老五一气之下,甩手不干了。

酒厂维修工,当值期间没事时好像是多余的,可一旦设备出故障了,当值的基本是要单枪匹马地去排除故障。姚老五一走,维修工们轮班就成了问题。那个管生产的头头,另外找了一个临时维修工来代替姚老五,可是这人只干了一天就走了,再找来某厂内退的一个钳工还是只干了一天就不再来,原因是他们对酒厂设备不熟悉没有十天半月难进入状况,哪能“一个萝卜一个坑”地顶班!怎么办?设备科长只好去找姚老五。

在一幢即将完工的大楼空调机房里,酒厂设备科长诚恳地请姚老五回厂上班,还说那个管生产的头头讲要亲自给姚老五道歉。姚老五说:“我答应回酒厂上班就是了。道歉嘛?就不必了。”

Tags:李盛全 
作者:李盛全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