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校园文学 >> 内容

那一朵绽开的花叫温暖/泸县.曾佑苹

时间:2013-07-12 7:17:08 点击:

  核心提示:那一朵绽开的花叫温暖泸县六中高14级15班曾佑苹爸爸去世的时候,是2011年那个冷得不像样的冬天。我一身白衣,跪在灵堂前,头低垂着,红红的眼睛有些微肿。周围的亲戚还在为谁该为我缴清上学的费用而争论不休,妈妈在爸爸的遗像前痛苦的低噎着,我想去安慰她,却发现此时的自己早已说不出半句话。爸爸是在我初三快要...

那一朵绽开的花叫温暖

泸县六中高1415  曾佑苹

爸爸去世的时候,是2011年那个冷得不像样的冬天。

我一身白衣,跪在灵堂前,头低垂着,红红的眼睛有些微肿。

周围的亲戚还在为谁该为我缴清上学的费用而争论不休,妈妈在爸爸的遗像前痛苦的低噎着,我想去安慰她,却发现此时的自己早已说不出半句话。

爸爸是在我初三快要毕业时查出患有肝癌,为了凑齐手术费,妈妈到处找人借钱,等到终于撑过这一关时,两个月之后的复查结果,却让我和妈妈再一次走向绝境,“你丈夫的癌细胞已经在向外扩散了,现在必须把大肠全部切除,情况十分危急,你先去把住院费用交了吧。”

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震碎我渴望爸爸再一次健康的希望,甚至震碎了我的心。我只觉得我的心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的撕扯着,我疼着,痛着,却不能说出一句话。我转头看向妈妈,才发现妈妈的两鬓间竟然夹杂了几缕白发。我别过头,看着窗外的寒冷,忽然记起这个是并不适合花开的季节。

家里的所有钱早就被掏空了,无奈之下,爸爸只好出院,回到家里,时不时的就昏迷,妈妈厚着脸皮去向那些个亲戚一个一个苦苦哀求,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说:“反正都要死了,就不要在浪费钱啦,不然到时候你人没救着,还又欠一屁股债,你一个女人家怎么还得清!要是你家那位真的是不行了,就干脆给他打安乐死吧,还有你小孩,上高中花销那么大,干脆也别读啦,出去打工赚点儿钱,也是好的嘛。”

“够了,够了! 你们难道还想让我爸死不瞑目吗!你们就不能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会儿!”我缓缓地抬头,起身,“大伯二伯,还有三姨娘,欠你们的钱我会还的,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也可以按照你们说的,打欠条,我上学的费用,也不用你们来缴,你们不用担心。”说完,我便扶起一旁的妈妈,挺直了脊背,一步一步地走出了灵堂。

回到学校,我收拾了东西就回了家。

爸爸是在次日的中午下葬的,我把欠条给了亲戚,他们似乎像是见到了财宝一样,迅速地把微笑贴在了脸上。我看着远方愈发朦胧的景色,只觉得这个季节真的是“冷透”了。

然而,生活却又是那么不可揣测。我忘了,经历过黑暗的人总是会见到阳光的。

吃晚饭的时候,我接到了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他说,“人生总是有很多风风雨雨,你可以流泪,你可以哭喊,可是一定要坚强,因为只有经历过,才配得上明日的绚烂。”他还说,“国家的补助下来了,而且像你现在的这种家庭情况,学校一定不可能不管,现在,班里的同学都还在为你募捐呢,孩子,来上学吧,大家都没有放弃你,你怎么能先放弃你自己呢?”我听着听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还是有人挂念着的么?

后来,我还是回到了学校,学校也为妈妈安排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想,我真的该坚持。

在学校的感恩仪式上,我作为学生代表,在鲜艳的五星红旗下,在那样一个寒冷的冬天里,说出了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话,

“我曾经以为,这世界上可能真的缺少一种温暖。或者是这个冬天真的太冷,冷到我已经忘记了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在关心我,帮助我。我曾经也想过辍学,但理智战胜了我,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努力。我要让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欣慰,我要让曾经嘲笑我的人后悔,还有,我要让我的妈妈过上好日子。在这个寒冬里,我听到了春暖花开的声音,在这一句花开时,我闻到了花开的味道。我想,这朵花,应该就叫温暖吧。”

(指导老师:刘君敏)

作者:泸县六中 曾佑苹 录入:杨光英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