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康莲花/安徽.朱海东

时间:2013-07-02 18:02:13 点击:

  核心提示:写下这个题目后,我迟迟不愿再写下去,不是怕这个人是俺村的一个亲戚,有顾及情面之说;而是我确实对他没有好感,我不想在我的中提到他。提到他。但转念一想,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他既然选择了那样的生活方式,就肯定...

写下这个题目后,我迟迟不愿再写下去,不是怕这个人是俺村的一个亲戚,有顾及情面之说;而是我确实对他没有好感,我不想在我的中提到他。提到他。但转念一想,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他既然选择了那样的生活方式,就肯定有他的理由,别人还是要正确看待他才是。

他叫康焦,是个以唱莲花落在街上行乞的人。按说,这样的人也有,但人家都是瞎子,跛子或身有残疾无法劳动才走上这条道路的,对他们,人们不但不嫌弃,不鄙视,反而会怜悯和同情。他就不同了,他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他有妻子儿女,他是因好逸恶劳才走上这条道路的。他不仅遭到了妻子儿女的反对,也被大多数群众看不起。人们都把他视为另类。

只要一到逢集,他就穿上百色衣,戴上他的五彩帽,一边手打竹板,随着竹板的节奏说唱着莲花落,一边沿着大街行乞。人们就叫他康莲花

 康莲花是父母的独生子,从小被父母娇生惯养。十八岁初中毕业因没有考上高中下学当了农民。他对庄稼活一窍不通,还怕劳动,整天和社会上闲杂人员鬼混在一起。父母为了栓住他的心,连忙给他娶了个媳妇。媳妇娶到家后,小孩也接二连三地出生。小孩子这个哭,那个闹,加上媳妇向他要吃要喝,更使他心烦意乱,两口子便经常生气。

后来,农村兴起了打工潮,他也随之去了外地。但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也很无奈。像他这样文不成,武不就的人,打工的日子比在家里更糟糕。干体力活,他嫌重;当保安,他不甘;拾破烂,他嫌脏;干技术活,他又不会。十多年寒窗熬成的初中毕业,在南方人眼里和文盲无异。别人都给家里寄钱了,他还没有找到工作。从家里带来的盘缠很快就花完了,他开始体验到了饥肠辘辘的滋味。白天,他在大街上毫无目的的流浪;夜晚,他倦缩在大桥下御寒。一天,百无聊懒的他,忽然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花子,手打竹板,嘴里唱着莲花落向路人行乞。出于好奇,他就跟在花子后面观察,只见他半天时间,就要了一百多元钱。这偶然的发现,使他顿时大受启发,这不就是一条生财的门路吗,于是,他拜花子为师,向他学起了莲花落。

学会了莲花落以后,他果然处境大为改变。每个月除自己吃喝花费外,还能寄回家个三五百块。后来,随着他收入的增加,他朝家中寄的钱也逐渐多了起来。几年下来,他家中竟盖起了砖瓦房,这在全村还是第一份。他父母,妻子不知他在外边干啥,以为他已改邪归正了,都为他暗自高兴。

忽一日,他父亲在干活中摔断了腰,成了残疾人。家中几亩责任田的春种秋收一下子落在了妻子一人身上。他妻子不堪重负,便打电报让他回到了家里。

回来家里的康焦,有过短暂的沉寂。那知,几年的莲花落生涯,使他爱上了莲花落。一天不说莲花落,他便坐卧不安,于是,时隔不久,又走上街头重操重业。当父母、妻子知道他是靠说莲花落在外面挣钱时,都为他感到丢脸,对他回来仍说莲花落就拼命反对。但任凭父母和妻子如何反对,他也不改初衷。

于是,在家乡附近的一些集市上,人们就经常看到他的身影:头戴五彩帽,身穿百色衣,拎着一只蛇皮袋在大街挨家挨户串,一边打着呱哒板,一边说着莲花落。见了大姑娘卖菜,他马上唱道:朝前走,抬头看,前面是个蔬菜摊,摊主是位女婵娟,活像仙女下尘凡,茄子黄瓜样样有,绿的绿来鲜的鲜,西红柿,红艳艳,马玲薯,团又圆,韭菜嫩得刚出土,大白菜白得如粉团。大姑娘一高兴,就抓把青菜给他。

看见百货店,他便唱:这个大街直又宽,街边有个大商店,大商店,不一般,里边的货物样样全,卖着酒,卖着烟,卖着高档大彩电,卖着盐,卖着糖,还有材料十三香,老板人好生意好,好比登楼步步高……”把人家老板说得心里美滋滋的,进屋拿起一个硬币递到了他的手中。

来到饭店门口,他唱道:烧的烧,燎的燎,这家饭店生意好。煎的煎,炒的炒,满桌都是好菜肴。锅上蒸笼冒热气,不是花卷就是肉包。饭店老板为不耽误生意,忙拿个镆头给他想把打发走,他不接,嘴里唱道:莫怪康某脾气怪,馍头面条我不爱,老板把眼一瞪:你想要啥?他唱道:吃饭只管我一人饱,家中父母受煎熬。老母前年瞎了眼,老父去年闪了腰。无钱难治他们的病,故而今天来讨扰。老板见他说的可怜,只好转身拿了块钱给他。

来到了一个肉案前,他就唱:一边走,一边看,前面有个大肉案,有猪肉,有羊肉,猪肉羊肉各两扇,质又好,价又廉,人人来到都掏钱,你十斤,他八斤,老板忙得不使闲。

唱了一阵,见老板不给钱,就说:不是老板硬心肠,而是老板实在忙,单等老板腾开手,票子和肉全都有如果老板还不给钱,便继续唱:不是老板不和气,想必心里有啥事,有啥事,俺知道,想必是想听莲花落。梆子腔、二簧调,莲花落听着最热闹。直到老板给钱,他才肯离去。

有一次,正在唱着莲花落的他被镇干部管良民发现,训斥他说:你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干啥挣不一碗饭吃,丢人现眼地干这一行?他当即唱道:唱莲花落,是爱好,不知罪犯那一条。不占地,不占房,两片竹板就上岗,不是偷,不是抢,没有反对共产党,我唱唱,他听唱,给点报酬很正常。能像你每月一千多,请我来唱也不唱。管良民被他呛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灰溜溜地缩了回去。

别看老板块儿八毛的不起眼,可一个集镇唱下来,一天也能唱个三十二十的,除了钱不算,光蔬菜也能唱个几袋子。他父母和妻子虽然嫌他唱莲花落丢人,但看到他每天都带回来鼓鼓囊囊的东西和几十块钱,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尤其是父母因病下世后,他就更无拘无束地唱他的莲花落了。

使康莲花不再上街唱莲花落的,是他的儿媳妇。儿子20岁那年,媒人上门给他说儿媳妇。媳妇上门看了家,又见了人,感到很满意,康莲花很快就下了彩礼。没过两天,媳妇就托媒人退回了彩礼。说是听说未来的公公是个唱莲花落的,一家人都感到丢人。康莲花虽然喜欢唱莲花落,但也没有说儿媳妇重要。为了儿子能早日娶上媳妇,康莲花就不再外出唱莲花落,正儿八经地呆在家里干农活。

前不久,我因事回家,意外地发现了来俺村走亲戚的康莲花。我问他可上集唱莲花落了?他说:我早就不唱了,别提了,丢人!说完,脸一下红了起来。

作者:朱海东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